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让“从业者”兼做“报道者”

2016年12月20日 16:53:09 来源: 《青年记者》杂志

    重大事件发生,更能激起公众获知信息的欲望。而因为种种限制无法亲临报道,是一些媒体面临的共同问题。克服此类“供需矛盾”,首先要在“供给侧”下功夫。调动一线工作者积极性,借以延长新闻手臂,是一种可行而有效的方法。微信等新媒体提供了让“从业者”兼做“报道者”的技术条件。

    人人有麦克风,意味着信息传播不再是媒体的特权。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后,新闻报道的门槛进一步降低,使更多人的“记者梦”得以实现。既然人人都有麦克风,可否让具体的个人就特定内容做一回报道呢?比如,让相关从业人员兼做某方面报道,即在特定时间让“从业者”做一回“报道者”。

    缘此想法,《中国红十字报》近几年在国内重大自然灾害救援和国际救援报道中,动员救灾人员——从业者,运用新媒体技术兼做前方报道,探索并取得了一些成功经验。

    从短信到微信

    《中国红十字报》是中国红十字会机关报,周二刊。“服务总会中心工作,服务各地红会工作”,是我们的办报宗旨。中国红十字会是国际红十字运动重要成员,是“中国政府在人道领域的助手”,“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对伤病人员和其他受害者进行救助”;“参加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工作”;“普及卫生救护和防病知识,进行初级卫生救护培训,组织群众参加现场救护”等,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赋予中国红十字会的法定职责。俗话说:“水火无情”,红十字会所从事的“三救”(救灾、救援、救助)工作,无论自然灾害还是社会灾害、国内灾害还是国际灾害,哪一项都伴随着危险、紧急,都具有时空、对象的不确定性。由于工作性质和特点使然,越是重大灾害发生,我们的记者越面临无法亲临现场的尴尬;而重大灾害的发生及其救援,无一不是社会热点。“供需矛盾”由此产生。

    为化解此矛盾,从2010年青海玉树地震救援报道开始,到2016年斯里兰卡洪灾救援报道,《中国红十字报》多次在国内外重大自然灾害救援中,约请前方救援人员利用手机短信、微信等现代通信技术,记录、传播前方工作情况,弥补记者无法进入现场采访、报道的缺憾,取得了良好效果。

    1.国内救援报道:玉树地震后,收到从高原发来的短信。2010年4月14日,青海省玉树发生7.1级地震,中国红十字会当日下午派出由一名副会长带队的救灾工作组紧急赶赴灾区。4月15日,随着手机铃声响起,编辑部陆续收到救灾工作组发回的来自一线的手机短信。依靠这些仿佛带着救援人员急促喘息声的简短文字,辅之记者在后方的采访,《中国红十字报》在一版推出以《你们是最快的 你们是好样的》为大标题的集中报道。

    其中,4条手机短信,全面、完整地记录了总会救灾工作组第一天的工作情况,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要素完整、清晰,被我们以《短信连线 直击灾区》为题,编发在报眼位置。其中前两条短信内容如下:

    4月15日10时30分

    总会赴灾区工作组一行于14日晚12点抵达西宁。凌晨1点,与青海省红十字会进行工作对接。今早6点,工作组一行赶到机场。在省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尼玛的努力下,工作组在7:30坐上第一班运送搜救队的包机。目前已到达灾情最严重的玉树县结古镇。此地海拔3800米,呼吸困难,喘不上气。目前县城停电停水,近70%的房屋倒塌。

    4月15日10时38分

    目前灾区最急需的物资包括棉帐篷、棉衣、棉被、食品、饮用水、药品!运输非常困难!总会从宁夏调拨的1000件棉衣、1000床棉被、500顶棉帐篷等救灾物资预计今晚可到达灾区。从甘肃调拨的600顶棉帐篷,还有上海、北京等地方红十字会的救灾物资,正在运输途中。

    4月17日,工作组完成任务返京。在4月20日出版的第二期报纸中,我们在一版以《即时短信 记录救灾》为题,再次刊发救灾工作组发自现场的短信。这一次,我们为每条短信制作了小标题,使其所述事实更加清楚。如:搭帐篷席地而卧、何时有个温暖的家、谁是最可爱的人、参加温总理抗震救灾会议、第一批物资抵达、蓝天救援队成功施救等。

    因为灾害发生于高海拔地区,工作组在灾区紧张工作两天后被迫紧急撤回。也就是说,本次关于前线救灾的报道全部依靠前方工作人员的短信完成。换言之,没有这10条短信,就没有我们的“前线报道”。

