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人民日报:保险业的“坏孩子”能管住吗?
2017-02-20 08:43:13 来源: 人民日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制图:蔡华伟

  保险资金运用,还有哪些风险点?

  有些保险机构将资金投向一些多层嵌套的资产管理产品,增加了杠杆,减少了透明度;还有些公司盲目跨境跨领域大额投资和并购,或将保险资金集中投向股票、不动产以及非公开市场的高风险另类资产

  保险资金,本质上是对投保人的负债。其运营整体上要秉持安全稳健的原则,但也要满足近年来保险消费者对保障和分红不断高企的需求。

  在资本市场中,机会伴随风险才是常态。业内人士指出,如果从行业自身找原因,当前保险资金运营面临的几类风险,大多源自没能正确处理稳与进的关系:

  ——“稳”但不能懈怠,否则利差损风险阴影挥之不去。近年来,行业保费收入一直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加上寿险费率放开,各公司争相拿出含金量高的产品吸引客户。然而,大笔钱到手后,保险公司又面临资产配置压力。在经济下行周期,投资收益很难持续飘红。2016年保险资金投资收益5.66%,相比上年同期已下滑。历史经验表明,低利率环境下,如果资金运用渠道过于狭窄,对机构管得太死,投资过于保守甚至懈怠,会酝酿巨大利差损风险。说白了,就是保险投资收益无法覆盖产品预定利率,保险经营的稳定性会受到影响。

  ——“进”但不能急躁,这会导致短期流动性风险。人们体验最直观的,是过去两年一些中小寿险公司销售的万能险期限短、收益高,并且业务非常集中,有的保险公司短期万能险保费占比达90%以上。保险公司拿着这些保费去进行期限较长的投资,“短钱长配”。“想‘弯道超车’,但最后很可能一败涂地,保单到期而资金却抽不回来或变现损失,引发给付困难、资金断链等流动性风险。”中国保监会资金监管部主任任春生说。

  “进”也不可任性,非理性投资不仅危及自身,还会风险外溢,影响金融市场和资本市场稳定。比如,去年恒大人寿进进出出梅雁吉祥,造成后者短期内股价剧烈波动,恒大赚得钵满盆满跑掉,剩下散户“一地鸡毛”。再如,前海人寿举牌南玻A,被视为非友好投资,与被投资公司管理层发生冲突,引发高层集体出走。

  数据显示,2015年7月开始,相继有近10家险企参与举牌近50家上市公司。长江养老首席经济学家俞平康认为,一旦权益资产风险爆发、股市长期低迷或监管政策变化,保险投资收益率可能无法覆盖负债成本,甚至可能引发集中退保,影响投保人利益与资本市场稳定。

  “此外,有些保险机构将资金投向一些多层嵌套的资产管理产品,增加了杠杆,减少了透明度,掩盖了风险真实状况;还有些公司盲目跨境跨领域大额投资和并购,或将保险资金集中投向股票、不动产以及非公开市场的高风险另类资产,甚至孤注一掷、铤而走险。这些问题虽然不具有普遍性,但容易形成‘破窗效应’,在行业内形成不好的示范。”任春生说。

  “监管风暴”升级,险资能否回归“姓保”?

  保险公司治理结构不完善,是造就“野蛮人”的基因。下一步将加强对保险公司股权结构和真实股东的穿透式监管,禁止那些动机不纯的投资者混进保险业,“挂羊头卖狗肉”

  怎么管好保险业的这些“坏孩子”?

  要从根子上抓,向治理结构不完善开刀。

  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指出,保险公司治理结构不完善,是造就“野蛮人”的基因。“比如有些保险公司,受大股东意志主导,与非保险股东作为一致行动人举牌上市公司,把钱投向和主业毫不相干的领域。还有些保险公司通过交叉持股、层层嵌套,掩盖真实股权结构,滋生内部人控制和大量关联交易。他们从一开始就把保险公司定位为融资平台,没打算好好做保险!”陈文辉直言。

  陈文辉告诉记者,下一步的监管措施包括降低单一股东持股比例,加强对保险公司股权结构和真实股东的穿透式监管等。“不许那些动机不纯的投资者混进保险业,‘挂羊头卖狗肉’。接下来还会建立保险企业与产业资本隔离机制,严防用保险资金自我注资、自我投资、循环使用。”

