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宁婆婆”示范怎样办政务微博
“@江宁公安在线”被赞“最靠谱警察蜀黍”,是这样炼成的
2017年04月17日 08:28:10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5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有问题上微博圈@江宁公安在线”,一个影响力在警务微博中排在全国前列的区县公安局的政务微博,从2011年到现在,“幕后”的“微博管理员”始终只有一个人……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尹平平

    实习生 王文杰

  一位女网友做手术点掉了脸上的痣,本该为变漂亮感到开心的她,却添了新的烦恼:两个月前刚办了护照,点痣之后,需不需要重新办理呢?上网一搜,发现有类似经历的人还挺多,大家的意见五花八门,不知道听谁的好。于是她把自己的问题发在微博上,并圈了“@江宁公安在线”求助。

  半小时后,“@江宁公安在线”给出了回复:“这个公安机关没有明确规定,取决于你自己和入境国的要求。如果你这颗痣不明显,在护照照片上本身就不太看得出来,可以不换。如果十分明显,建议还是重新照相换新比较稳妥。”

  回复她的“@江宁公安在线”,是南京市公安局江宁分局的官方微博。自2011年开办以来,6年时间累计发布2.6万多条微博,“吸粉”近200万。在很多人“去微博化”,将微信上升为主要社交媒体的近两年,“@江宁公安在线”日均收到的微博评论和转发仍有两万条左右。

  虽然和一些明星大V比起来,这个数字并不惊人,但对于一个区县一级公安局的政务微博来说,却相当可观。人们常说“有困难去派出所找民警”,如今很多网友是“有问题上微博圈@江宁公安在线”——

  看到新版美元,以为是假币,圈他问;收到要求汇款的短信,不知道是不是电信诈骗,圈他问;看到消防桶是半圆形而不是圆形的,不明所以,圈他问;甚至连家里墙壁上砖缝里爬出来了不知名的虫子,也要圈他问……这就是“@江宁公安在线”在微博上每天要面对的日常。

  和多数活跃的政务微博不同,“@江宁公安在线”并不是由一个几人小团队来运营和维护的。从2011年到现在,它的“幕后”始终只有一个人——他就是王海丁,江苏省南京市江宁公安分局网络安全大队的一名民警。

没人看的微博,做它有什么意义?

  毕业于警犬专业的“微博管理员”,决心用内容留住网友的心

  毕业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警犬专业的王海丁,没想到自己会成为公安局的“微博管理员”。

  大学毕业时,经过双向选择,他来到南京,进入江宁公安分局下辖的一个派出所当民警。干了不到一年,又被调到交警岗位,维护车管所的电子驾考系统。尔后,被调到了网络安全大队,当网络警察。

  王海丁回忆说,调他来当网警,可能是因为刚当警察时填过的一张调查表。他当时在兴趣和特长栏里写了“喜欢计算机和网络”。当网警,他以为自己是来参与网络破案的,比如网络赌球、电信诈骗和其他涉及网络的经济纠纷或刑事案件。得知自己的工作是发微博,“一开始多少有点失望。”

  “既然要做,就把它做好。”王海丁倒也不“挑食”。不过,他最初并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通过研究类似的政务微博,照猫画虎地发一些四平八稳的内容,比如“警方提示:雨天路滑”“警方提示:有不法分子利用钓鱼网跳转等方法进行网络诈骗”“警方提示:近期出现广告类恶意木马程序新变种”……

  那是2011年,微博只有评论和转发功能,不像现在可显示阅读、点赞数据。但王海丁清楚地记得,那年3月初,江苏足球训练基地发生盗窃案,“@江宁公安在线”在微博上公布了拍摄到作案嫌疑人的监控视频,请网民提供破案线索。可尽管@了从南京市到江苏省内所有能想到的媒体,求转发求扩散,还公布了办案民警的手机号,可是应者寥寥。

