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刘士余:天使和魔鬼只差一步
2017-02-27 08:26:52 来源: 新京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2月26日,在上任一周年之际,证监会主席刘士余在发布会上,对其过去一年的工作进行了自我评价,在刘士余的眼中,其过去一年的工作主要概括为“稳、严、进”。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刘士余以“敢言”的形象给资本市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痛批“野蛮人”、亮剑“资本大鳄”。

  昨日发布会上,刘士余更是妙语连珠,以“珍珠项链”比喻上市公司的质量和数量,用“天使和魔鬼只一步之差”形容资本市场的诱惑等。并表现了不同于过去的监管思路,要减少暂停IPO,因为“从长远看,暂停效果并不好”。

  过去一年工作稳、严、进

  刘士余认为,2016年,在维护股市稳定方面,其“做到了”,其认为政策预期稳、市场运行稳。

  在从严监管方面,刘士余表示,证监会在IPO审核、监管执行、证监会的自身管理方面趋严。

  在“进”方面,刘士余称,证监会减持问题导向的改革方法,在新三板分层、上市公司重大重组和再融资等方面,进行了改革。

  刘士余还回应了此前备受争议的贫困县企业的IPO问题,刘士余称,对贫困县企业的IPO在坚持标准不变的前提下提高效率。

  刘士余强调上市公司要重视党的建设

  “凡是搞坏了的公司,往往不注重党的建设。”刘士余在答记者问时表示,从上市公司情况来看,不管是国有控股的,还是民营控股或是混合所有制的公司,只要重视公司中党的建设,注重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就能在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刘士余认为,对上市公司要求应该是更高的,“上市公司应该是好公司的代表,对股东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对国家的政治责任集于一身。”

  此外,刘士余指出,《公司法》第19条,对公司中党的组织、党的活动是有明确规定的。该条规定,在公司中,根据中国共产党章程的规定,设立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开展党的活动。公司应当为党组织的活动提供必要条件。

  刘士余认为,国家控股的上市公司中,发挥党委的核心作用和加强公司治理是协调顺畅的。

  ■ 案例

  严监管下 鲜言操纵股价遭顶格处罚

  2月24日的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张晓军介绍,证监会决定拟对鲜言操纵多伦股份(匹凸匹)股价行为罚没34.7亿元。

  证监会称,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鲜言利用信息优势、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交易,以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证券账户之间交易、虚假申报等手段,操纵“多伦股份”挂单,证监会拟对该违法行为处以没一罚五的顶格处罚,由于鲜言还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数案并罚,对其个人拟作出行政处罚,罚没款金额达34.7亿元。

  之前,因为在匹凸匹公司涉嫌信息多项披露违规事项,鲜言还被证监会拟罚款270万元,并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1【忽悠式重组】

  即将查处“忽悠式”重组的大案

  关于股市再融资,是刘士余担任证监会主席以来监管的重点之一。

  在2月26日的发布会上,刘士余再一次强调对“忽悠式”重组的监管,并透露前期的案件调查已经接近尾声,刘士余称过段时间大家还会看到查处“忽悠式”重组的大案。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主要指的是一些假重组项目,上市公司和机构勾结,放出一些假消息,吸引散户资金进入,进而炒高股价。

  上海证券分析师付少琪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一些壳资源炒作、题材炒作会产生影响,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有望得到遏制。中长期来看,这是对二级市场的利好,当然短期对目前的一些壳资源可能会产生一点波动,需要投资者注意。

  2【资本市场的诱惑】

  “天使和魔鬼只有一步之差”

  资本市场建立的初衷,是为优质的企业提供融资平台,帮助企业做大做强,同时普通股民可以分享企业成长的红利。不过现实情况中,却存在“庄家”利用信息、资金优势对中小股民巧取豪夺。

  在“特力A”、“得利斯”股价操纵案中,中鑫富盈、吴峻东就分别控制多个证券账户,通过连续交易、自买自卖等方式操纵“特力A”、“得利斯”股票,使得特力A在一个多月时间里从18.51元/股最高攀至87.1元/股,得利斯在7月14日至8月19日期间,也收获7个涨停。

