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90后"网红"被誉为"男版papi酱":我只是想做喜剧

2016年06月24日 16:29:46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一天又一天在增长的粉丝让软软有一丁点儿害怕,怕自己的作品不好,“因为有更多的人关注我了,就要更多的人觉得更好笑。”他倒不太担心自己红不红的问题,只想着一直做好玩的东西就行了。

  “我还没说话,很多人看见我站在那儿就想笑。”在新浪微博上,@软软其实不太硬(以下简称“软软”)上传了自己拍摄的搞笑短视频,山东口音加上另类装扮,使这个90后男生拥有了113万粉丝,还被誉为男版papi酱。

  像软软一样,越来越多人因为网络走进大众视野,甚至连西班牙人@蓝子龙(以下简称“蓝子龙”)也成为其中一员,他“红”起来是因为帅气的长相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新浪微博上聚集了44万粉丝。

  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称呼是“网红”,这些或搞笑、或高颜值、或有某类专门知识的人因为在互联网上的活跃而获得巨大关注。今年以papi酱获得1200万元风投为标志,“网红”获得资本市场前所未有的热捧和期待,被誉为下一个“风口”。

  当网红无理由,就是因为喜欢

  软软喜欢搞笑是天生的。上初三时开始接触网络,他拍过模仿韩国偶像团体super junior的搞笑跳舞视频。

  虽然那时候没太多人看,可软软就是因为喜欢,一直没有间断创作搞笑的台本,自己拍摄成短视频,再上传到网络上,不温不火但乐在其中。

  直到“F 舞”视频出现,软软微博里的留言多了,两天内转发分享数过5000,这段有争议的视频让软软成为被热议的博主。有人说这段视频恶搞、低俗,没有意义,有人说这段视频很搞笑。“路转粉”网友@草莓味的茜瓜留言说:“我要当你女朋友!”

  这个貌不出众但格外豁得出去的男生,有时带着女生的假发还化着妆,用极为夸张的表情和言语,在不超过10分钟的短视频内稳准狠地讲述着普通人的生活。

  随后,《那些我们遇到的地域偏见》、《说说大学里难忘的事情》、父亲节推出的《走进生活之父亲的内心世界》等视频均获得很高的点击量和网友的喜欢。短短1个月,他迅速赢得70万微博粉丝,这在微博运营中很罕见。目前,他的微博粉丝数已经达到113万,这一数字,约等于某著名演员的粉丝量。

  这时候软软已经成为一名广播电视编导专业的大三学生,宿舍是他的主要拍摄基地。室友们时不时出现在他的视频里,或是摄像师和业余“经纪人”。女同学们成了软软借女装的来源。

  这样的“网红”在国外同样很多。蓝子龙是一名生活在中国的西班牙人。在微博上,他有44万的粉丝,是个外国“网红”。但相比其他明星,他觉得自己更自由,明星要接受节目导演的安排,说什么做什么都有规定,生活里面有很多人跟着他们,而自己在网络上想拍什么就拍,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全世界都爱“网红”,蓝子龙认为唯一不同的是文化。在故乡西班牙,他把papi酱的视频翻译后在网上播放,并没有很多人喜欢,而他自己做的视频在西班牙受欢迎,在中国却很少有人点赞。

  当有人问“网红”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的时候,他们的回答惊人的一致——因为我喜欢啊。

  我有粉丝,也是其他网红的粉丝

  软软红了,红到像明星一样。

  走路时,有女生路过后又突然回头高喊:“你是软软吗?”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高声尖叫,和旁边的朋友说:他长得那么特别。