    第一次尝试的成功,让我们对发挥前方救灾人员积极性、将新媒体技术运用于平面媒体报道,有了现实而真切的感受。其后,在2013年鲁甸地震、2014年雅安地震等国内重大自然灾害救援报道中,我们如法炮制,均取得了满意效果,受到了系统内外的肯定和赞许。

    2014年8月3日,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发生6.5级地震。8月5日,《中国红十字报》一版以《紧急行动 驰援昭通/三路人马挺进灾区,百名队员参与救援,捐赠款物逾450万元》为主、副题,集中报道了中国红十字会的救灾情况。“消息头”后所列6位报道者,只有一位是本报记者,其余5人中3人是一线救援人员。这篇分为三个小标题的综合消息,关于云南红会夜间挺进灾区、实施灾情评估、到达灾区后的工作、物资调拨情况等,由总会救灾工作组人员、云南省红会工作人员、志愿者等多人提供的信息综合而成。

    当日二版头条,是总会工作组当晚向灾区挺进的见闻记录,以跳跃、急促的短句子,全面再现了震初12小时工作实况。这些记录,是一版所发消息的有力补充与延伸,成了独家新闻。

    2.国际救援报道:菲律宾救援初尝“甜头”,从单一文字报道发展为多媒体立体展示。2013年11月8日,超级台风“海燕”重创菲律宾,造成4000多人遇难,世界多国对菲律宾给予了各种援助。风灾过后,中国政府向菲律宾提供了近200万美元捐款,但西方一些媒体仍宣称这与中国“世界第二经济大国”身份不符,指责中国“小气”“缺乏大国责任感”,更将动用航母赴菲救灾的美国与中国对比。在此背景下,中国政府派遣应急医疗队、中国红十字会国际救援队和海军“和平方舟”号医院船奔赴菲律宾,执行人道主义救援任务。

    赴菲救援,是1923年中国红十字会参与日本东京大地震救援后,第二次走出国门实施国际救援,具有里程碑意义。因为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实施对中国不友好政策,外交部指示,“这次出征不仅代表中国红十字会,而且代表中国人民,代表中国的民间力量”。

    “特殊背景+特定历史+特定内涵”,赋予此次救援不同寻常的意义,《中国红十字报》应该对此次救援给予浓墨重彩的报道。但是,由于受出国人数、办理手续等因素限制,我们的记者无法随队前往。

    何以解忧?为了不留历史性遗憾,我们只好再寻他途——让救援队兼做报道。救援队出发前,我们与其郑重约定:救灾之余,写好报道!

    国际救援队20日出发,26日(间隔了一个出报日和周末),第一篇“援菲赈灾日记”《在菲律宾灾区的两个日夜》在二版头条与读者见面,记录了救援队最初4天的工作情况,内容丰富翔实: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兼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副主席赵白鸽参加国际联合会和菲律宾红会召开的灾情和救灾行动进展情况通报会、听取国际联合会评估组汇报、拜访ICRC和IFRC当地办公室、探望前方救灾将士、接受菲媒体及中国驻菲媒体联合采访、乘坐仅容3人的小飞机前往灾区、看到中国红十字会的帐篷等所见所闻。最后有一个这样的结尾(节选):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曾几何时,在非洲、在亚洲、在世界各地发生大灾之时,有的只是欧洲国家、美国的帐篷。今天,中国红十字会的帐篷第一次出现(在国际救援现场),出现在全世界目光聚焦的地方!谢谢我们的30名勇士,谢谢前方使馆。这一刻,将影响深远!

    一口气读完这篇融合密集信息、深切体会和真情实感于一体的报道,不禁大喜。这样的文字,有事实陈述,有情景描写,带着救灾现场的浓烈气息,极富感染力。

    其后,我们连续5期推出救援队队员撰写的“援菲赈灾日记”,分别是:《志愿者让我们走得更远》《从宿务到塔克洛班的艰辛旅程》《扎营塔克洛班》《废墟之上,生命悄然复苏》《无论何时何方,随时准备出征》。

    历史性的菲律宾救灾报道中,我们先后刊登救援人员发自现场的6篇报道,拼成了一个全面、完整的事实链,以独特的视角、感性的文字,真实、生动地向国内读者及国际社会展示了中国红十字会卓越的工作、超越国家和民族的人道情怀。

    除此之外,这期间,报纸一版所发关于前方主要工作的消息,均由救灾人员提供的素材编辑完成。

   1 2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591998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