  这极大地刺激了王海丁。“我有点急了!做这个东西如果没有人看,那我做它意义在哪里?”他决定转变,调整表达风格,多用网语,让微博内容活泼起来。

  于是,“@江宁公安在线”开始自称“警察蜀黍”了,还尝试写段子,把“警方提示”改成三句半、顺口溜。后来网友们流行用什么,他就跟着用什么。比如每句话都以“亲”开头的“淘宝体”,每句话都以“有木有”结尾的“咆哮体”,还有类似于凡客广告的“凡客体”,再配一些卡通人物或者可爱动物的图片,逐渐形成“卖萌”的风格。

  果然,“警察蜀黍卖萌”吸引了不少年轻人。最开始关注“@江宁公安在线”的时候,叶祥雯还是南师附中江宁分校高二学生。那时她并不知道“@江宁公安在线”是一个政务微博,而是把它当成“段子手”,还推荐给其他同学,只因为内容“超搞笑”。

  但也有人质疑“@江宁公安在线”作为公安局的官微却“卖萌”,“不自重、不正经”,甚至说他“恶心”。还有人写信到公安局来告过状。好在江宁分局网络安全大队队长高为成不以为意:“互联网嘛,面对的网友多数是年轻人,你如果很严肃,人家也不愿意看,卖萌只是一个风格。”

  不过,王海丁自己意识到:“@江宁公安在线”要想真正发挥作用,只靠“卖萌”看来不行,让网友一笑而过也不行,关键要用内容把心留住。

  于是,王海丁特别注重与网友们的互动。起初,只是你来我往地与网友在微博评论区聊天。接着,他开始搞一些小活动,比如放一些破案或者逻辑推理的谜题,晚些时候公布答案。果然,有很多网友参与抢答,热烈讨论。

  发现微博网友们对警务感兴趣,王海丁又主动策划更为“核心”的内容。“@江宁公安在线”图文并茂地开讲“你所不知道的警察故事”系列,最受欢迎的就是关于不同种类警犬的介绍,这是王海丁的老本行,再加上狗狗或呆萌或英武的照片,评论转发轻轻松松就成千上万。

“织博”成“婆”的“最靠谱警察蜀黍”

  “江宁婆婆”成为很多网友口中“@江宁公安在 线”的昵称。再加上“@江宁公安在线”总是苦口婆心地讲道理,不少网友把王海丁这个1985年出生的大小伙子当成了女警

  王海丁告诉《新华每日电讯》,从搞笑卖萌,到加强互动,再到主动策划,并非“无心栽柳”,而是“蓄谋已久”:“有计划有步骤地,通过卖萌和互动吸引粉丝,然后通过核心内容留住他们,提高粉丝的黏合度。”王海丁把“@江宁公安在线”比喻成一个人:“活泼亲民,是他的外在;核心的内容,是他的骨架。”

  关注的人多了,再发各种“警方提示”就有人看了。而这时“@江宁公安在线”发出的警方提示,也不再是板着脸说教或者腆着脸卖萌。比如,暑运或春运前后,王海丁制作图文并茂的长微博,并把知名的动漫人物侦探柯南PS上去,讲解网购火车票如何防骗;他还在网络小说《盗墓笔记》大热期间,用喜羊羊和灰太狼的视角,给网友讲解真实的盗墓大案是如何侦破的。

  关于什么样的管制刀具可以带上公交地铁,大家总是搞不清,尤其是一些经常玩古装或者动漫角色扮演(cosplay)的年轻人,他们通常要配戴一些塑料或者木质的刀作为道具,不知道能不能带上公交。王海丁于是以cosplay为例,制作了一条长微博给网友们讲述如何分辨管制刀具。

  一位以擅长cosplay《七侠五义》中锦毛鼠白玉堂的年轻人,因此积极地与“@江宁公安在线”互动。眼瞅着他们在微博上一来二去,突然有网友想起来,在电视剧中,白玉堂有个干妈,叫“江宁婆婆”,便起哄管“@江宁公安在线”叫“江宁婆婆”。于是“江宁婆婆”成为很多网友口中“@江宁公安在线”的昵称。有时,大家干脆亲切地直呼为“婆婆”。再加上“@江宁公安在线”总是苦口婆心地讲道理,不少网友把王海丁这个1985年出生的大小伙子当成了女警。