  吃饭时,有陌生人认出他,直接坐到对面和他聊天,仿佛是已经认识了好久的朋友。他有时在线上还会和粉丝一起约着打网络游戏英雄联盟。

  在软软就读的暨南大学,老师甚至把他的经历做成课件,分析了一大堆软软自己都看不懂的道理,结论是让同学们以软软为榜样,向他好好学习。

  在刚刚结束的超级红人节上,软软第一次见了大场面,和@黄文煜、@张大奕、@回忆专用小马甲等大“网红”站在一个台上,接受镁光灯的注视。

  软软也是其他“网红”的粉丝,见到这些只能在电脑上看见的人,他心里“像有只小鹿在乱撞”,一直在不断提醒自己“要收着,不能太疯狂” 。

  不止一个女生向软软表白,想要和他谈恋爱。但软软觉得如果现在把心思放在谈恋爱身上,就没时间做其他东西了。女生表示理解,嘱咐他:“要记住我哦。”

  像明星一样,“网红”的粉丝成立了粉丝团,近距离接触他们喜欢的“网红”。蓝子龙会常常和粉丝互动,还常常有人向他提出合影的要求。一有时间,他就会和粉丝们聊天,“让他们觉得我就是一个人,很正常的一个人”,未来或许还会有粉丝见面会。

  中国第一个被誉为“网红”的人是芙蓉姐姐,相对于那时公众对她较多的批评来说,如今的“网红”得到更多的热捧,蓝子龙的老板会放假让他去参与活动,软软的家里人都会称赞他:“现在终于有出息了,要好好孝敬父母。”

  网红开始挣大钱?

  著名商业心理学家,“网红”经济幕后推动者张世龙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未来几年网红可以撑起商业领域的半壁江山,“网红”手中的流量可以左右很多下游产业。2016年可以称为“网红”的元年,2017年或将出现下一次互联网的大跃迁。

  如今,软软签了“网红”公司,公司有时候会让他发布一些广告。软软坦承自己是有点拒绝的,觉得还不到时候,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他目前的收入主要来源于平台上一些小分成,时常还自己贴钱回馈粉丝,在微博上搞各种抽奖转发等。

  然而,另一些“网红”通过粉丝获得巨大的经济收益。据知乎网友@刘知超爆料,@回忆专用小马甲推条广告的价格为30万元。@张大奕在微博上拥有445万粉丝,同时她在淘宝有自己的女装店,2015年的“双11”之夜,她的店铺销售额超过6000万元,其中大部分的消费者是微博粉丝。

  “网红”为什么会红有很多种分析。一种普遍的观点是,中国人的压力普遍比较大,在碎片化的时间内能博网友一乐,舒缓一下工作的疲惫,这是很多网友的期待,这也是很多大V都是以段子手和心灵鸡汤为主的原因。而具体某个人为什么会红,则需要具体分析,但无疑与本人所产出的优秀作品相关,再赶上年轻群体对于娱乐的需求,自然会火。

  对于这个问题,软软的理解是:以前大家都不习惯用手机上网,现在大家都特别喜欢用手机看这些有意思的东西,所以有才华的人都涌现出来了。关于社会审美心态是否有变化的问题,他觉得是个大题目,自己还想不到这么高深的层次。

  一天又一天在增长的粉丝让软软有一丁点儿害怕,怕自己的作品不好,“因为有更多的人关注我了,就要更多的人觉得更好笑。”他倒不太担心自己红不红的问题,只想着一直做好玩的东西就行了。

  这条路并不容易。在超级红人节上,@王尼玛一直戴着厚重的头套,闷热的舞台和创作的压力一直压在每个“网红”身上。软软目前还没有遇到这个问题,公司要求他每周做1个视频,他觉得自己“做100个都没问题”。

  软软的偶像从卓别林到赵本山,从国外的脱口秀明星到郭德纲,他真正喜欢的是喜剧,是喜欢把人逗笑。“网红”只是一个称呼,他希望通过不同的方式逗笑别人。

  像他的偶像之一周星驰在《喜剧之王》里执着地说“我是一个演员”一样,软软特别明白自己喜欢做什么,他说“我只是想做喜剧” 。(陈璐 张敏)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54637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