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怕就怕 输给了眼前的苟且 还要拿否定远方来寻求安慰

2016年03月23日 10:06:35 来源: 文汇报

  近几日,高晓松创作、许巍演唱的新歌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以摧枯拉朽的势头刷遍朋友圈。当情怀引爆之后,反装叉的嘲笑与解构也如期而至。

  譬如“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来日方长的坑爹”。譬如有网友把两首歌嫁接在一起,这么唱:“老张开车去东北,撞了,肇事司机耍流氓,跑了,多亏一个东北人,送到医院缝五针,好了。老张请他吃顿饭,喝了少了他不干。他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上期 《我是歌手》 中老狼援引高晓松的自述,说那个年代传唱一时的校园民谣,是上帝握着他的手写出来的。我有一文艺朋友,直接补刀说,那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想必是抠着高晓松的脚写的。

  抛开这些略为苛刻的评价,《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是一首一般但有意义的歌。从旋律而言,并没有太复杂的结构和全然的新意,更多还是旧时朗朗上口的重复。

  至于歌词,校园民谣那会儿,高晓松是写过“你来的信写得越来越客气,关于爱情你只字不提”“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为你做的嫁衣”的人。如今,他为了从海子的 《九月》 里变化出来的“远方”,倒过来凑齐了整首歌。这像是初高中写作文的惯用伎俩了。

  但是,这首创作水准一般的歌,却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歌词定稿之前,高晓松就说过广为传诵的原话:“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简直有醒世的味道。“眼前的苟且”,戳中了太多人的痛点。告别校园,进入职场,不尽的压力就滚滚而来。外界的催逼,身边的比照,内心的焦灼,让苟且显得顺理成章。谁不是先解决基本的需求层次,再往金字塔顶攀升呢?

  重压之下,无可厚非。罔顾实际情况,盲目地追求诗和远方,凌空蹈虚的结局,肯定不会太好。

  纪德的金句是:“你永远也无法理解,为了对生活发生兴趣,我们付出了多大的努力。”穆旦也写过:“但如今,突然面对着坟墓,我冷眼向过去稍稍回顾,只见它曲折灌溉的悲喜,都消失在一片亘古的荒漠,这才知道我的全部努力,不过完成了普通的生活。”

  你我皆凡人,追逐有灵且美的万物,都需要坚持不懈地接近。而途中最大的障碍,或许就是眼前的苟且。生命得到多少,梦想实现几分,都未可知,但经历也是美意和祝福。

  怕就怕,输给了眼前的苟且,还要拿否定远方来寻求仅存的安慰。或者顶着诗和远方的冠冕,行的却是苟且之事。

  纵然行走在尘世,唯愿心如明镜台。我们走过山河湖海,登过雪山,穿过沙漠,流连过博物馆,应该都曾为自然的造物和人类的智慧惊艳不已。

  而回归营营役役,也无需太烦躁。至少我们已经见识过,“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而我们也热忱地希望,“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海不顾一切。”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52151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