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夜班,每天的要闻航班

2015年11月10日 10:23:34 来源: 《青年记者》杂志

    主持人:黄馨茹

    嘉 宾:葛 亮 齐鲁晚报要闻部副主任

    高书华 城市信报编辑中心首席编辑

    王 兵 潍坊晚报总编室副主任

    王洪军 沂蒙晚报夜班编辑

    李 黎 黄三角早报总编室主任

    主持人的话:在报纸要闻部值夜班的编辑们,大概是新闻行业“抗压力”最强的群体之一。颠倒黑白的生活、快速决断的把关能力、“笔到稿成”的业务能力,甘于奉献的职业精神,令人敬佩和感叹。本期“茶座”向他们致敬!

    做坚守新闻的先锋队

    葛 亮

    那英有一首歌,叫《白天不懂夜的黑》。用这首歌名来比喻夜班工作,还是比较恰当的。其实,不只是业外人,就连一些工作了几年的记者,对夜班编辑的工作状态也是模糊的。

    以齐鲁晚报为例,要闻编辑是下午3点到岗,然后接手白班调度而来的线索。与此同时,还要监控新华社、微博和电视新闻等,尤其还要盯紧有没有突发新闻。当天的版面约在19:30央视《新闻联播》结束后最终定下来。齐鲁晚报当前的时效是凌晨1点10分传版。编版结束后,值班总编、主编和编辑会一起讨论第二天需要继续追踪的题目、监控到的线索。这些题目会汇总给白班调度。此项工作一般在凌晨2点左右结束。

    也就是说,要闻编辑目前一天的工作时间是11个小时,平均每月能休9天。如果要带薪休假7天的话,剩下的23天里只能休息两天。收入方面,算上不太多的夜班费,也就是中等左右。

    这样看来,夜班工作确实挺苦,但为什么有不少的优秀记者愿意来这里?因为苦的背后,是要闻夜班编辑工作对人、对新闻的锻炼和提炼。

    其实,不论是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作为信息生产、加工等内容服务的提供机构,总要有一个类似要闻部(总编室)的“龙头”部门,以起到线索调度、策划发动、集成发布的作用。

    在媒体融合时代,微博、微信、论坛等都是线索的可能来源,再加上齐鲁晚报有17个地方版,线索和信息处于一种分散的状态,而这对于竞争激烈的新闻业而言是极其不利的。针对这一现实问题,齐鲁晚报最早的做法是在要闻部设立白班编辑,后来又较早地成立了调度中心(人员范围扩大,不仅包括要闻部的人,还有新媒体的编辑),及时把各地的线索收集起来,把新媒体途径获得的线索分发给各地方站,指导和调度记者采访。

    想要起到“龙头”的作用,要闻部还要成为一张报纸的发动机,也就是要做好新闻策划,包括但不限于主题报道、联动报道、栏目打造等。像齐鲁晚报最近开设的数据新闻实验室,就是在媒体融合时代的主动应对之举,这个栏目也是要闻部在牵头操作。而策划能力的提高,其实也是要闻部最锻炼人的地方,可以让编辑有更广的新闻视野、更大的协调统筹能力、更多的新闻敏感。

    当我们每天早上睁开眼第一时间看的是手机,当公交车上全都是手机一族,媒体人的浮躁和焦虑是不可避免的,这时,总要有人静下心来坚守新闻,要闻必须是先锋队。大众报业集团总编辑傅绍万曾说,报纸是棵大树,主干主要是综合性要闻版。作为“主干的一部分”,虽然有苦有累,但让这棵大树更健康地成长,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

    有一种职业叫夜班

    高书华

    “挥洒方寸间,下笔鬼神惊。夜半归家去,深藏身与名。”这是我对夜班编辑最初的憧憬——待到工作结束,钻入夜色回家,雪地上留下长长的脚印儿,或者是背着一身清幽月光,走在万籁俱寂的路上,简直浪漫到死。

    2002年10月末,我在青岛上了第一个夜班,之后就是长达十几年的夜班。从激情到平淡到枯燥甚至产生过厌倦,再到以平常心、职业心去对待,中间隔着的应该是像山一样高的新闻版面。我对夜班的态度,就像两口子一样,热恋时是看不到对方任何缺点的,结了婚会发现对方身上全是缺点,再后来磨合一段时间,能够容忍对方的缺点,再发扬其长处,生活便走向了正轨。

    而在要闻中心上夜班,也有很多好处的。比如,我们时刻都是信息和思想的领跑者。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读新闻、编新闻、改新闻,天天都与大事、小事和奇事打交道。每逢有国内外大事发生或省里有重大活动,就是夜班编辑最忙碌和最紧张、最小心的时候,那时下班可能要到凌晨两三点,甚至四五点;那时往往一晚上神经绷紧,比平常更小心处理稿件;那时往往睡不着觉,就怕出什么差错……但是当新闻战役结束、终于可以松口气时,常常有一种满足感。

    再比如,我们更容易买到便宜的东西。因为我们一般都是工作日的上午去逛商场,那正是人少的时候,商场、电影院等地方都是促销或者打折,营业员也特别热情。

    当然,夜班也有不好的地方。最大的问题是睡眠质量。每天下午4点上班,凌晨2点下班,但也得照顾到家人和孩子的生活习惯,比如,很多人不得不在躺下三四个小时后爬起来送孩子去上学。来自世界睡眠医学会的数据显示,倒班工作的人会因为家庭职责而减少睡眠时间,例如陪伴妻子、照看小孩或老人。据统计,这些人比白天工作的人平均每天少睡1.5小时。其中,大约有1/4的人会在工作时进入睡眠状态。

    再就是生活圈子急剧缩小,几乎成了没朋友、没同学的孤家寡人。因为你清醒的时候,别人在睡觉;你睡觉的时候,别人在上班。很多重要的场合都是在晚上,很少有中午一大帮同学聚餐谈事的,所以我们就慢慢被边缘化了。

    要让夜班工作对自己的影响“扬长避短”,其实也蛮简单。比如,夜班编辑往往是纯粹的编辑,几乎没有采访的机会,当工作范围只剩下一张桌子、一台电脑时,身边经常可以说话的人可能就是同事了。如果你不是那种会主动出击迎战寂寞的人,那你就得训练自己心如止水,懂得享受这份孤寂。孤寂,换一种心情,那就是宁静。

    比如,夜班工作可能让自己有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有来自生活的,也有来自工作的,负面情绪积累过多,会被不知不觉地带进工作中,也会影响到家庭和谐,必须想办法排解。工作上的事情,和家人沟通,有时候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而来自家庭的烦恼,可以找三五好友或者同事,夜班后小酌几杯,吹吹牛扯扯皮,一笑而过了。

    这就是我们的夜班,它是一份职业,是让我们安身立命的职业。作为夜班编辑,每天战斗在新闻一线,接受最前沿的信息,打造最新鲜的版面,我们以此为生,以此为荣。

   1 2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48009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