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遍两孩”何时水到渠成
2015年02月10日 08:22:13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4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在中国,每7个人中就有1名超过60岁的老人;而每80个人中才有1名新生儿童。老人潮、婴儿荒,上世纪90年代后老龄化问题日趋严重,2014年“单独两孩”政策应势而出。

  9日召开的中国人口形势分析与展望研讨会显示,2014年我国出生人口达1687万人,创近十年来新高,但并未超预期。如何看待这一数字?怎样评估“单独两孩”人口新政的实施效果?放开“普遍两孩”还有多远?这些与亿万家庭息息相关的问题正待解答。

“单独两孩”政策一年了,申请再育数未超预期

  2014年新出生人口达1687万人,较2013年多47万,106.9万对单独夫妇申请再生育——自去年1月浙江省率先实施单独两孩以来,这一政策已逐渐在全国推开。国家卫生计生委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9日表示,这一数字基本符合预期。

  单独两孩政策的出台,无疑满足了一部分家庭想要两个孩子的愿望。对于北京、上海、浙江等一些独生子女比例很高的地区来说,部分夫妇真正有了生两孩的选择。不过,这一政策的放开并未导致超预期人口增长。

  从全国来看,生育意愿低、实际出生人数更少,成为单独两孩政策实施的普遍情况。浙江去年实际出生1.6万余人,远低于预期的8万人;河南去年受理再生育申请3万件,实际出生人数仅为1万;河北调查显示,63.15万户“单独一孩”家庭中,只有20.49万户确定生育二胎……

  “女儿2002年出生,现在读高中,我和我爱人准备再要一个。”兰州市居民陈卓说,自己1972年出生,是最早一批独生子女,之前就想要孩子但政策一直没放开。2014年3月26日开始,甘肃省可生两孩的家庭从“双独”拓展到“单独”,成为西部第一个全面施行“单独两孩政策”的省份。陈卓表示,他已经递交再生育申请。

  甘肃省卫计委基层指导处处长刘东云表示,“从先前实施‘双独’生育两孩政策的实践来看,单独两孩政策的放开并不会导致生育水平出现大反弹,申请再生育的数量不如外界预期。”

  专家分析,受单独两孩政策影响,预计2015年出生人口较2014年将增加100万左右。尽管国家有关部门认为政策效果符合预期,但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陆杰华认为,106.9万的申请数字,比实施之前200万的预期低了很多,而实际生育数将会更少。

新的出生小高峰或如期而至,难现“多胎”常态

  “井喷”式申请再生育数量未超预期,今后走向如何?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教授郑真真表示,“再生育申请”数量和真正的“再生育”数量并不是一回事。“‘单独两孩’政策落地的影响会逐步显示在出生人口正常的波动上。”

  北京市卫计委副主任钟东波表示,很多符合政策的家庭没有在当年生育,并不是不想生,可能还没有做好准备。

  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在今天的研讨会上说,在去年出生人口跳跃式上升的基础上,2015年出生人口可能再度较大幅度攀升,或将逼近1800万。他判断,单独两孩的出生可能会大量出现,新的出生小高峰将如期而至。

  不过,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认为,生育意愿从申请、展现到付诸实践,数量也会持续衰减。“育龄妇女人口基数不断萎缩,即使生育水平和生育模式不变,婴儿出生数量也会减少。即使2014年、2015年出生人口增长,‘婴儿潮’也很难出现。”

  专家们指出,随着多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变迁,人们的生育理念已发生深刻改变:“多子多福”的传统生育观念不再占据主导。即便生育政策更加放开,也很难再现过去“多胎常态”的社会情景。

  去年12月,北京市民林惊天再得一子,成了单独两孩政策的受益者。“身边很多符合条件的朋友、同事已经交了申请,”林惊天说,“但生育成本太高,老人和孩子都要照顾,左思右想很头疼。”

  “一些家庭担心政策有变,先做申请,但对是否生育还在考虑;其次想要两孩的家庭相当部分是70后,因为年龄想生育还有一定难度。”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陆杰华分析,符合二胎政策群体的生育观念相比以往已有大幅改变。

“单独两孩”是过渡,普遍两孩政策还有多远?

  关于今后的人口政策,在今天的研讨会上专家们展开热议。中国人民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宋健认为:“从双独两孩到单独两孩,再逐步过渡到普遍两孩政策,这是为了避免人口结构上的骤涨骤跌,但单独两孩政策是过渡政策无需争论。”

  专家们指出,单独两孩政策落地后,普遍两孩等生育政策的调整可以期待,但“普遍两孩”何时放开的时间表,则需要进一步观察分析,同时要做好教育、医疗各方面的社会保障准备,稳妥、有序地进行。

  不过,从人口结构和中国经济需要角度,有的专家认为应该尽快放开普遍两孩。“现在的生育水平仍在较为适度的低生育水平范围,在单独两孩政策下的生育潜力释放过程中,为了避免释放以后生育率下降,需要尽快转向普遍两孩政策。”人口专家陈卫说。

  原新也如此呼吁,宜在单独两孩政策的出生人口效力减弱的时候,适时开放普遍两孩政策,刺激人口补充出生量。

  也有专家认为放开普遍两孩政策不能一蹴而就。天津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所长张宝义认为:“随着生育妇女和婴儿数量的增多,还要综合考虑社会医疗、教育、就业等客观配备条件,避免生育政策走在基本公共服务前面。”

