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如何应对老龄化社会的养老困局
2018年01月12日 07:18:42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4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由于老年人越来越多,全国整体的医疗支出也就越来越多,在职人员的缴费负担也在增加,日本的健康保险体制面临的困难越来越大。为解决老龄化导致的劳动力不足以及养老金入不敷出,日本一直在促进老年人就业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蓝建中

  日本厚生劳动省去年12月22日公布的“人口动态统计数据估算值”显示,当年日本新出生人口数仅为94.1万人,创下1899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低值,而死亡人数估算为134.4万人,比上年增加3.6万人。这意味着,日本人口将自然减少40.3万人。这一消息使人们不由得再次关注起日本严重的老龄化问题。

  实际上,老龄化已经是日本社会经久不息的话题,甚至被称为“国难”。老龄化问题是日本经济陷入停滞的重要原因之一,影响极为深远,老龄化不仅导致劳动力短缺、消费低迷、通货紧缩、地方凋敝等严重后果,最为直接的表现之一还有养老的困境。

  虽然日本从政府到民间都在采取各种措施应对,但是仍看不到根本解决的眉目。显然,相比于“先富后老”的日本,“未富先老”的我国更应该对老龄化问题予以足够重视。

  根据日本国立社会保障和人口问题研究所的推算,老年人比例今后还会上升,第二次婴儿潮(1971年至1974年)出生的一代到2040年将超过65岁,届时,老年人所占比例将达到35.3%。也许只能用“超超老龄社会”来形容了。

  老龄化加剧导致养老设施严重不足。护理和医疗专家长冈美代在去年11月号的《中央公论》的论文指出,随着老龄化时代的到来,等待入住“特别养护老人院”的老人达到52万人。

  护理领域的人手严重不足也导致养老设施举步维艰。由于日本社会排外情绪一直很强烈,向外国人大规模开放护理市场还看不到眉目。从破产的行业种类内容来看,从2013年1月到2015年6月,由于人手不足而破产的最多的就是与老年人福利事业有关的19个项目。长冈美代调查了日本全国120个地方政府,这些地方政府都指出“老人院整体上处于危机状态,今后,护理业界是否能够继续存在都是个问题。”

  众所周知,护理工作是个辛苦活,工资本身又不高,并非一个受欢迎的工作。日本严重缺乏劳动力,护理业这种没什么人气的工作更是严重人手不足。为此,不少人即使暂时在护理业工作,有了其他工作也常常会跳槽。

  京都女子大学客座教授橘木俊诏指出,虽然护理业的岗位数是求职者人数的3.56倍,但是却难以获得人才,而且能长期坚持干护理的人也很少,护理市场面临严重的人手不足。

  松下公司生产革新本部机器人项目推进中心主任技师河上日出生指出,预计2025年日本将有100万名护理师的缺口。为此,日本政府、企业和研究机构都走大力研发护理机器人,并尝试通过建设智能社会来应对老龄化课题,但是仅凭科技显然并不能完全解决老龄化课题。不过,如同日本的工业农业自动化率已非常高依然面临劳动力不足一样,完全依靠机器人并不能解决养老设施人手紧缺的情况。

  随着老龄化的高涨,领取养老金的人越来越多,缴纳的人越来越少,难以为继,开始领取年金的年龄越来越晚,而金额却越来越少。这样,老年人的生活也面临很大压力。而由于日本的养老金制度无以为继,所以日本政府还制定了延期支付养老金的法案。按目前的法案,每3年提高1岁,到2025年时,满65岁才能够领取养老金。由于并非所有老人都有经济实力入住老人院,因此,越来越多的单身老人“孤独死”,化为白骨后很久才被发现。

  实际上,总务省的统计显示,从保健医疗来看,保健医疗的支出比例非常高,10年时间里,老年人家庭的网购上升到了2.9倍,其中的医药品和健康食品的支出比例也非常高。老龄化社会首先导致社会福利体系难以为继,由于老年人越来越多,全国整体的医疗支出也就越来越多,在职人员的缴费负担也在增加,日本的健康保险体制面临的困难越来越大。

  为了解决老龄化导致的劳动力不足以及养老金入不敷出,日本也在积极采取各种手段,其中一项是促进老年人就业。总务省的统计显示,老年人就业人数连续13年增加,达到770万人,创历史最高。其中男性占30.9%,女性占15.8%,连续5年比上一年增加。就业者总数中,老年人比例达到11.9%,创历史新高。

  而老年就业者中,每4人中就有一人是非正规就业的职员和从业人员。乐于从事非正规就业的主要理由部分男女都是表示“希望在自己合适的时间工作。”日本的老年人就业率在发达国家中是最高的。

  随着老龄化加剧,“银发人才”开始活跃起来,各地的独特服务取得了不少成果。以“银发人才中心”为例,该团体是以市区町村为单位设置的社团法人,地方政府行政区范围内的60岁以上的老人都可以登记,并且以较低价格承担一些工作。2015年底日本已经有1324个“银发人才中心”,约72万人登记。

  埼玉县川越市因为妖怪传说而出名,该市的银发人才中心1986年成立后,开始提供“妖怪传说之旅”的导游服务。老年人要想成为导游需要“一年时间无报酬培训,内部考试合格后才能上岗”,还要通过严格面试,目前有36名80岁以下的老年导游承担导游服务。

  兵库县芦屋市的银发人才中心则为那些充满烦恼却无处诉说的人提供“倾听服务”。此外,银发人才中心还举办修剪庭园树木的讲座,提供语言培训等,让从第一人生中解放出来的老人们有机会重新聚在一起,有的老人还能够通过轻微劳动赚点零花钱。

  庆应义塾大学教授清家笃认为,战后婴儿潮一代到2025年都将超过75岁以上,由于社会保障费增加和劳动力不足,建立“终生工作社会”不可或缺。他认为“首先应该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5岁,然后根据本人的意愿、能力和适应性,以各种形式在社会中工作。”   

  2004年12月,《老年人雇用安定法》得到修正,要求企业从2006年4月1日开始,无条件地确保雇用年龄至65岁。但是,老年人就业只能量力而行,难以弥补因年轻就业人口减少而带来的劳动力供给不足,虽然有助于减轻养老金负担,并且有助于增进老年人健康,但是也引发了几方面的问题,一是增加企业负担;二是不能及时给年轻人腾出位子,影响年轻人就业;三是企业不能及时补充新生力量,影响企业的创新能力,削弱企业的竞争力。从长期来看会阻碍人力资源的维持和提高。

  要想根本扭转日本老龄化势头,只能促进生育或增加移民,不过日本从1995年度就正式开始采取措施鼓励生育,包括制定促进生育的法律,提供育儿补贴等,但是并未取得明显效果。而日本社会排外情绪很强烈,目前并未看到大规模开放移民的可能。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