  虽然短期获取了巨额收益,但他们没有逃过监管的制裁。案发后,中鑫富盈、吴峻东被证监会罚没共计11亿元,刷新证监会最高行政处罚罚没金额纪录。

  昨日发布会上,刘士余称,有人在资本市场巧取豪夺。并指出资本市场的诱惑巨大,“天使和魔鬼只有一步之差”。

  3【穿珍珠项链】

  上市公司数量还要增加

  昨日发布会上,谈如何协调“稳定”与“改革”的关系,刘士余拿珍珠项链作比,珍珠(上市公司)、锁头(监管)、线(改革)等要素一个都不能少,“我认为改革、稳定、发展必须是全方位的协调,要有好的珍珠,那就是高质量的上市公司,珍珠数量要够,那就是上市公司的数量还要增加。”

  付少琪认为,未来战略上会增加IPO的数量,但还是会兼顾IPO的节奏,不会带来对二级市场的明显的负面影响。

  上海证券研究员陈建宓认为,尽管IPO审查速度全面提升,但审查标准并未放宽。去年12月、今年1月两个月内未通过审查、取消审查、暂缓表决的企业数量16家,这个数字几乎赶上2016年前11月21家总和。去年全年IPO审查通过率是92.2%,去年12月是88.9%,今年1月是81.7%。

  4【新三板改革】

  重点在于市场分层

  据股转系统资料显示,去年新三板挂牌企业数量达到10163家,正式破万。

  刘士余称,去年,证监会完善了资本市场一系列基础性的制度,包括新三板分层。未来,新三板还将发挥更大的作用,在资本市场参与者达成共识的一些关键性制度上,必须迈出关键步伐。

  关于新三板的市场分层,昨日,新京报记者从北京接近股转方面人士口中获悉更多细节:依据方案,大概率会单独降低精选层交易门槛,以促进精选层交投,打造接近A股的高质量、更活跃的交易市场。

  据了解,此番在创新层基础上推出的“精选层”,也可能因为引入竞价交易等制度,称为“竞价层”。但不论最后具体名字叫什么,接近股转知情人士和券商投行人士的意见均认为,监管层确实在研究推出。

  5【野蛮人是谁】

  如果我告诉你了下一步怎么干活

  “至于你问我‘野蛮人’是谁、‘妖精’是谁、‘害人精’是谁、‘资本大鳄’是谁,如果我都告诉你了,你说我下一步还怎么干活?”昨日发布会上刘士余依旧没有点名谁是其口中的“害人精”。

  但他反复强调证监会的“监管职能”,“证监会的首要任务是监管,如果说还有第二任务,也是监管,第三任务还是监管。”

  “这些人的行为往往是披着合法的外衣,打着制度的擦边球,在资本市场上巧取豪夺,侵蚀着广大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证监会的职能是监管,能坐视不管吗?”刘士余反问,因此他不惜在某些场合“掉几根羽毛”。

  刘士余还表示,在监管方面,证监会与保监会无缝连接,精诚合作。

  6【贫困县IPO】

  坚持标准不变提高了效率

  证监会在去年9月9日明确贫困地区企业申请首发上市实行“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刘士余昨日称,对贫困县企业的IPO在坚持标准不变的前提下,提高了效率。

  据证监会的有关数据,已经有80多家证券机构与130多个国家级贫困县结对帮扶。据新京报记者去年的不完全统计,2015年,来自贫困地区的企业得到的政府补助占净利润的比例,超过三成。

  付少琪认为“监管层是给IPO提供了绿色通道,也就是说即报即审,审过即发”,付少琪告诉新京报记者,“但是目前看来要求也比较苛刻,它可能要求企业经营和注册地在同一个县,还要求在贫困县经营过3年,纳税超过2000万。在这样的一个标准下,说明企业的资质还是可以的。”

+1
【纠错】 责任编辑: 晏珊
新闻评论
    北京站派出所全年抓在逃嫌犯379人 一铁警抓252人
    北京站派出所全年抓在逃嫌犯379人 一铁警抓252人
    老人20年制上万根“爱心拐棍” 免费供路人取用
    老人20年制上万根“爱心拐棍” 免费供路人取用
    伊拉克政府军收复摩苏尔西部城区首个街区
    伊拉克政府军收复摩苏尔西部城区首个街区
    巴西累西腓狂欢节
    巴西累西腓狂欢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