  陆杰华认为,当前来看部分地区两孩政策可以实现平稳过渡。“去年政策的平稳并不意味着后面就高枕无忧了。”钟东波表示,大约需要3到5年才能清楚单独两孩政策对生育状况的影响。

  河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王金营建议,“十三五”中后期可以考虑实施“普遍两孩”政策,虽然有人口堆积影响,但积极影响将会大于不调整带来的影响。

  国家卫计委表示,目前来看单独两孩政策实施以来运行平稳,由于政策实施时间较短,政策对生育水平的影响还需要持续观察和全面评估。

  (记者杨帆、胡浩、彭卓、王思北、鲁畅、张玉洁、陈晓波)

新华社北京2月9日电

去年出生人口性别比“断崖式”下降

  我国出生人口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出现趋势性下降,从每年2000多万人下降到2003年的1600万人以下,之后一直在1600万人上下波动,最低达到1584万人。2014年比2013年增加47万人,逼近2001年1702万人的高点。

  国家卫生计生委基层指导司司长杨文庄说,在我国育龄妇女总量趋于减少的情况下,出生人口不降反升,这表明单独两孩政策的效果正在显现。监测数据显示,大部分省份在政策实施后的1至2个月申请再生育人数较多,之后趋向平稳,全国在7月和8月申报单独两孩数量在15万对左右,目前稳定在每月8万至9万对。

  中国人口学会会长翟振武认为,2014年我国出生人数的“跳跃式”上升和出生人口性别比的“断崖式”下降,有多方面原因。一是有些省份单独两孩政策落地较早,部分单独夫妇生育了第二个孩子,二是双独夫妇陆续进入生育第二个孩子的年龄,此外,不排除政策外生育数量有所增加,以及部分夫妇为避免在羊年生育,赶在马年内完成生育等原因。

  翟振武分析说,如果考虑到将来生育政策的逐步调整完善,出生的高峰还将延续5至8年。

   (记者胡浩)新华社北京2月9日电

对人口红利变化趋势要科学研判

  单独两孩政策放开后,各方一直密切关注出生人口数量受政策变化产生的影响。同时,也出现了“普遍放开两孩政策”的呼声。对此,决策层应予以高度重视、科学研判。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增长的一个重要推动力就是人口红利。然而,随着支撑经济长期高速增长的人口红利日渐式微,未来招工难、养老难等社会经济问题或将凸显。因此,需要科学研判人口红利变化趋势所带来的影响,有针对性地调整经济发展规划、社会保障政策和公共服务能力等,以更好地应对新问题、新挑战,保证未来社会、经济平稳可持续发展。

  要科学研判人口红利变化趋势对经济、社会产生的影响,包括目前我国的人口结构、人口老龄化趋势和劳动力供求关系的现状及未来发展,对于社会养老会带来的压力,对经济可持续增长带来的影响等。当前,人口老龄化趋势对社区建设、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等都带来新考验。随着人口红利式微,“银发时代”如何应对,有关部门要心中有数,更应未雨绸缪,避免捉襟见肘。

  同时,要对人口政策调整所带来的一系列效应科学研判。计划生育政策是我们国家的一项基本国策,从最早的独生子女、双独两孩到如今的单独两孩,还有一些专家对普遍放开两孩的呼吁,实际上都属于有计划地管理生育的范畴。由人口政策改变所带来的影响将长期存在,甚至一个政策造成的影响需要几十年,一代人甚至几代人才能调整过来。对这样的重大决策,必须做到科学,科学,再科学。

 (记者李亚红、李志勇)新华社北京2月9日电

我国人口政策演变“编年史”

1971年

  国务院批转《关于做好计划生育工作的报告》,强调“要有计划生育”。在当年制定“四五”计划中,提出“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

1973年12月

  第一次全国计划生育汇报会提出“晚、稀、少”的政策。“晚”指男25周岁、女23周岁以后结婚,女24周岁以后生育;“稀”指生育间隔为3年以上;“少”指一对夫妇生育不超过两个孩子。

1978年

  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国家提倡和推行计划生育”。计划生育第一次以法律形式载入我国宪法。

  为完成在20世纪末把人口总量控制在12亿以内的目标,中央下发《关于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的报告》,明确提出“提倡一对夫妇生育子女数最好一个,最多两个”。

1980年9月25日

  党中央发表《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提倡“一对夫妇只生育一个孩子”。 

1982年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做好计划生育工作的指示》,提出照顾农村独女户生育二胎。

1984年

  中央批转国家计生委党组《关于计划生育工作情况的汇报》,提出“对农村继续有控制地把口子开得稍大一些,按照规定的条件,经过批准,可以生二胎;坚决制止大口子,即严禁生育超计划的二胎和多胎”,即“开小口、堵大口”。

2002年9月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明确规定,国家稳定现行生育政策,鼓励公民晚婚晚育,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符合法律、法规规定条件的,可以要求安排生育第二个子女。“双独二胎”政策由此在全国推开。

2012年末

  我国大陆15至59岁劳动年龄人口比上年末减少345万人,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劳动力人口首次下降。截至2013年,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已达2.0243亿人,比上年增加853万多人,占比接近总人口的15%,上升了0.6个百分点。

2013年11月

  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决定提出,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逐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促进人口长期均衡发展。

2013年12月

  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意见》,明确了生育政策调整的重要意义和总体思路。

  (记者王思北、胡浩)新华社北京2月9日电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