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人民日报:如何破解长城保护困局

2015年10月22日 09:07:07 来源: 人民日报

制图:张芳曼

  气势磅礴、雄伟壮观、巍峨挺拔……这些是人们形容长城最常用的词汇,也许这就是八达岭、山海关、嘉峪关等著名长城段落留给人们的深刻印象。但这些为人们所熟知的长城仅占全国长城总长度的5%,其余95%的长城则分布在那些偏远险峻的山区甚至是了无人烟的沙漠和戈壁。被人们遗忘的野长城,生存状况如何?日前,记者走访了河北省张家口市、秦皇岛市等地区的部分野长城段落,探寻长城保护现状。

  野长城生存堪忧 全国95%的长城面临困境

  样边长城位于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小南辛堡镇,修建于明代初期,总长约3公里,城墙由规则的大石条砌成。作为明代长城的“样板工程”,样边长城的规格建制十分完整,建造工艺在当时数一数二。至今仍是怀来县境内保存最完整、建筑质量最高的一段长城。

  然而,如此坚固的长城依然无法逃避自然的侵蚀和人为的破坏。如今,样边长城原有的1.5米高的垛口已经不复存在,部分敌楼和墙台受损严重。长城上碎石满地、杂草丛生,多处已经发生坍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里的人们为了建房都来样边长城取石材。现在周围很多村庄里的房子都是当年人们用大城砖建起来的。”怀来县博物馆馆长李鼎元说,“80年代以后,人为破损长城的情况已经明显减少,但长城遭受自然损坏的情况仍然较为严重,每年都有3至5处因风雨侵蚀发生坍塌。”

  面对长城残损日益严重的现状,当地文物保护者们心有余而力不足。怀来县小南辛堡镇的一名政府宣传委员说:“目前长城保护工作仅停留在加强保护宣传力度、改善长城周边生态环境等方面。然而,这些举措对已经破损的长城并不能起到任何实质性作用。”

  虽然样边长城尚处于不受保护的“野生”状态,但由于其修筑原料和工艺较好,所以在经历了几百年风雨的洗礼后,即使满是创伤,但仍能屹立不倒。放眼全国,绝大多数野长城的生存境况则更加糟糕。

  “全国绝大多数野长城的受损程度要比样边长城严重得多,有些野长城甚至都没有了城墙,只剩下一条弯弯曲曲的石头墩。”张家口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张依萌说,全国长城保护的总体现状是不好的,我国长城历代总长度为21196.18千米,像样边、八达岭、山海关这种保存相对完好的长城大概只有370多公里,占全国长城总长度不到5%,而剩余95%的长城,因为修筑质量较差再加上缺乏保护正逐渐走向消亡。

  既缺人又缺钱 资源分布不均是重要原因

  2006年,国务院颁布实施了《长城保护条例》,该条例明确了属地管理制度,鼓励各地区加强对辖区长城的保护工作。但是缺人缺钱使得各地文物部门的保护工作难以开展。以张家口市为例,2012年张家口市文物局成立了长城保护的专门机构——长城管理处,负责对市区内的各段长城进行定期巡查和监管保护。但成立至今,长城管理处一共只有3名在编人员,其中1位还是会计,实际只有2名人员负责整个张家口市1800多公里长城的普查工作,任务之艰巨可想而知。

  这种情况也出现在秦皇岛市。有关人士透露,秦皇岛市抚宁县文物管理所编制共9人,实际在岗仅4人。而这4个人需要管理全县142.5公里的长城和其它80多处的文物保护单位。2003年,该市抚宁县开创了长城保护员制度。该县文保所所长杨大海说,现阶段抚宁县长城保护员只有24人,人均管辖长城的范围约为6公里。在没有任何专业设备的条件下,这些长城保护员只能靠双脚徒步巡查修筑在偏远高山地区的长城。

  “县级的财政资金本来就比较紧张,基本只够开支人员工资,要想从县级财政拨款用于长城的保护基本是不可能的。”面对野长城逐渐破损的惨状,李鼎元十分痛心:“现在很多野长城坍塌的速度正在加快,如果没有经费对这些长城及时抢修,用不了多久它们就会消失。”

