新华网 > > 正文

2016年中华文化人物提名嘉宾刘通:折纸世界里的顽童

2016年12月29日 19:46:53 来源: 中国新闻网

2016年中华文化人物提名嘉宾刘通:折纸世界里的顽童

  刘通工作照。

  中新网12月29日电 他,从一张纸里洞见人生;他,在纸的方阵里,审视万千世界。

  折纸,最初只是他的爱好和兴趣,却最终成就他的事业与声名。用“心思灵敏,手艺精巧”来形容他,一点也不为过。

  刘通,典型的八○后,求知欲强,紧跟时代,也有很强的责任感。当年,他和很多中国的八○后一样,选择出国留学。留学归国后,也找到一份稳定体面、令人羡慕的职业,在大学做讲师。但是,八小时外的折纸,让他的人生变得更加丰富,更加斑斓。

  对折纸一见钟情,是在刘通留学德国的时候。

  那时,他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人用纸随手折出一朵玫瑰,送给旁边的美女,掳获了芳心,这让刘通第一次对这“纸术”叹为观“纸”——孩提时喜欢玩弄的折纸居然是“小技巧、大能量”!他的心中漾起无限憧憬:“神奇!我也要学!”

  此后,刘通义无反顾地走进折纸艺术的世界,这一走就是十年。

  刘通开始大量积累关于折纸的各种知识和技巧,再运用数理上的推演、计算和实践,历经磨练,他的折纸技巧日益提升,折纸功力也逐渐炉火纯青,最终水到渠成,成为大家——

  2013年,作品《母爱》被西班牙“Zaragoza Museum of Origami” 博物馆珍藏;

  2014年,德国足协特邀为其设计制作《世界杯夺冠队徽》;

  2014年,作品《青花瓶》作为国礼赠送给加蓬共和国庆祝中加建交40周年;

  2015年,作品《羊俑》《八旗高缨尖胄甲》《永定门》被首都博物馆收藏;

  2015年,作品《天使加百利》被匈牙利大使馆收藏;

  2016年,作品《白犀牛》《留声机》被美国折纸协会年刊《2016 Origami Collection 》收录;

  2016年,受邀为爱马仕卡塔尔多哈旗舰店设计制作艺术橱窗;

  ……

  仅逾而立之年的刘通,如今满载着大师的头衔,并且都是“国字头”——中国折纸达人、中国折纸大师、中国现代折纸艺术家、中国唯一一位折纸国礼设计师、米兰世博会中国代表团特约设计师……

  刘通工作照。

  九转功成的身后,是那精缜的头脑、灵巧的双手、无暇的追求,助他出手得卢、一鸣惊人。

  刘通的一双手非常普通,既不像魁壮农夫那样钢劲有力,也不似纤柔女子般手若柔荑,但他的十指却是指指连心,心手相应,手现巧思,手到擒来。

  他用一方纸折出一方世界,既有猛禽野兽,也有吉光片裘;既展示出大千世界的美、自然万象的真,也展现了充满人文关怀的爱、人类向往的和。

  比如,那尊作为国礼赠送的“青花瓷瓶”。

  2014年世界和平节,中国赠送给加蓬共和国庆祝中加建交40周年的国礼,就是刘通的杰作——《青花瓶》。

  在创造这一国礼的过程中,刘通经历了百转千回的考验。既需要体现出“中国特色”,又要完美地喻示“和平”二字,一开始还真难倒了他。

  刚受命接此任务时,刘通苦思冥想,最终想到了有着特殊意义的青花瓷瓶,因为瓷器的英文是China,中国又是热爱和平的国家,因此,选择青花瓷器就含有双关寓意。

  随后,刘通着手制作,仅用两个星期就完成了第一件成品,但诧喜的背后却显露微暇——制作的成品,与实际要求相差两毫米!

  虽然只相差于微毫,但刘通并没有松懈,对艺术的执著和严谨,始终确立着他努力的方向。在德国留学时,他学的专业是企业管理和机械制造,这让他凡事务必做到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科学系统。

  他反复查找问题所在,设计了100多个图样,也做出了100多个样品,却都以失败告终,也症结无查。他让自己冷静下来,把“前功”全部“尽弃”,一切推倒重来。终有一天,他恍然大悟,发现了问题的本源:作品需要弧线,而他的样图上画的都是直线,从直线到弧线一定会存在误差,需要极精确的三角函数计算这一误差,另外还要考虑纸张本身的厚度。

  经过一番大彻大悟和理性制图,美丽含蓄、端庄高雅的《青花瓶》最终完美地呈现于世,作为国礼赠与友邦。

  “折纸是分配的艺术,不像音乐、绘画、雕塑等,它们都属于加减法的艺术范畴。而折纸,永远是在单位‘1’的一张纸上进行艺术构想和创作。而这创作,不是用剪切和拼接来完成的,必须思虑全面,不能有丝毫误差,因为只能‘一次成形’。”刘通一针见血地总结。

  刘通形容折纸,是一种难度极高的需要精密计算的艺术,也是一个从无到有的创作过程,而这个创新创造的过程非常复杂,须进行科学的计算和分配,作品的比例才会协调、合理、完美。

  “要把一个从来没有的形象设计出来,很难!”刘通说,“要先在纸上画一张折痕图。”他习惯于在纸上用红蓝线进行标注,红线代表“峰”,蓝线代表“谷”,峰就是凸起部分,谷就是凹进区位,“不管多么复杂的作品,都会在红蓝两线之间实现,而这些线最终都会凝结成一个字,那就是——折!”

  折纸的过程虽然很难,但刘通又把这“难”解析为一种“快乐的简单”。在繁杂的折纸过程中,他强烈地感受到一种满足的快乐,他在这繁复中体验着挑战的幸福。

   1 2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59423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