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滇王国寻踪
2017年09月08日 08:29:55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12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古滇国墓葬群最为集中的石寨山。

▲展现滇人生活风貌的出土青铜贮贝器。

  两千多年前,中国西南大地。古滇王国神秘诞生,离奇消失。面对这一“千年悬案”,学界穿过历史疑云,编织时空经纬,拉开了一场持续60多年的探秘“马拉松”……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许万虎

  两千多年前,中国西南大地。古滇王国神秘诞生,离奇消失。

  面对这一“千年悬案”,学界穿过历史疑云,编织时空经纬,拉开了一场持续60多年的探秘“马拉松”。

  如今,考古已过甲子,这座曾经创造过灿烂文明的云南古国,正渐渐拼凑出属于她的“谜样容颜”。

滇人何来

  上世纪50年代,云南省晋宁石寨山。随着考古人员一阵惊呼,司马迁笔下尘封千年的古滇文明重现天日。大批青铜器出土,凝固、再现了滇人生活的往昔。

  繁复的“青铜史书”上,出镜率极高的干栏式民居和铜鼓,为滇人起源研究贡献了最初的例证:滇人畔水而居,视铜鼓为圣物,充满越人文化的印记。

  一时间,滇人以“越人为主体、伴居土著濮人”的说法占据主流。

  然而,后来云南江川县李家山滇国墓葬群执伞佣、三骑士铜鼓以及石寨山叠鼓贮贝器陆续出土,为探源古滇国蒙上了一层疑雾。

  卑微的执伞佣怎会屈膝跪于神圣铜鼓之上,驭马扬鞭的氐羌骑士从何而来,见惯了贝壳的古越人何以将其视作货币珍奇?

  面对这些与越人行为极其违和的图景,考古学家作出了这样的假想——

  战国末年,甘青一带的游牧民族氐羌人不忍秦国侵扰,沿金沙江,一路向南迁徙。征服滇国的草原骑士,不识铜鼓为圣物,却视海贝为珍奇。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蒋志龙说,研究发现,叠鼓贮贝器是经过改造而成的,它原来的主人不可能破坏铜鼓。

  关于滇人与氐羌人融合的历史,史书并无清晰的记录。然而楚人与古滇文明的瓜葛,却能在《史记》上寻到蛛丝马迹——

  公元前3世纪,秦发兵攻楚。楚国应秦之策久议不下,楚将庄蹻请缨西去借兵,一路行至滇国。后来,请兵失败加之返楚之路为秦所断,庄蹻终“变服从其俗”,成就一代滇王。

  然而,“庄蹻王滇”却因难觅考古证据而显得扑朔迷离。时至今日,滇国墓葬发掘并未发现任何有关楚国文化的痕迹。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杨凡推测,庄蹻也许并未真正到达过滇池地区,他来此之前,滇国已经拥有独特而辉煌的文化。

  考古工作千头万绪,史书又太过吝惜笔墨。氐羌果真曾经因迁徙而来?楚人参与滇人融合或多或寡?

  滇人身份密码,学界至今聚讼难决。

滇俗何貌

  出土于石寨山、李家山等古滇国墓葬群的大批青铜器物,可谓描摹了滇国社会的“清明上河图”。

  排排房屋长脊短檐,人居其上,牛羊居其下,彼此相安和谐;与百姓所居干栏式建筑的清淡素雅不同,青铜器上捕获的王族宫宇则散发着一种庄严神秘。

  经模拟复原,华丽的王宫建筑清晰可见,滇式牌坊巍然矗立,直通酋长议事大厅;牌坊附近,雕塑精美的铜柱比肩而立;宫殿一侧,偌大的祭台上铜鼓静置。

  一件出土于石寨山的贮贝器,让人们得以近窥祭台深处的诡谲——

  身盘蟒蛇、顶置异兽的祭祀柱下,女巫口诵神秘咒语,男巫头顶高帽、身裹毛皮、提膝弄舞,高耸的猎头柱上,即将献祭的奴隶全身痉挛、面目狰狞。

  与猎头柱上的恐怖惊惧不同,祭祀广场上熙攘的人流神色自若、表情明快。滇人之外,高鼻深目、耳带大环、长须异装的外国商客,手牵牛马,往来穿梭,充满异域风情。

  专家推测,当年古滇国祭祀广场除了主导祈福送祟仪式,很可能还兼具易物流通的功用。

  不仅如此,纵览出土青铜器物,大量扣饰着以立体浮雕,透露出与古滇国原始农耕文明并存的草原狩猎文化印记——

  一面是牧歌炊烟,一面是骑马狩猎;一面是牛羊漫步,一面是虎豹搏杀。

  滇人好水,石寨山出土铜鼓残片上,平野河湖、鼓乐泛舟的闲逸时光得以留存:人们站成一列,居小船之上,口吹葫芦丝,曼曼起舞。

  可是谁料船上起舞的主角实为“偷梁换柱”。原云南省博物馆研究人员李伟卿发现,氐羌人保留了铜鼓上船体纹路,抹去船上原有的人物形象,以氐羌人形象取代滇人。

  古滇国数百年,几经易主的青铜器堆叠着多少文化融合的符码?今人所探,不过冰山一角。

  青铜器之外,前不久,云南晋宁上西河遗址又有新发现:滇国村落房屋密集分布,诸多井栏原木堆叠,井深各不相同……

  凡此种种,怎能让人不念及当年古滇国的山水田园生活。

滇国何去

  “庄蹻王滇”之后,滇国何如,并无所载。当历史断片儿一个多世纪之后,《史记》再次提及了这座久违的神秘王国。

  云南大学历史学教授林超民介绍,汉武帝时,联通巴蜀与身毒(今印度)的“蜀身毒道”进入汉朝视野,汉武帝遣汉使经此结盟西域,意欲冲破匈奴围困。

  最终,结盟之事未果,富庶的古滇国却经汉使之口,彻底告别了偏安一隅的宁静:汉王朝在滇国“立益州郡,赐滇王印”,让滇王复长其民。

  滇王尝羌受印不久,滇国竟戛然而止于历史尘埃。林超民说,时至今日,史学界和考古界探寻古滇国消失之谜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止。

  战争,灾害,还是阴谋?杨凡发现,滇王受印之后,滇国所属西南地区部族与汉王朝开始持续冲突。但滇国的消失是否与这场冲突有关却不得而知,后来的考古发掘也没有找到滇国被为汉军所灭的任何证据。

  一些人认为,随着汉代郡县制在滇国生根,中原官员在滇国强力推行汉地文化,终至滇国消亡。“融合不可能一时便完成,这类说辞也找不到考古和历史学证据。”云南省博物馆馆长马文斗对此心存疑虑。

  也有学者推测,郡县制在滇国推行之后,汉地移民涌入,与滇人竞争良田和水源,直至矛盾激化,终酿灭国之难。滇人被迫南迁,消失融合在南方少数民族之中——

  经田野考证,如今云南哈尼族巫师的舞步,与古滇国青铜器上展现的祭祀舞蹈惊人相似;而一些傣族分支至今仍然盛行着与古滇国祭祀如出一辙的鸡卜巫术。

  历史的真相并不十分明朗。古滇国寻踪之旅,也许才刚刚开始。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