  要从产品端管好资金来源。

  高得离谱的分红承诺,必然引发高风险投资表现。针对万能险“不姓保”的问题,2016年以来保监会逐步提高其保额与保费的最低比例要求,叫停一年期产品,调低中短期万能险业务占比上限。从今年4月起实施的新规,将使我国万能险的保障水平成为全球最高。

  同时,监管部门从2016年起持续肃整万能险销售。对整改不到位的前海、恒大等下发监管函或暂停新业务。

  要从投资端管好资金用途。

  为了遏制险资在股市的激进投资势头,日前保监会已经明确禁止保险机构与非保险一致行动人共同收购上市公司,重大股票投资行为须向保监会备案;将权益类资产占保险公司总资产比例从40%下调至30%,将单一股票投资占保险公司总资产比例从10%下调至5%,把去年“救市”时放宽的投资比例再收回来。

  数据显示,2016年前三季度,万能险中短存续期业务占总保费收入比重同比减少9个百分点,保费收入三季度比二季度环比下降17%,结算利率比上半年下降约0.5个百分点。经过一年多整治,万能险业务总体上经营较为规范,资产负债匹配基本得当。

  投资方面,截至2016年10月末,保险资金投资股票1.2万亿元,蓝筹股占60%以上,其中分散投资和财务投资占80%以上;行业平均偿付能力充足率远高于100%,风险整体可控。

  俞平康认为,一系列强化监管措施将促使保险机构回归保障风险的本质。短期内,部分资产驱动型的保险公司面临资产规模下降,安邦、前海和生命人寿等公司保费增速规模都出现了明显下滑。但长期看,新规有利于行业结构改善和长远发展。

  多重因素共振,监管如何不留空白?

  金融产品由简变繁,可能通过银行、券商、保险等资管产品层层包装,跨领域、跨产品传递风险。有些难题须靠监管部门携手破解

  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表示,当前多重因素共振,防控保险资金运用风险的难度加大。

  “‘多重因素共振’主要是指保险资金运用风险与经济金融风险交织,风险叠加,日益复杂。”俞平康认为,在低利率环境中,投资收益率不断下行,负债成本却居高不下,容易诱使投资机构采取较为冒进的投资行为。

  “当前金融产品由简变繁,可能通过银行、券商、保险等资管产品层层包装,跨领域、跨产品传递风险。同时交易环节由少变多,大量非标准化的金融产品在场外交易,缺乏透明度,增加风险管控的难度。加之投资链条延长,风险隐蔽性增加,一些跨领域的投资行为,从局部看是合规的、风险可控的;但从整体看,风险随杠杆累积,跨行业叠加,应对难度加大。”俞平康说。

  “有些难题必须靠各部门携手破解。”陈文辉举例说,在金融创新大背景下,资金通过各类通道业务、变形创新,增加了市场准入和入股资金审查难度。“像股权代持、表决权转让、一致行动约定,大多是私下签订,监管手段无法查明,只有通过诉讼等司法手段才能获得线索证据。对保险机构虚假增资问题,保监会查起来很困难、很头疼,而央行反洗钱系统一目了然。”

  任春生表示,为切实防范风险跨行业传递,防止交叉金融风险蔓延到保险资金运用领域,保监会正加快推进保险资产登记交易平台建设,针对保险资金投资的金融产品开展注册登记,提升投资运作的透明度。

  专家指出,银证保三家监管部门应建立和完善协调机制,加强信息共享,及时针对苗头性、倾向性问题做出反应和处理。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寻找制度短板或规则失灵之处,及时弥补制度漏洞,防止监管套利。

  “跨市场投资的监管细则应更具操作性。”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教授郝演苏说,比如,对保险机构成为战略投资者,监管层应进一步规范参股企业的性质。“规定保险机构参股的公司要与其经营业务存在一定关联,或者某些行业禁入,防范大规模的资本跨界,也让保险投资事前‘心里有谱’。”(记者 曲哲涵)

+1
【纠错】 责任编辑: 石海平
新闻评论
    哥哥被捕 三星“长公主”要接盘?
    哥哥被捕 三星“长公主”要接盘?
    美国公园现“火瀑布”奇景
    美国公园现“火瀑布”奇景
    西班牙驸马挪用公款获刑6年 公主被控从犯脱罪
    西班牙驸马挪用公款获刑6年 公主被控从犯脱罪
    NBA:多名NBA球星助阵新秀赛
    NBA:多名NBA球星助阵新秀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