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28岁那年发生的事,对金星来说弥足珍贵

2016年04月15日 16:25:13 来源: 新京报

    舞蹈家、评委、主持人、演员,她更看重第一种身份;她说她不是个可怕的女人,“我是最好的采访对象”

  在金星的生命中,“我选择了舞台,舞蹈选择了我”。

  在之前的话剧《暧昧》中,金星挑战了有点不谙世事的女干部角色。

  “尺度大了不让播,太毒舌了得罪人。”这是金星做脱口秀的最大考验。

  金星也喜欢偶尔在微博上发一些老公和孩子的日常。

  金星也喜欢偶尔在微博上发一些老公和孩子的日常。

  金星也喜欢偶尔在微博上发一些老公和孩子的日常。

  因为“毒舌”金星火了,又凭借脱口秀家喻户晓,“金姐”成了人们对她的爱称。

  隔着电视,很多人喜欢金星,因为她愿意讲实话,并且接地气,在节目里说的都是老百姓的身边事儿,分析得头头是道,见解独特、思维清晰、语言直接。围绕着金星,又有一群人很怕她,怕的原因还是因为她思维清晰、语言直接,因为需要一起共事,你永远无法糊弄她,又怕被她骂。在采访金星之前,我曾经属于第一种人,所以我很期待,和这样的一个女人聊天肯定特别精彩。然后我遇到了第二种人,在沟通此次接受新京报采访的细节时,我频繁听到“担心金姐生气”的话。这又让我有些紧张,因为凭记者对金星浅薄的了解,如果她现场发飙或者做出任何“任性”的事情,仿佛都是很有可能的。

  最后,我变成了第三种人,因为我发现我开始了解金星了!她是一个经历过不同性别世界,并且来往于生死间的人,所以她比更多人看得通透。当然,她必然有自己的个性,可能脾气暴躁,性格直来直去,但是好在她是一个明白事理,并且坚持原则的人。而且她的情商很高,虽直来直去却能把握分寸,这就是为何她以“毒舌”闻名,却能在繁杂的演艺圈拥有很好的人际关系。

  舞蹈

  跳一场舞,她的演出费是2500块

  但,这才是她认可的舞台

  金星如今特别忙,拍电视剧、拍电影、主持脱口秀、当评委,想采访她的媒体排成队在后台等着她。刚刚在舞台上主持完大局的金星,一到后台就马不停蹄地接受采访,一个专访有三四家媒体旁听,因为他们实在约不上。而排在下一家的电视台已经在旁支好灯、架好机器,著名娱乐节目主持人就坐在那里等着金星过去开拍。

  金星显然很喜欢这样忙碌的生活,因为即便如此她依旧不嫌自己忙,今年的一城双演又要开始了。所谓“一城双演”,就是第一天是现代舞演出,第二天是话剧,金星特别喜欢这种形式:“我就是要推广现代舞,现在看舞蹈演出的人还是不多,但是很多人都会因为想看我跳舞走进剧场,我毕竟还是一个舞蹈家,虽然我现在说脱口秀、演电影,但是我希望别人介绍我时还是说——金星是舞蹈家,很多人说金老师你现在不能说是舞蹈家了吧?是主持人吧?我说不,我做的事很多舞蹈家都没做,我是个堂堂正正的舞蹈家,我只是用副业养主业,而且我敢跟中国所有的院团叫板,包括中央芭蕾舞团、中央歌剧舞剧院,你们不拿纳税人一分钱,不拿政府补贴,谁还买票看演出?只有金星舞蹈团是靠票房生存的,连赞助都不靠,我就靠卖票,这叫底气,所以我为什么这么霸道?我就是用市场来告诉你,什么是真正的观众群。我也希望大家来看我跳舞。我总说,没看过金星跳舞的人就不能说了解我。我在舞蹈的舞台上,哪怕是一个转身都能体现功力。”

  金星曾经说,她特别喜欢站在舞台上的感觉,“我选择了舞台,舞蹈选择了我。”这是她说过的名言。“我去电视节目当评委,坐一晚上几十万到手了。这边舞蹈演出,跳一晚上,我的演出费是2500块,钱没关系,这是我坚持的态度。”

   1 2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52823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