  张家口市相关文保管理者也透露,长城管理处每年都会定期开展4次长城巡查工作。但是一年的巡查经费只有3万元,这点经费对于长城普查的海量工作来说只是杯水车薪。

  抚宁县一位从事长城保护12年之久的文保员说:“我每天都要上山巡查,这些年下来已经走破了好几百双鞋。说实话,每年1000元的补贴还不够我买鞋。”

  然而,相比其他地区,抚宁县已经算是长城保护工作开展得比较好的县区,而其他大多数县区的文保员都是在义务保护长城。

  对于长城保护缺乏人员和经费的问题,张依萌说:“《长城保护条例》颁布实施后,国家每年投入长城保护的费用大概在1亿元左右。截至今年,已经投入了近10亿人民币。” 按照每年国家下拨1亿元的长城保护经费来算,全国每公里长城得到的保护经费应该在5000元左右。

  “按照现行的做法,政府主要把长城保护经费用于一些有开发价值的、能够依靠旅游带动地方经济发展的长城段落,而对于那些位于人迹罕至地区的野长城却采取放任不管、自生自灭的‘放养’政策。因此,那些备受呵护的长城成为长城‘代言人’,受到世人的瞩目和瞻仰,野长城的生存境况却每况愈下,受尽冷落和凄凉。”张依萌感慨,“由此可见,并非国家对于长城保护不够重视,经费和人员分布不均也是导致野长城保护困难的重要原因。”

  逐步推进 建立科学系统的保护制度

  “工作组驻扎界岭口,不辞辛苦把各家走,了解了民情与民意,给本村带来了福和利。”这首诗出自抚宁县一位长城保护员之口。今年59岁的乔国华,是抚宁县大新寨村一名普通农民,2004年至今,他担任长城文保员已经11个年头。乔国华说,自己管辖的长城约8公里,每隔2到3天他必须到山上去巡查一次。“以前这里敌楼圈羊、翻蝎子、取砖取土的现象时有发生。随着人们保护长城的意识提高,人为损坏长城的情况越来越少,即使偶然有游客搬长城砖,也会在听了我们的劝解后及时改正。”乔国华说。

  20世纪50年代,我国加强了对长城的保护工作。修缮了以八达岭为代表的一批重点长城段落。在“爱我中华,秀我长城”精神的号召下,20世纪80年代迎来了长城保护的又一个高潮。如今,随着人们对文化遗产保护的日益重视,长城保护正在掀起又一个热潮。

  “之前的长城保护凭的只是群众满腔的热情,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在对长城进行系统、全面的科学实践基础上实施保护。”张依萌说。

  国家于2005年制定并实施《长城保护工程(2005—2014年)总体工作方案》以来,对野长城的保护力度逐年加强。“从国家文物局公布的长城保护项目来看,抢险加固项目数量所占比例有所增加。这意味着随着经费在全国长城分配的调整,野长城将会受到更多的关注和保护。” 张依萌说。

  长城保护不仅需要国家政策和资金的支持。各长城属地也应该根据境内长城的分布特征,整合地方资源,创新保护长城的政策和举措。为了加大长城保护力度,抚宁县今年首次设立了长城保护工作站。杨大海说:“近年来,野长城的游客数量逐年增多。我们成立长城工作站的初衷是想让站内工作人员引导游客文明旅游。这样一方面可以减少对长城的人为破坏,另一方面也能尽量避免游客在攀爬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野长城时出现安全问题。”据悉,目前抚宁县内已经成立了2个长城工作站。未来,县内其他地区乃至秦皇岛市其他长城沿线村落会陆续成立长城保护工作站。并且计划在一些受重点保护的长城段落成立人数更多、规模更大的长城保护组织。

  作为现有长城最多、时代跨度最大的张家口市近年来为长城保护开展了不少工作。据相关人士介绍,张家口长城管理处一经成立就建立了长城保护定期巡查制度。3年来,已经巡查长城达300多公里。在巡查过程中,他们主要负责对长城的各类数据进行记录,并将在此基础上绘制张家口市的长城地图。此外,长城管理处还成立了专家例会,目前,专家例会已经有9名特约研究员。

  国家文物局也表示将制定下一阶段长城保护工作计划,开展长城保护工程检查验收工作,继续科学推进长城文物本体保护维修工作,加强督察监管力度,遏制人为破坏。(王 珏 娄梦玲)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47383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