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强化问责,秸秆焚烧怪圈怎么破
2017年11月09日 08:15:18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4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据新华社哈尔滨11月8日电(记者管建涛、杨喆)黑龙江省北安市城郊乡建民村种粮大户王强,看着上千亩地里满目的秸秆犯愁:烧吧,政府不允许;不烧,地没法儿种。他清楚地记得,十几年前,秸秆还是农民的宝贝,是一捆能卖好几毛钱的“抢手货”,如今却成了难以处理的老大难。

  近日,北京、天津、哈尔滨等城市均发布空气污染预警,被指空气污染因子之一的农作物秸秆焚烧问题,再次引发关注。

焚烧烟雾呛得人眼泪直流,多地加大问责力度

  “新华视点”记者近日驱车行驶在黑龙江的公路上,经常能看到农田里秸秆燃起的烟雾。有的路段烟雾浓重到看不清前方车辆,钻进车里的烟雾呛得人直流眼泪。夜晚的焚烧情况更为严重。哈黑公路两侧近期均有明显的连片火点,松嫩平原一些县城公路旁,秸秆焚烧的大、小火点多得数不过来。

  吉林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教授房春生说,焚烧秸秆产生颗粒物、一氧化碳、二氧化碳等,在扩散条件不利情况下会对大气造成污染。“钾是焚烧秸秆产生的标志性元素,一些秸秆焚烧地区的空气中监测出钾离子,证明秸秆焚烧是一些地区空气污染的‘元凶’之一。”

  “不同于高达百米的燃煤锅炉烟囱排放的气体,秸秆焚烧影响的一般都是低空空气,因此对城市、乡村空气的污染更直接。”房春生说。

  针对这一现象,多地加大对秸秆露天焚烧问责力度。哈尔滨市要求,一旦出现秸秆焚烧火点,将依法对所在地块农户进行处理,并追究包户和包村干部的责任。吉林省对不听劝阻、擅自露天焚烧秸秆的个人,依照治安管理有关规定予以治安处罚;对秸秆焚烧造成大气污染事故,导致严重后果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河南省对违反秸秆焚烧禁令的地区开出了大额罚单,发现一个秸秆焚烧火点,扣罚县财政50万元。

  但禁令没能阻止秸秆焚烧。环保部环境卫星秸秆焚烧遥感监测周报显示,10月30日至11月5日期间共监测到秸秆焚烧火点1336个,比上一周增加281个。火点涉及15个省、65个市、165个县。东北粮食产区是这个秸秆焚烧监测周期的“重灾区”,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四省区监测出火点1259个。

从“一捆几毛钱”到空气污染因子,秸秆处理缺口凸显

  “十几年前,每家就种十亩二十亩地,秸秆都不舍得扔。”王强说,各家生火、取暖、喂牛羊都用秸秆,还可以把秸秆卖给其他养殖户,一捆能卖好几毛钱。

  如今,秸秆却成了难处理的废品。“一方面,土地流转后承包地亩数多了,秸秆量激增;另一方面,秸秆替代品多了,农村用秸秆做饭、喂牛的少了。”王强介绍,农民家里都有电饭锅、电磁炉等电器,很多牧场直接用青贮玉米做饲料,以前有用的秸秆越来越没用。

  随着秸秆由“宝”变“废”,秸秆处理能力的缺口随之凸显。

  “一亩大豆产生秸秆400斤左右,1200亩地的秸秆量就近50万斤,但我家没有秸秆处理机械,整个县城都没有秸秆处理厂。”黑龙江省一位种粮大户告诉记者。

  黑龙江省讷河市金洋生物燃料有限公司负责人刘树强说,“公司所在地讷南镇耕地40万亩左右,我们只能辐射附近村子的2万亩,远远满足不了农民需求。”

  记者了解到,今年黑龙江省秸秆还田目标面积为5400万亩,但黑龙江省现有耕地两亿亩左右。另有数据显示,东北地区每年可收集的玉米秸秆量在1.7亿吨左右,但利用率不足50%。

  有关部门已在农作物秸秆焚烧问题较为突出的10个省区,开展秸秆综合利用试点。黑龙江省整合了3亿元重点用于对翻转犁补贴,提高秸秆翻埋还田能力。

加大秸秆综合利用,补齐农业社会化服务短板

  农业专家认为,当前要破解日益突出的秸秆焚烧问题,除了要强化严管与问责,更需要关注其背后的深层矛盾——日益现代化的农业生产与相对落后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之间的矛盾。

  “秸秆焚烧污染的背后,暴露出我国农业产后服务短板问题,这必须靠构建现代化服务体系来补齐。”黑龙江省农科院原总农经师矫江介绍,从美国等发达国家经验看,秸秆的主要出路是依靠先进的农业服务实现还田。可借鉴先进经验,通过开展农业社会化服务,增加秸秆收集、加工等机械装备配置投入,加大秸秆腐熟剂等生产资料补贴力度,解决秸秆处理中的农业设施不足和秸秆还田成本高问题。

  讷河市农业局副局长邵启义建议,鼓励大型农机合作社引进秸秆处理机械,以合作社代耕代作业等方式解决秸秆处理机械覆盖面不足的问题。

  “还可以秸秆加工企业为抓手,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减轻农民秸秆处理成本,推动秸秆市场化利用。”黑龙江省兰西县文海生物质能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经理王文海建议,要对秸秆产业化研发给予科研立项和经费支持,多方面推动秸秆产业化利用。

新华时评:治理秸秆焚烧 要有农民视角

  秸秆焚烧污染环境是广大农村长期存在的老大难问题,背后是当地农村生活改善、农业生产高速发展与秸秆资源有效利用不足之间的矛盾。要破解这个难题需要有农民视角。

  随着农村基础设施的日益完善和农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农村洁净能源和秸秆替代品逐渐普及,很多牧场直接用青贮玉米做饲料,土地流转集约化经营、产能提高后,过去可以拿来生火、取暖、喂牛羊的秸秆,如今不吃香了。

  此外,由于“不划算”,农民有效回收利用秸秆也没积极性——一方面销路难找,即便找到回收企业,人力和运输成本高,只能是赔本赚吆喝;另一方面,秸秆还田要依靠大型农业机械在收割中粉碎深犁,这些“大家伙”的购买和租用价格不菲,小农户负担不起。烧了还田是农民无奈的选择。

  烧,污染环境;不烧,没法种地。小秸秆暴露出农业生产方式转变过程中农业社会化服务存在的短板。破解这个难题的钥匙在于让农民觉得划算,设身处地为农民着想,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实现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

  一些农民期盼,政府能出台类似“粮食直补”的“秸秆补贴”政策,将实惠直接发放给农民,鼓励更新配套粉碎机等农机具,或组建合作社购买农机服务,将秸秆在收割阶段直接消化。

  同时,政府部门还应加大投入,重点解决秸秆处理中的农业设施不足和秸秆加工生产成本高的问题;鼓励生物燃料、可降解包装材料等高新技术企业在村屯附近布点;完善物流体系和半径规划,提升秸秆附加值和销售价格,让秸秆变废为宝,成为农民新的增收项目。

  (记者邹大鹏、王建)

新华社哈尔滨11月8日电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