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捐献首次走进高校课堂
改变一代人的捐献观
2017年12月01日 07:51:57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3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袁全、高蓓

  35岁的刘源是一名人体器官捐献协调员,也即将成为一名在高校教授“器官捐献与移植”的老师。

  从今年11月开始,在北京、上海、武汉、南昌、广西、昆明等城市的7所医科大学将陆续开设与器官捐献有关的选修课程。这是自2009年中国开展器官捐献事业以来,在高等教育领域的首次尝试,是向器官捐献专业化、规范化迈进的重要一步。

  从今年2月开始,刘源每天就多了一项任务——在微信群里“听课”。来自西班牙、意大利、法国的几位器官捐献领域的专家向群里提问,等待22名中国学员回答。学员们大多是医院急诊科、神经内、外科和移植科的大夫,以及像刘源这样的专职器官协调员。课程持续了3个月,内容包括器官捐献的临床方法、管理和传播策略。医生们大多是白天在病房、手术室里忙工作,晚上挤时间看材料,答问题。过程很辛苦,但学习很高效。

  今年5月,这22名医护人员又奔赴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接受为期一周的培训。他们希望把外国专家丰富的实践和教学经验带回中国,传授给更多学生。

  西班牙的器官捐献率连续多年位居世界首位。成就西班牙高器官捐献率的原因之一就在于重视器官捐献的专业化发展,特别是自20世纪八九十年代,巴塞罗那大学就率先在高校开创器官捐献的研究生课程,并迅速得到欧洲其他国家的认可和效仿。此后,西班牙联合多国专家,建立器官获取教育项目,已培训全球上百个国家的万名医护人员。

  2013年,刘源成为佑安医院的器官捐献协调员。在此之前,无论是在大学还是在医院,刘源都未曾接触过任何相关的培训和学习。刚开始,他购买了很多有关沟通技巧方面的书,比如“13天速成社交达人”等,希望快速提高与陌生人的交流能力。

  由他负责的第一例器官捐献最终在“酒桌上完成”。一个13岁的女孩患脑瘤,已经脑死亡,只能靠机器维持呼吸和心跳。刘源拿了两瓶二锅头和孩子父亲吃饭,两人像兄弟一样掏心掏肺地说了好多话,又哭诉了一夜。第二天,父亲同意捐献孩子的肝、肾和眼角膜,挽救了至少3个人的生命。

  4年时间,刘源经历了30多个成功捐献的病例,而失败的,大概是成功的5倍还要多。

  目前,中国器官捐献的整体服务能力仍落后于实际需求,人才短缺矛盾凸显。刘源说,影响器官捐献水平的一个障碍是专业人员缺乏相关知识。一些医院对潜在供体维护不佳,导致器官衰竭,并最终影响器官捐献的质量。

  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是7所院校中最早实现开课计划的学校。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肝胆外科的医生薛峰认为,器官捐献课程的意义在于填补了中国医学人文教育的空白。她建议在中小学,甚至更基础的教育阶段都应该有器官捐献的内容。“我们比西方落后了将近30年,如果再不努力,就来不及了。”

  李文磊是肝移植科医生,也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佑安医院申请相关培训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他把器官捐献比作一条长河,“一名医生,一名协调员,就好比是在河的下游,解决的只是个案;但如果让器官捐献走进课堂,成为教育的一部分,那就是来到了河的上游,这将改变的也许是一代人的观念。”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