  很快,一些微博大V,比如演员姚晨,都开始关注并转发“@江宁公安在线”的内容,带来了粉丝增长的“引爆点”,几乎是逐月直线上升。2011年11月初,根据新浪微博后台数据的统计,“@江宁公安在线”微博开通才大半年,其影响力在警务微博中排全国前列。

“真的像个婆婆一样亲近”

  “他把这项工作当兴趣和事业 ,而不是谋生的饭碗,从来没听他抱怨过”

  网友遇到问题,也开始主动向“婆婆”求助。起初,只是一些本地的网友。比如有人在微博上圈他,反映江宁区某条马路的红绿灯设置不合理。“婆婆”也并非随手就回,而是跑到那个红绿灯所在的路口蹲守半天,实地考察测量,看到底是哪里不合理,然后再联系相应交警部门予以回应。后来,外地的网友也开始找他求助。有时,王海丁也会联系外地警务、政务微博共同回应网友的咨询或者求助。

  遇到各种莫衷一是的传言,想搞清真伪的网友,最爱圈“婆婆”。比如,去年夏天有人上传视频,视频中江宁区万达广场有网约车和出租车司机聚众斗殴,残酷血腥。当夜,王海丁一夜未眠,把该区域两个摄像头当天监控录像看了好几遍,根本没有斗殴这回事。仔细钻研网上疯传的视频后,发现视频素材部分来自广西某地电影拍摄现场。他把这些制成长微博发出,谣言不攻自破。

  再比如,有段时间网上传说:如有人把鸡蛋扔在车前挡风玻璃上,千万不能启动雨刷功能,因为鸡蛋遇玻璃水将凝固,阻挡视线将达92.5%,在你被迫停车清理玻璃时,劫匪会趁机抢劫……王海丁就此拍了两个视频,从车外和车内司机驾驶位置两个视角拍摄,告诉大家鸡蛋遇玻璃水不会凝固,这是谣言。每逢有疯传的谣言,王海丁都会像这样实地考察或亲自试验,或与果壳网、博物杂志等科普界的大V合作辟谣。

  “我把自己当作法制科普作家。”王海丁告诉《新华每日电讯》,“我并没有什么独到的见解,但我会用人们容易接受的方式,把法治理念或复杂的法条‘翻译’给大家。就像有的科普作者,本身并不见得做出了什么科研成果,但可以把很复杂的量子物理学用很简单的方式,给人讲明白。我就是要达到这种效果。”

  不少网友把“@江宁公安在线”称为“史上最靠谱警察蜀黍”。家住江宁区的南京市民吴静蕤更是把“江宁婆婆”当作本地的骄傲。“婆婆简直是人形百科全书!他话痨、很幽默,真的像个婆婆一样亲近,没有其他众多政务类官微只发通知的那种机械感,让人觉得微博账号背后是个有血有肉的警察叔叔。平时翻看他的微博,非常长知识。有问题时,直接在他微博里搜答案,也很放心。”

“累是累,但我不烦”

  “婆婆简直是人形百科全书!没有其他众多政务类官微只发通知的那种机械感,让人觉得微博账号背后是个有血有肉的警察叔叔

  同事们可不管王海丁叫“婆婆”,而是叫他“王大”,因为王海丁去年刚升为江宁公安分局网络安全大队的副大队长。与王海丁同属网安大队的民警丁菲,“是看着‘@江宁公安在线’成长起来的。”同时,她也见证了“王大”投入在微博上的心血。“他总是特别专注,连吃饭的时候都在看手机,像个沉迷打游戏的网瘾少年。”

  丁菲告诉《新华每日电讯》,她觉得“王大”与其他同事们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他把这项工作当兴趣和事业,而不是谋生的饭碗,从来没听他抱怨过。”日均两万左右的微博评论、转发,怎么看得过来?“我永远都看不完。”王海丁对《新华每日电讯》说,有好多次,自己的手机一点开微博,就直接死机了。“只能尽量看,能看多少算多少。”

  “真的是一件我愿意、也喜欢做的事。”王海丁告诉《新华每日电讯》,为了尽可能多地看网友们的评论,自己采取“达·芬奇睡眠法”:把睡眠拆开,每天夜里只睡3个小时,白天抽空再补一两小时,一天的睡觉时间勉强凑够五六个小时。“累是累,但我不烦。”王海丁说,这份耐心,是他当年在派出所当“片儿警”练出来的。“老太太和小贩为两毛钱吵两个小时,拉我评理,我也能始终笑脸相迎。”

