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在世界科学前沿的“土博士”
2017年11月13日 09:50:12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6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王琳琳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青年、教育部长江青年学者……拿奖拿到“手软”的医学科学家曹亚南是一位80后博导,也是上海交通大学培养的一名“土生土长”的博士。

  在主治医师眼中,他迟钝到“精神似乎有问题”;在院士导师眼中,他敏锐到能在世界科学前沿的巅峰对决中“一剑封喉”。虽从未出国深造,却常让世界顶级科学家“牵挂”不已。

  “当下中国的科研环境已不输国外,‘土博士’还是‘洋博士’并非关键,重要的是苦练内功。”曹亚南说。

闪光的科学素质:既“迟钝”又睿智

  读研期间,曹亚南参加了临床轮转培训。一天,午饭排队时,同行的主治医师发现,他竟然站着睡着了,于是赶紧找到其导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副院长宁光院士反映情况。

  “宁院长,您的这位学生居然站着也能睡着,有点精神恍惚啊!”宁光很惊讶,马上了解情况。原来,培训同时,曹亚南在加紧进行科研攻关。白天实习,晚上做实验,常常凌晨两三点才结束,次日清晨7点半再到病房工作。

  曹亚南全心投入科研,抓住培训空闲,练就了“站着睡觉”的本领。终于,他的这项研究阐述了一种少见内分泌肿瘤即多发性内分泌腺瘤病的机制,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科研攻关时,时间紧、任务重,我只能想办法尽可能把零碎的空闲时间也利用起来。”曹亚南说。

  2015年,宁光收到好友、世界著名糖尿病和胰岛细胞研究专家丹尼尔·德鲁克教授的邮件。但这位著名科学家要找的是他的学生曹亚南。邮件写道:“您的学生曹亚南刚刚在《内分泌学》期刊上发表了胰岛beta细胞研究动物模型的重要成果。我目前的研究亟须使用这个模型,几天前我已联系过他,请他将实验材料都提供给我们,但未收到他的及时确认。”

  “平时曹亚南寡言少语,甚至令人感觉有些迟钝;但工作中他头脑敏锐、思维睿智,体现了医学科学工作者的闪光素质。”宁光说。

残酷的科学竞技:只有第一、没有第二

  曹亚南的研究方向是内分泌肿瘤以及糖尿病的遗传基因、发病机制和诊治方法。目前,中国在该领域的很多研究都处在世界前列。要想做“领跑者”,必须习惯最残酷的科学竞争。

  曹亚南曾作为第一作者,将团队的一项重要研究发现——库欣病垂体腺瘤的致病基因和机制投稿至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但1个月后被拒稿,理由是审稿期间,同样的发现已被由德国和日本科学家组成的国际团队在《自然遗传学》期刊发表。

  仅仅晚了一个月,该成果与顶级期刊失之交臂。

  2014年,曹亚南再次作为第一作者,在肾上腺肿瘤的研究中取得突破,并成功刊载于顶级期刊《科学》上。让团队捏把汗的是,同期的《科学》和《新英格兰医学》《自然遗传学》不约而同地刊载了来自美国、欧洲和日本3个研究团队的相似发现。

  瑞金医院副院长陈尔真说:“世界顶级的科研竞技就是这么残酷,只有第一、没有第二。”

  宁光说:“顶尖科学家过招就像‘华山论剑’,闪念间,一剑封喉。未来,我国科研工作者一定会频繁遇到这样的‘顶级比武’。”

优渥环境前所未有,科技青年要培养两种素养

  能在世界科学前沿保持高水平“竞技状态”,曹亚南认为,这得益于自己可以专注科研,心无旁骛地做好一件事。

  “国内的科研大环境越来越好:研发投入年年高速增长,成果所有权改革更加考虑对科研人员的激励,设施配套、产业配套不断提升……即便是‘土博士’也可以在国内开展世界前沿的科学研究,这是前所未有的机遇。”曹亚南说。

  近几年,曹亚南身边越来越多在海外从事科研的朋友回国。交流中,他总结,新的时代背景下,青年科学工作者需培养两种素养。第一,追求前沿视野和创新思想。“科学研究是基于创新的工作,如果思维停留在成熟、保险的跟随性工作上,满足于模仿国外大牛的技术和方法,永远都走不到前沿。”

  第二,注重沟通学习和广泛合作。科技创新越来越依赖于知识融合和学科交叉,科学竞技也是与时间赛跑。“即使闭门造车、单枪匹马能够完成,时间上也不允许。这更需要我们以开放的心态,在不断学习和合作中,发展自身独特的思想和技术,成为领先者。”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