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先学会在鱼缸里游泳

2015年11月10日 10:23:34 来源: 《青年记者》杂志

    9月9日,阅兵式过去快一周了,在拉着彩烟的飞机划破蓝天的图片越来越少的时候,朋友圈却被再次刷屏,这次我也刷了一笔,因为那是张泉灵辞职日记《生命的后半段》。

    在我的朋友圈里,它在4小时内被转发了27次。几乎每个人都会复制粘贴其中的一段话,作为自己转发的“序言”。其中最多的一段是:“我开始有一种恐惧。世界正在翻页,而如果我不够好奇和好学,我会像一只蚂蚁被压在过去的一页里,似乎看见的还是那样的天和地,那些字。而真的世界和你无关。”它成为转发理由的命中率很高,或许是因为这种恐惧是目前仍在传统媒体里生存的每一个人都有的。

    我想起之前的一个同事,8年前我们一同进入北京电视台工作,当年我是记者,他也是;5年前,在我问自己是不是打算做一辈子记者的时候,他离职去了当时还不算知名的某网站担任视频组负责人,名头很响、薪水不详;3年前,我从北京电视台辞职进入央视,还干记者,可再在网上看见他,名头是主持人和资深媒体评论员;今年听说他又拓展了新的业务,涉足金融领域,而我还在干记者。

    你问我着急吗?怎么会不急。我毕业那年拿的工资是同一年毕业学国际贸易的同学的3倍,可两年后就被人家轻松赶超,并且从未被人相信现在的工资还是当年的水平。我毕业那年在东直门租住的房子,如今房租涨了两倍,而我为了新工作已经搬到了国贸附近,房租又是东直门的两倍。我毕业后的那年有人向我打听,在我们台投广告找谁能便宜。而现在,广告部的同事感叹《奇葩说》又吃掉了蛋糕中的一大块。

    年纪的增长、单身的压力、传统媒体被唱衰的现实,是很多北漂在媒体行业里的大龄剩女们脸上长痘、内分泌失调的真实原因。出路在哪里?都要跳出鱼缸去看看缸外的世界吗?其实头脑热过之后想想,鱼缸里的世界也是真实的世界吧。当我还不太会水,不太能适应海浪、洋流以及跟各种鱼群抢食的时候,鱼缸就是我赖以生存的世界。更何况,当初我也是奋不顾身从一口小缸跳进这口大缸的。现在能从这口大缸再跳出去的鱼,都是在这里学会了游和活的本事。而从小缸到大缸再到海洋,并不是每一条鱼的必经之路。有的鱼一辈子就活在缸里,并不妨碍它如鱼得水。但如果要游向更宽广的海洋,“起跳”之前,还是得有足够的游和活的本事。

    你或许会问,在鱼缸里能学什么本事?罗胖说:“她(张泉灵)是我见过的知识最为驳杂的人,那是多年采访所得。也是我见过的学习速度最快的人之一。”与张泉灵一起合作过的现场导演也曾告诉我,他们在采访“神九”时,她能准确地说出许多“神八”和“神七”的技术参数,令专业人士也不禁佩服。

    放眼看看天下的各色“鱼缸”和鱼种,从张泉灵到宁泽涛,都是明明能靠脸却还那么努力的“鱼”。我自己同样是在亲身经历了9月3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直播后,才真正体会到即便是在缸里,我也嫩得很。所以,要说我转发刷屏的理由,或许是文章后面的“罗胖曰”:“张泉灵和她原先办公室的一个小姑娘有一个常年的游戏。每天,小姑娘帮她买一杯咖啡。张泉灵每天跟她讲一个一般人不知道的冷知识。现在张泉灵辞职了,我好想接着给她买咖啡。”我想说,我也是。(中央电视台驻北京记者站记者 张颖)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48010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