  现在南京市公安局推出了微信公众号“南京公安”,有着强大的服务和咨询功能:小到挪车,大到跨区迁户口,都可以通过微信用手机操作完成,还有24小时在线的“警博士”能解答交通、户籍等各方面警务问题。网友们圈“@江宁公安在线”咨询各种信息的需求,被“南京公安”的微信公众号部分分担,但王海丁并没因此松口气。

“特别关心他们是怎么失败的”

  他潜心学习新闻传播学,对媒介传播形态和规律颇有自己的心得,保证自己“知道在什么样的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他常研究同类型的政务微博,“看到别人失败的案例,我会去琢磨一下,如果是我,该怎么做”

  “微信的服务功能比微博强大,但微信的互动却是单向的。我觉得微博像是个‘会客厅’,不光要把我们的东西传播出去,还要请网友进来坐一坐、聊聊他们对我们的想法。微博比微信更加透明和公开。”王海丁告诉《新华每日电讯》,他现在主要把微博当成一个倾听网友声音和观察舆论走向的渠道。

  他不光在网上收集舆情,还走进高校请大学生提意见。他经常到高校去做一些关于安全防范知识或者网络辟谣的讲座,私下里管这叫“青春计划”。同学们挤破脑袋抢票去见网红警察“江宁婆婆”,而王海丁说他设计这个“青春计划”也有自己的“私心”:“这些大学生知识相当丰富,同时又非常关心社会热点。他们还没有步入社会,没有被社会中的不良风气污染。我觉得他们的意见,是最纯净的声音。”

  为了运营好“@江宁公安在线”,王海丁业余自学了很多东西。除了作为“人形百科全书”的科普所需,他还潜心学习新闻传播学,对媒介传播形态和规律颇有自己的心得,保证自己“知道在什么样的时候,该说什么样的话”。他常研究同类型的政务微博,“我不关心别人是怎么成功的,但是我特别关心他们是怎么失败的。看到别人失败的案例,我会去琢磨一下,如果是我,该怎么做。”

“我们不惧怕碰撞”

  什么样的人都有 、什么样的声音都有,才是真实的社会现状

  “他做的这个,真的是高危领域。一言一行全都晒在网上。他非常用心,似乎永远都在办公,人家破案加班熬夜,他发微博也加班熬夜,有时凌晨两三点还在干,我们都看在眼里。”丁菲说。王海丁向《新华每日电讯》承认自己压力很大,但他不害怕。“既然开微博,就要适应这种模式。既然追求它的公开和透明,就要接受全民监督。这种民主监督,说到底,能够促进整个社会公平和正义。”

  去年年底,王海丁获评第四届“江苏省最美警察”,也是南京唯一入选的警察,同时被记个人一等功。王海丁对此很不好意思。他对记者说,出生入死比他辛苦的战友们有的是,他只是动动手指而已。不过他的同事李涛却告诉《新华每日电讯》:“现在社会上有些人仇警。但王大的工作,让老百姓体会到我们公安是一心为民的。我们都特别服!”

  可并不是所有人都“服”。有一些人,固执地认为他的辟谣是在为公安机关和政府部门“洗地”。比如每当涉及公安机关的重大舆论事件,无论发生在北京还是山东,都有人圈“@江宁公安在线”,要他表态,甚至看笑话般地等他“反转”和“洗地”。“不发生在江宁,我看到的跟大家看到的一样多。非要我解读,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又不是神仙……”王海丁感到有些委屈。

  “如果有某地的警方明显做得不对,我扭曲事实,非说他做得对,那才叫‘洗地’。但我可以拍着胸脯保证:我到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可是有些人因为我的身份,不看我微博的具体内容,就直接判断我的立场,我觉得这是一种舆论绑架。”

  尽管如此,王海丁也从没有删过一条这样的评论,从没有关闭过一次评论功能,“因为我们不惧怕碰撞。网络不可能是一言堂,它一定是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声音都有,才是真实的社会现状。”王海丁说。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