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余熙:中国的马可·波罗

2015年10月09日 15:39:19 来源: 《青年记者》杂志

    当一个中国公民的双脚迈出国门后,他就当然地变身为中国形象的传播者。——余 熙

    ● 夏静 程平

    今年6月9日,蒙古国乌兰巴托中国文化中心。中国国际文化交流活动家余熙题为《中国当代油画中女性和青年群体的故事》的演讲,深深打动了全场听众。曾在中国留学五年并获汉语博士学位的蒙古科技大学副教授朝吉,带领20多位汉语专业大学生紧围演讲者不舍离去,她说:“这是我听过的最富有诗情和画面感的中国文化主题演讲!”蒙古大学生们也深受感染,纷纷希望早日留学中国以感受璀璨的中华文化。乌兰巴托的这场演讲,是余熙自1991年以来在世界六大洲讲述的100多场中国故事中的最新一场。

    身份多重,立体交流凸显成就

    余熙的公共外交活动始于1991年对瑞士的出访。25年来,余熙在中央、湖北省、武汉市党委政府和长江日报报业集团党委的支持与指导下,在世界多国政府、民间团体、公众和媒体的支持与配合下,主动践行公共外交的理念,通过自费或自筹资金等方式打开局面,并以中国作家、画家、摄影家、演说家和新闻记者等身份,前往60多个国家开展民间外宣、公共外交文化交流活动。

    余熙近期最为显著的公共外交成果,是2013年至2014年间,他以国际交流使者和武汉市人民政府使者的身份,在60天的短暂时间,频频飞往武汉市遍布世界五大洲的20个国际友好城市,对该市的市长、议长等政要、社会各界知名人士、政府机构、知名企业、大中小学和文化艺术场馆,进行紧张和全方位的采访,并在各座友城广泛开展交流活动,举办演讲会讲述中国故事。回国后,余熙又紧张地撰著新作,并于2014年9月出版40万字的长篇纪实文学《余熙探友城》(中外文版)、大型摄影画集《好友在远方》,同时举办大型摄影展览《好友在远方》。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李小林欣然为他的著作和影展撰序,称这种全方位国际友城巡游式采访“在全国尚无先例”,“对全国友城工作具有首创意义”。

    余熙突破地方媒体记者的局限,创造性地发挥公共外交与民间使者的独特优势,以坚定的信念和毅力,持之以恒地在世界各国传播中国文化,受到中外政府与人民的高度赞扬,多国元首致函感谢他的重要贡献。海内外媒体誉称余熙为“当代中国的马可?波罗”、“民间国际文化交流大使”。

    拥有综合文化素养的余熙,常年以多重身份灵活开展活动。他以新闻记者和作家身份,发挥公共外交的个人魅力,游走于50多位外国元首和政府首脑、100多位中外大使、200多位各国名流之间,并与多国政要和名流倾心相交,结为友人。其中,他在《长江日报》品牌专栏“余熙高端访问”等发表的报道各国元首、首脑、内阁部长和驻华大使的新闻作品已逾数百篇。

    1991年,作为在国内画坛已有一定知名度的水彩画家,余熙在瑞士三度成功举办个人画展。新华社报道其画展“广受欢迎,作品均告售罄”。但余熙也发现,西方社会对当代中国存有严重的文化偏见与政治隔膜。自觉维护祖国核心利益和国家形象,遂成为他主动承担的公民责任。余熙毅然舍弃“海外办展卖画致富”的专业前景,将初始出国主要为“办画展”的重心,逐渐转移至民间国际文化交流和公共外交上,且一干就是25年。其间,余熙努力克服经费拮据、信息阻滞、人地生疏、语言障碍、健康欠佳以及早期环境掣肘等困难,坚持“多管齐下”,即以采写新闻、出版专著、举办美术摄影展览、举行公共演讲等形式,向世界人民传播灿烂的中华文明和中国国家主流意识形态。

    一名地方媒体记者,何以能执着20多年坚持开展公共外交、并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支撑他开拓进取、直抵理想彼岸的“秘诀”何在?

    自学外语,节衣缩食,只为传播中国之声

    余熙常说:“当一个中国公民的双脚迈出国门后,他就当然地变身为中国形象的传播者。”

    为了获得更为开阔的传播中国之声的国际空间,余熙将自己在新闻、文学、美术和摄影上的娴熟技能与公共外交“嫁接移植”;非外语专业出身的他很早就注重弥补这一“短板”。

    1991年首次赴瑞士办画展前,他就决定自学德语。时任《长江日报》政文部记者的他,日常采访任务极其繁重,每天傍晚发完稿后他便蹬上自行车飞奔至数公里外的夜校。为防课堂上因极度疲倦而打盹,余熙常猛掐自己手臂来保持头脑清醒。短短三个月,他提前完成原本需一年的德语基础课程,工作中也未漏报任何重大文化新闻,只是手臂上留下片片淤青。旅瑞的第三个月里,瑞士《奥尔滕日报》记者吃惊地写道:“中国这位记者的德语由生涩到逐渐流利,现在不仅能够接受本报专访,还能直接讲述中国的故事了。”

    高昂的费用一直是中国公民出国的拦路虎。余熙频繁出国讲述中国故事,除偶尔参加官方团外,其经费基本靠自筹,这令他动辄陷入拮据的窘境。执着于追求“中国梦”的他,心甘情愿地一边节衣缩食,一边办展卖画筹款,加上政府、报社和朋友的帮助,方才勉强维持一次又一次的昂贵支出。如2005年出访冰岛那次,余熙为省钱而提前网上预订廉价青年旅馆,并选择最便宜的狭窄上铺,结果半夜因翻身跌落地上,他的主餐也多为国内带去的方便面。有人不解地问:“你独自在国外这样苛求自己,何苦呢?”余熙回答:“‘位卑未敢忘忧国’是植根于我心底的价值观。只要祖国的国际形象能够得到提升,个人这点苦累微不足道!”

   1 2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海英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111200000000000000011199861346969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