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网红”风口下,如何做个尽职的编辑? ——《百年追梦·老一辈革命家在广东》系列报道编辑手记

2016年12月26日 15:49:59 来源: 《中国记者》杂志

    “网红”一茬接一茬,风口一个接一个,如果不能成为风口上的猪,不妨做棵扎根大地的树。传媒业正在转型发展,从业者也在转型发展,但不重视根基的转型,建起的终是沙上之塔。作者结合编辑工作实例,指出了当前编辑作为一个“文字匠”的价值,以及如何把好关、改好题,对当前的从业者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

    编辑 责任 文字匠 把关人

    这是一个很Low的标题,在强调微传播、融合传播的时代,谁还关心怎么做编辑?!然而,这又的确是一个很迫切的问题,在人心浮躁、碎片阅读的今天,真的不需要编辑了吗?很多人,尤其是自媒体肯定认为:我们现在是网络时代,网络时代根本就不要编辑,我写完了就贴,贴完了就转,全国人民就读,有编辑什么事儿?

    的确,微传播山呼海啸,裹挟潮流令人不由自主。然而,既然在报纸,怎能不做个尽职的编辑?《百年追梦·老一辈革命家在广东》是《南方日报》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的主题报道,题材重大,编辑过程加倍用心。在这一过程中,对当前报纸编辑的处境,时有所思。

    一、“文字匠”的价值

    何为编辑?《辞海》解释:“指新闻出版机构从事组织、审读、编选、加工、整理稿件等工作。是定稿付印前的重要环节。”在该系列报道编辑过程中,本人的角色就是这样一个传统的编辑:被告知接手编辑该系列报道后,拿到报道方案,当晚第一篇报道就要提前拼版。而这还得编完当天正常版面之后开始。

    如果把完整的文字编校、史实核对等流程一一完成,估计天亮了都不一定能下版。怎么办?方案是先编辑大、小标题,而将文字关留到版样上再把关。此后,每篇都是提前拼版,也均是采取这一流程操作。当夜设计好版面,出齐大样。几天后层层审阅完成的版样回到手中,按理说照此上版,万事大吉。

    然而,作为版面的最终责任人,如此松懈则实属不该。因为所有的审阅领导,都不是版面的责任人,他只从他的角度提出意见,而只有编辑,也仅有编辑才要对版面上的每一个字负责。

    这一刻的编辑就应该是“文字匠”。修、删、改、润……不一而足,但求尽善。

    比如,“刻着手迹”,改为:“摹刻着手迹”;“不得不决断地”,改为:“果断”;“亲自题字”,改为:“欣然题字”。

    再比如,“看到街心的界碑两头,那头是香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这头是大陆,一片冷清、荒草丛生,人们纷纷偷渡往香港跑,他陷入了深思”,改为:“老人看到街心界碑那边的香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而内地这边一片冷清、荒草丛生,他陷入了沉思”。

    ……

    有人认为,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编辑几乎放弃了编辑权。[1]如果这个结论对于报纸编辑而言也成立的话,究其原因至少有几个因素。一是采编分离本来只是一种机制,但如今造成了报社部门间一种事实上的“壁垒”。二是稿件刊出的渠道扩容,记者和编辑之间的关系,发生微妙变化。三是编辑本身对“权力”的放弃。尤其是在党报,记者掌握各级党委政府相关部门一线信息,无论是出于自身权益还是合作关系的考虑,都会在某种程度上夸大稿件的重要性,在当前的报业态势下,编辑往往在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步之后,开始“满足”于改错别字。

    退一步讲,即便只是修改错别字的“文字匠”,就没有价值么?恰恰相反,无论是什么传播时代,无论是否推崇专业主义,这一编辑的基本定位和基本功能,不仅不应该弱化,而更应该得到强化。因为编辑就是隐形人,出了问题才会发现他的重要。最近两年,中国新闻奖对稿件文字及差错的关注,不正是对近些年报纸对文字功夫有所忽视这一潮流的纠偏?

    过去,很多人都认为报纸是一次性产品,一旦白纸黑字,就无法更改。如今,截图的广泛使用,同样对网页提出挑战。“文字匠”归去来兮。

    二、“把关人”的职责

    编辑作为新闻出口的“把关人”,其主要职责自然是在舆论导向的把握上。但不是每篇新闻都有导向问题,更何况在《百年追梦·老一辈革命家在广东》系列报道出版过程中,除了报社领导审阅外,还会有党史专家审阅,以及部分革命家后人审阅。这样一个层层把关的版,还需要编辑来做“把关人”吗?

