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记者”下乡,发现了中共哪些成功“秘诀”
2017年10月19日 11:11:42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3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在北京工作生活6年多,新华社埃及籍记者穆小龙见证了中国近年来的快速发展,也了解中国制定的许多“大计划”。穆小龙惊叹中充满疑惑:中国共产党究竟有何秘诀,让一张张蓝图变成现实?

  在中共十九大召开前夕,在新华社对外部和新华社海南分社协调下,新华社“洋记者”穆小龙来到海南省,开启了一趟发现中共之旅。

▲穆小龙在十九大代表、田表村党支部书记羊风极(右一)的指导下尝试割橡胶。

  新华社记者郭程摄

共产党生命力为何强大?

  我2005年开始学中文,2011年来北京工作、生活。这些年来,我亲眼见识到中国的高速发展。我的祖国埃及和中国同是文明古国,在不少方面都比较相近,却选择了不同的发展道路。我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中国会发展得这么快?

  我曾经问过中国朋友这个问题,很多人告诉我:因为中国共产党很厉害。

  2013年开始在新华社担任阿拉伯语改稿专家之后,我有更多机会去了解中共的机构和政策。可是,光靠文字而不是实地去了解一个国家,我觉得是远远不够的。

  因此,很多外国人,包括我自己在内,都觉得中共有点神秘。

  中国共产党在北京召开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前夕,我到中国最南边的省份海南近距离接触最基层的共产党员。这让我兴奋。

  作为对中共了解不多的外国人,我准备了一大堆问题。比如,中共党员人数有8900多万,它如何保持高效和执行力?

  从中国首都北京出发坐飞机,经过3个多小时,我飞抵海南省省会——海口,又坐了约2个小时汽车,才抵达我这次发现中共之旅的首站——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湾岭镇鸭坡村。琼中是个国家级贫困县,还有1万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鸭坡村党支部第一书记秦家越先生接待了我。他个子不高,既热情又憨厚。村庄不大,有新盖的二三层楼房,也有传统的平房,让我感觉充满活力。

  说实在的,第一次见面,秦先生的头衔让我有点懵。“第一书记”?我们外国人都知道“第一家庭”“第一夫人”等概念,“第一书记”是个什么官?我像个“好奇宝宝”,首先发问。

  秦先生说,第一书记是连接贫困村庄和中南海的一座桥梁。中央高层制定了到2020年全面脱贫的宏大计划后,全国有近20万名像他一样的第一书记被选派到各地贫困村,负责在基层执行和落实计划,帮助穷人脱贫。

共产党员如何带头与协调?

  中共承诺,到2020年让几千万中国农村穷人全部脱贫,其中包括海南省约30万贫困人口。

  秦先生对“第一书记”的解释让我有点明白,为什么中共的执行能力那么强。

  中国很大,每个村庄的情况都不一样。我这次学到一组很重要的词汇——实事求是、因地制宜。鸭坡村的资源和状况较适合发展农业,于是第一书记秦先生培养了不少致富带头人,养鸡的、养猪的、养蜜蜂的等等。另外,他们还把村里的农产品挂在网上卖。这些致富带头人现在都是村里的人才或入党积极分子。

  对像我一样的外国人来说,“入党积极分子”是全新的概念。它指那些想要积极加入共产党的人才。

  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致富带头人”的概念。我觉得这种模式特别好,大家可以共享好处。每个贫困户都想致富,可是没有好的政策、没有强大的执行力如何致富呢?因此,我觉得第一书记的工作很重要,除了传达中南海的计划、协调脱贫致富工作,他们还要不停鼓励大家、给大家指路。

  然而,并不是每个村庄都适合原地发展农业。距鸭坡村40多公里的红毛镇番响村委会南美村则选择了不一样的发展道路——原址拆迁重建。

基层只有一种发展模式?

  番响村党支部第一书记罗志清说,村庄原来大多是平房,状况也不是特别适合人住,离高速公路很近,所以城镇化是比较好的选择。

  我觉得,如果不是很信任党员干部,村民肯定不会同意。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这种信任也不是一夜之间就有的,而是来自中共之前工作的成果。

  这次发现中共之旅我还体验了一个很有中国特色的项目——扶贫夜校。一开始当地人向我介绍时,我还闹了个笑话,把“夜校”听成了“夜宵”,到了地方还在到处找:咦,怎么没有吃的?结果,我只看到了几十名村民在夜色中重返课堂,观看其他地方成功脱贫的视频案例,并展开讨论。一些年纪比较大的老人说,这让他们想起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的扫盲夜校。

  这种方式特别有中国特色,我在别的国家从来没见过。

什么人能成为党代表?

  紧挨着琼中的白沙黎族自治县也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海南省当地人自嘲说,两个县加起来就是“一穷二白”。

  在白沙县打安镇田表村,羊风极正忙着征求村民意见。他身兼副镇长、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多个职位。他带着基层的民声,到北京参加中共十九大。他原是一名割橡胶的农民,带着村民一起脱贫,后来一步步成为党员、村党支部书记、副镇长,今年更当选中共十九大代表。

  我问他:什么样的人能成为党代表?他说,要成为党代表,不光看你说了什么,更要看做了什么。中国不是有一句名言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回到海口,中共海南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王和平给我上了一堂很特殊的“党课”。我问了很多问题,如党校是什么?中共靠什么赢得人民信任与支持?他都一一回答。

  这堂“党课”让我对中共的了解更深了。这次发现中共之旅虽然只有短短几天,却让我初步了解到中共为什么有能力管理如此大一个国家。

  我也知道,仅仅靠这几天去了解一个有8900多万党员和96年历史的政党是不够的,中共十九大是外界了解中国和中共另一个好机会。 

  不管你喜不喜欢,一个在短短几十年内带领中国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政党,值得外界佩服和好好研究。

 (记者穆小龙)新华社海口10月18日电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