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网红”合唱歌曲为中国白领减压

2016年08月06日 14:52:30 来源: 新华社

  新华社上海8月6日电(记者许晓青)29岁的作曲家、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团长兼指挥金承志最近感觉身体有点“被掏空”。合唱团原创的“网红”歌曲《感觉身体被掏空》十多天来在中国互联网上获得了超过3亿次点击、点赞、评论及转发,甚至一些英语媒体也关注到了这首歌……登门拜访者如潮涌来,让金承志也好像“被掏空”了。

  这是一首描写下班时分白领们渴望不再加班的叙事合唱。有人说,奋斗在北上广的白领,特别需要这样的“神曲”来解压;也有人说,这首歌直接击中了“蚁族”的痛点。作为词曲作者,金承志告诉记者,想写的是同龄人的焦虑,但“偶尔的戏谑”,最终还是要回归艺术的本源。

  “蚁族”,在中国被用来形容像蚂蚁一样成群聚居在一起的群体,主要是指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工作,由于收入微薄,而不得不居住在条件较差、空间较小的地方。

  “征战北五环、家住回龙观”,“蚁族”心声谁懂?

  几名男歌手各自瘫倒在沙发上,富有力度的钢琴伴奏响起,画面回到舞台,这首多声部混声合唱,描绘了首都北京的这样一个场景:“夜幕已笼罩朝阳公园,广场舞dancer已经准备完毕”,此时名叫大卫的老板出现了,员工的小心灵开始纠结——但愿老板不要说出那句“宝贝加班吧”。歌中还唱“我来征战北五环,我家住在回龙观,沙发是我港湾,肚子空空画饼做梦”。

  爱奇艺视频网站的大数据显示,对《感觉身体被掏空》最感兴趣的网民来自北京、上海、浙江,北京的点击量大大超过后两者。其中18-30岁,以及大于35岁的网民,对“被掏空”最有认同感,点击量明显大于其他年龄段。有人甚至留言称“直接泪奔了”。

  曾在中国音乐学院学习的金承志在北京生活过3年,他觉得,北京是一座伟大的城市,拥有悠久的传统,同时又是中国的创业中心之一。这里有无数的企业和白领,大家都奔波在路上,可能在“上地”(北京地名),可能在中关村,可能在国贸、三里屯等等。“我对这些场景也十分有感触。”

  一些网友认为,这部作品击中了“蚁族”的痛点。事实上,“蚁族”的概念比“都市白领”的概念要小很多。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年出版的《中国青年发展报告》提到,北京地区的“蚁族”保守估计约10万,是北京常住青年人口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这份报告认为,在“十二五”期间,这些“城市新移民”的经济状况已得到改善、权益保障正在增强、失业率下降,但同时住房和生活环境仍存在一些隐患,他们自我期望仍然较高,多数受访者认为“北京就是梦想之地”。

  调查还显示,大多数“蚁族”对社交媒体的使用率较高,从QQ、微博,到如今的微信,都成为他们获取信息和表达意见的平台。显然,《感觉身体被掏空》这一次也通过社交平台,触碰到“蚁族”的内心,很快获得了大量点赞。

  谁“十八天没有卸妆”?职场女性自称“被击中”

  “十八天没有卸妆,‘月抛’(指一种隐形眼镜)戴了两年半,作息紊乱,我却越来越胖。”这句歌词被网友认为是歌中的高潮部分。

  有一次金承志问一名女性朋友——“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得到的回答居然和卸妆以及和隐形眼镜有关,这让他有些惊讶,后来就用了夸张手法,写进歌词。甚至“感觉身体被掏空”这句话本身,也来自他从微信“朋友圈”看到的一句埋怨。

  金承志说,合唱团成立近6年,团员来自社会各行各业,有投行职员、设计师、程序员,也有会计、教师、美食博主。有意思的是,团里的女生如果加了班,再来排练的,直接就会表露疲态。“这首歌写的是我看到和听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的状态。”

  “十八天没卸妆,这有点夸张,但我觉得这首歌唱的就是我们自己。”曾在上海一家知名会计事务所工作的小葛告诉记者,《感觉身体被掏空》描绘的故事,对北上广的加班族来说,就是“真实写照”。

  “最痛苦的加班,大概就是月底前的几天,真的都来不及卸妆,凌晨回到家倒头就睡,有时候‘月抛’的隐形眼镜还在自己的眼眶里,来不及取出来,一觉睡醒,就干涩、很痛,还会发炎,这首歌太真实了。”小葛说。

  尽管没有专门针对职业女性加班现状的调查数据,但最新出炉的《“十二五”期末上海市青少年发展状况指标监测报告》指出,“睡眠时间减少”过去五年间在上海青少年中十分明显,受访者除在校学生,有相当一部分是23-35岁的青年白领。

  “偶尔的戏谑,是对社会高速发展的情绪解读”

  对于彩虹合唱团的“另类”艺术表达,音乐界和评论界一直有不同看法。有人认为这是一种“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也有人认为这是“后现代的音乐行为艺术”,还有人认为,这是戏谑舞台艺术的新风向标。

  金承志说,表达手法本身可能有些夸张,而大家普遍生活在一个高速发展的社会中,我个人更倾向于把这称之为“情绪解读”。“我在创作时更能体会到的是当我们面对压力时的一种焦虑。”

  “这支合唱团把脱口秀搬到了合唱舞台上,有点像一支互联网合唱团。”上海爱乐青年合唱团团长徐立啸分析说,“彩虹合唱团的灵感紧跟网络流行内容,合唱团也通过微信等新媒体手段推广作品,所以很容易引起大家的共鸣。”

  在《感觉身体被掏空》之前,彩虹合唱团还唱红了本地校园爱情故事《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在哪里了》以及合唱版的《五环之歌》。

  金承志说,非常希望听到针对作品本身的批评,比如歌词韵脚上的探讨、音乐段落之间关系的梳理等。不过目前这样的讨论不多,更多的人关注的是戏谑的内容,而合唱团仍会把绝大部分时间花在传统和经典的演唱上。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55699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