    答案是肯定的。作为新闻最后关口的“把关人”,编辑肯定不能把自己的责任寄望于专家、报社领导,相反,要有批判的精神、审慎的态度和科学的方法,有理有据地消灭各种“隐患”。

    一是要有批判的精神,不迷信专家,不轻信记者。在讲朱德指挥三河坝战役时,专家认为,“这是朱德第一次独立指挥的武装力量斗争。”当夜值班领导提出异议,查朱德年表,果然。在滇军时,朱德已经独当一面,领军外出作战过。记者随后提出能否改成第一次领导中共武装力量?貌似当然,实则不然。南昌八一起义,打的还是国民革命的旗帜。

    二是要有审慎的态度,不过分相信受访对象,稿件审过不等于没有问题。其实稿件送审,是党报由来已久的传统。一般来说,受访对象认真修改稿件,然后再发回来的稿件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也要审慎编校。在编辑该专题过程中,就遇到一个“坑”:经受访对象亲自审阅并认真修改的稿件中,受访对象的职衔居然出现了错误,而且其职衔出现在眉题。

    怎么办?记者也没办法。如果按着从搜索引擎上搜到的职衔填上去,又失之草率,幸亏,寻寻觅觅得以从权威信源中确定身份。

    于无疑处有疑,于无问处多问,这样才能将各种大小隐患消弭于无形。差不多、大概、应该是……这些词是编辑工作中的大忌。

    三是掌握科学的方法,做到有备而来。为了在有限的时间里,确保重大史实不出现问题,时间不出现偏差,做了以下几项工作:

    第一,做好资料储备。关于老一辈革命家的资料汗牛充栋,全部搜罗不可能,只能有针对性地进行泛读。在编辑朱德篇时,主标题“三河激战淬火种”,之所以用“淬”,而不是用“保”,就是掌握了相关资料后提炼出来。当时革命形势低落,三河坝战役之后,有人坚守,最后成为元帅、将军,但也有人临阵退缩,离开了革命队伍。

    第二,充分利用网络工具。采取的途径有两条:权威网络来源和专业研究数据库。权威来源,比如新华社、《人民日报》和新华网、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的信息,一般予以采信,但也要和其他信息渠道进行交叉对比。在碰到疑难问题时还会上各类数据库中检索研究文章进行比对,力求避免失误的出现。

    第三,编辑的知识储备工作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一物不知,以为深耻”,对编辑而言,这恰恰是一个起点——编辑不能说这条新闻不熟悉,我不编。各种突发新闻,随时要应对,平时要有预案。

    三、“标题党”的修炼

    党报编辑,标题也不应充斥空话、套话。

    该系列报道在开篇报道确定体例后,标题大致有两个要求:一是老革命家如果有关于广东的诗词,尽量用诗词;二是字数确定为两句七言,但在平仄上不作严格要求。

    其他篇目标题的制作,有四点可讲。

    一是标题的格局要大,要言之有物。从稿件具体内容上抽离出来,以更加宏观的视野看待老革命家的贡献。周恩来篇中提到周恩来对广交会的极力支持,标题从这点出发,和后来的改革开放联系起来,确定为“黄埔军校显峥嵘 广交会展开国门”,从而避免了“鞠躬尽瘁铸丰碑”之类的空话。

    二是标题的意义要深远,要画龙点睛。朱德其实也有关于广东的诗句:“唯有兰花香正好,一时名重五羊城。”按前述两个要求,都是符合的。但是这两句的内容是否能够恰如其分地表达出广东对于朱德的意义?最后用了“三河激战淬火种 五羊苗圃系深情”,刚柔兼具,既有宏大的家国叙事,也有儿女情长和万家忧乐;既浓缩了朱德人生最重要的岭南岁月,又凸显了朱德在中共革命史上的突出贡献。

    三是标题的典故要用活,要朗朗上口。以邓小平篇为例。邓小平对于广东,自然是推动改革开放,尤其是南巡讲话。于是决定用典,以“南海之滨辟新路 东方风来满眼春”作为主标题。“南海之滨辟新路”是活用家喻户晓的歌词,“东方风来满眼春”则是套用当年传颂一时的通讯标题,一字不改,甚是妥帖。

    四是标题要逐字推敲。陈毅篇的主标题,记者原题“梅岭三章写传奇 广州讲话传春意”,编辑也觉得很好。当天值班领导提出,“传”字是一种被动状态,改为“送”则可以更加凸显陈毅在其中的作用。一字之改,境界全出。

    浪里淘金,穿越时空的文字一定是经过编辑的。今人对书籍版本的看重,何尝不是对当时当日编辑的评价?随着大众受教育程度的普遍提高,相信对汉语言文字之美的追求,只会越来越高,而不会越来越低——而这,正是编辑的价值和宿命所在。(作者:吴自力 《南方日报》要闻部时局工作室副主任)

    【注释】

    [1]蔡辉:《中国编辑几乎放弃了编辑权》,中文编辑校对网微信。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59255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