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西安银行归队 14家银行列队翘首A股IPO
2017-10-23 09:25:41 来源: 经济观察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继2016年等候许久的8家银行终于登陆A股后,2017年,银行业IPO排队再度变得拥挤。10月20日,证监会最新公布的IPO审核企业情况显示,西安银行的审核状态由“中止审查”变更为“已反馈”,重新回到排队行列。由此,目前已有哈尔滨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等14家内地银行在列A股排队企业名单。在资本考核压力日渐增加之下,这些排队银行正亟待A股IPO放行。

  除未公开融资的银行,已在H股上市的地方银行也开始迈出走向A股IPO的步伐,在众多欲实现“A+H”的地方银行中,盛京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以及青岛银行行动迅速,已在排队之列。

  14家银行排队IPO

  2016年是银行上市的“丰收之年”,这一年内,有江苏银行、贵阳银行、杭州银行和上海银行4家城商行,江阴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和吴江银行4家农商行完成A股上市。天津银行和浙商银行在香港市场上市。

  而进入2017年,也仅有2016年12月获批的张家港行,在2017年1月份完成A股上市。

  8月底,处于正常排队状态中的西安银行,突然“中止审查”。根据证监会网站披露的信息,西安银行中止审查原因为“情形四”,即“发行人主动要求中止审查或者其他导致审核工作无法正常开展的”。西安银行方面称,系签字会计师变更所致。

  10月20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最新披露的信息表明,西安银行已经重回IPO排队正常审核状态名单,目前状态为“已反馈”。“签字会计师变更”也曾让包括苏州银行、青岛银行等多家排队地方银行一度处于“中止审查”状态。而在IPO排队队伍中状态变更,“几进几出”现象也并不鲜见。

  目前,有11家银行处于正常排队审核状态,为哈尔滨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江苏紫金农村商业银行、长沙银行、西安银行、兰州银行、苏州银行、郑州银行、青岛农商行、成都银行。而徽商银行和青岛银行处于“中止审查”状态。

  今年3月31日,盛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核心成员及股权结构出现变动,决定撤回A股上市申请。目前其处于“终止审查”状态,暂与IPO无缘。

  徽商银行在3月份表示,鉴于该行须就相关法律法规及证监会要求所涉及的部分事项与部分董事、股东进一步协商,且考虑到该行审计服务机构面临更换,该行3月23日董事会通过决议,决定向证监会申请中止审查A股发行。

  重返A股

  与A股打持久战不同的是,赴港上市时间较短,因此这一路径成为许多内地银行的选择。2017年以来,九台农商行、广州农商行、中原银行相继在香港市场上市。

  以中原银行为例,2017年其正式启动赴港上市计划,到2017年7月19日在港交所挂牌,仅历时7个多月时间。

  也有在港上市银行曾意图在A股上市,但因为时间等原因转而选择港交所。如锦州银行,早在2012年3月其便出现在证监会首批上市申报企业名单中,但是在2014年6月证监会披露的文件中,锦州银行的状态是“终止审查”。

  2015年4月,锦州银行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IPO招股文件。招股书资料中提到,选择赴港IPO对锦州银行来说,是打通融资渠道和补充资本金的战略步骤,所募资金将全数用于加强资本基础,以支持业务的持续增长。

  但赴港上市潮后,内地银行又有回归A股趋势。盛京银行、徽商银行、哈尔滨银行也曾一度退出A股IPO。但在完成H股上市后又重新现身于A股IPO排队名单。

  3月10日,在港上市仅一年多的浙商银行发布公告称,拟申请首次公开发行不超过44.9亿A股股票并于上交所上市,分别占该行已发行内资股及已发行总股本的 31.70%及25.00%,每股面值人民币1元。

  内地银行在港上市频频遇冷,以最近上市的广州农商行和中原银行为例,两者香港公开发售认购不足,均引入基石投资者,且公开发行后股价险遭破发。

  一位券商投行部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香港市场与内地市场差异较大,“对于在港上市的银行内地市场认可度不高,香港市场上的银行股估值偏低。而且中小银行管理水平不高,而香港的监管非常严格,一些城商行可能并不适应。可见,能够回归A股仍是一些城商行和农商行的目标。”

  上市难题

  上述投行人士向记者表示,“城商行和农商行融资规模可能会有几十亿,监管层肯定会慎重。”另外,城商行和农商行上市也曾面临过法律难题,“新《公司法》规定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必须是2至200人,而城商行由于历史原因,多面临股东人数超标问题。不过,2010年9月《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内部职工持股的通知》出台,对中小商业银行职工持股问题作出规范,有利于解决历史问题。”

  不过,股权问题仍是部分银行上市进程中的重要干扰项。3月31日,盛京银行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核心成员及股权结构出现变动,决定撤回A股上市申请。中止审查的徽商银行也是因为股东之间的问题,徽商银行的公告称“鉴于本行需要就相关法律法规和证监会要求所涉及的部分事项与本行部分董事和股东进一步协商。”

  此外,不良率和资本充足率这两个问题也在困扰着部分城商行和农商行。

  在不良率方面,2015年末,成都银行不良率为2.35%;2012年末到2016年末,苏州银行不良率连升5年,分别为 0.85%、0.88%、1.37%、1.48%、1.49%。根据中国银监会统计,2015年城市商业银行不良率为1.4%。

  资本充足率方面,评级机构穆迪统计显示,在 2016年 1月至2017年2月募集资金的11家城商行和农商行中,有10家在2014年末至2016年上半年均出现资本水平下降。10家正在申请国内上市的银行出现资本水平下降的趋势,其2016年6月底的平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2%,而2015年底为10.7%。

  随着经济放缓,穆迪预计未来12-18个月银行业的盈利能力将继续下滑,从而影响银行的内部资本生成。这种情况将推动中小型银行继续在2017年进行融资,以维持其资本状况,同时实现资产的高增长。

  融资压力

  穆迪在3月发布研报认为,内地中小型银行的集资潮已持续近一年。在资产增长强劲和盈利能力转弱的背景下,这些集资活动将帮助银行补充资本水平,以满足更严格的监管要求,因此具有正面的信用影响。但是,如果资产增长强劲和盈利能力转弱的情况持续,其资本水平将继续受到挑战。

  穆迪的数据统计显示,2016年1月至2017年2月,13家中资银行在股票市场募集资金,集资净额总计人民币1,080亿元,较2015年大幅上涨。穆迪认为,这一趋势反映了中小型银行对资本的需求庞大且不断增长,原因是资产增长快速。

  数据显示,在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考核和强监管要求下,以及同业负债缓慢调整的趋势下,已上市城商行等资金压力显著。华创证券债券分析师吉灵浩表示,通过对39家A+H股上市商业银行2017年半年报数据分析发现,商业银行负债端调整压力较大,存款争夺更加激烈,中小银行迫于融资压力和资产续作压力同业负债占比并未出现明显回落;资产端在金融去杠杆政策指引下出现“脱虚向实”的迹象,贷款占比上升,同业投资回落。未来商业银行负债端调整压力依然存在,且融资成本短期内维持高位,城商行整体压力更为明显。

+1
【纠错】 责任编辑: 高方圆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大熊猫享受秋日时光
大熊猫享受秋日时光
美丽中国丨红叶“醉”金秋
美丽中国丨红叶“醉”金秋
一周看天下
一周看天下
黄山云海瀑布醉游人
黄山云海瀑布醉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