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监管层念响再融资“紧箍咒”

2017年02月07日 08:54:51 来源: 经济参考报

  规模动辄数百亿的上市公司再融资,因乱象不止已成为A股市场的“心腹之患”。统计数据显示,在过去的十年中,上市公司再融资规模高达6.5万亿元之巨,远远超出IPO融资规模。《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种种迹象显示,监管部门正在加大对以定增为主的上市公司再融资的监管力度,从而抑制上市公司频繁融资、无序融资。

  收紧 再融资审核监管明显加强

  监管部门对于以定增为主的再融资审核监管正在明显加强。“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定增的批文是比较好拿的,只要规模不是特别大,基本上过会一个月左右就能拿到批文。但是去年年底以来,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周期变长了,不确定性也随之增加。”北京一家券商的投行部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

  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11月、12月收到批文的公司,其定增方案从审核通过到获得批文,平均耗时达130天。而在2016年前三季度,上述指标分别为42天、106天、91天,平均耗时约81天。

  来自证监会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月19日,处于审核之中的上市公司再融资申请共计365例,其中非公开发行股票就达到341例。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一些募集资金规模较大的定增再融资进展明显较为缓慢。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规模前三大的定增分别为万科A435.45亿元定增案(已停止实施)、万达院线372.04亿元的定增案(尚处于董事会预案阶段)和华资实业316.80亿元的定增案。在华资实业定增一案中,其定增方案在2016年7月22日已通过发审委的审核。但迄今为止,公司仍未披露是否收到证监会批文。为此,公司于2016年11月30日召开股东大会,将定增方案股东大会决议有效期延长12个月至2017年12月16日。

  来自证监会的信息显示,今年1月16日至1月20日,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共发出12家再融资申请的反馈意见。上述意见显示,监管部门对于企业再融资募集资金的必要性、募集资金的具体投向以及母子基金的规模是否合理等保持了高度关注。

  譬如,在兴民智通的21.65亿元再融资方案中,反馈意见要求其补充说明并披露此次各募投项目具体投资数额安排明细,投资数额的测算依据和测算过程,各项投资构成是否属于资本性支出,募投项目投资进度安排情况,并结合相关行业主要公司的收入及盈利情况说明本次募投各项目收益情况的具体测算过程、测算依据及合理性。

  频现 上市公司再融资乱象不止

  统计数据显示,相较于IPO的发行融资规模,上市公司以定增为主的再融资规模近年来节节攀升。

  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按照网上发行日期计算,A股市场共计进行了248宗IPO,募资总金额仅为1633.56亿元。而再融资方面,按照发行日期计算,2016年A股市场共实施增发737起,均为定向增发,计划募集资金15813.46亿元,实际募集资金15245.30亿元。同时,实施配股10起,实际募集资金172.58亿元。A股市场整体融资规模达到17051.44亿元,超出同期IPO融资规模十倍以上。

  统计数据还显示,2007年至2016年的十年中,A股市场的股权融资总规模为8.36万亿元,其中IPO融资总规模为20033亿元,相比之下,增发融资则达到3386家,合计募集资金高达61711亿元,配股则为3414亿元。也就是说,在过去的十年中,上市公司再融资规模高达6.5万亿元之巨,远远超出IPO融资规模。从历年情况来看,仅2007年和2010年的IPO融资规模略大于增发融资。

  与此同时,上市公司再融资乱象不止。一方面,募集资金使用效率堪忧。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共有767家上市公司购买了包括银行理财、结构性存款等各类存款、证券公司理财产品、私募、信托、基金专户以及逆回购等理财产品,总金额达7268.76亿元,两项数据分别同比增长23%、39%。其中,银行理财产品认购金额达5526.24亿元,占比72%。7628.76亿元理财产品认购额中,资金来源于募集闲置资金、自有资金的比例分别达58%和42%。另一方面,一些ST类公司也大量增发融资。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A股共计有12家ST类企业实施了增发融资,募集资金共计1136.95亿元,其中有多家ST类企业的定增融资规模超过了百亿元。

  今年1月20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上市公司再融资目前存在一些问题,突出表现在部分上市公司过度融资,融资结构不合理,募集资金使用随意性大、效益不高等。下一步,证监会将采取措施限制上市公司频繁融资或单次融资金额过大,健全上市公司募集资金使用现场检查制度,督促保荐机构对在审上市公司再融资项目进行复核。同时,有必要对现行再融资制度实施情况和效果进行评估,予以优化调整。总体考虑是严格再融资审核标准和条件,解决非公开发行与其他融资方式失衡的结构性问题,发展可转债和优先股品种,抑制上市公司过度融资行为。

  完善 业内建议设置增发红线

  从增发融资的规模来看,2012年至2013年,这一规模始终为3500亿元左右,2014年,增发融资达到6734亿元,2015年至2016年更是跨过了万亿大关。业内人士认为,上市公司以定增为主的再融资规模的迅速扩张,主要与这一段时期IPO低价发行有关。

  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实施的737起定向增发所涉及的618家上市公司中,上市时间在2015年以后的就有45起,这意味着在IPO上市仅仅一年时间之后,这些公司就开始在一级市场实施了定增融资。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认为,在现有的新股发行体制下,发行人为了获得股份募资最大化,一般采取的应对之策就是IPO尽量少发股票,等上市后再高价增发大量股票。另一方面,由于排队时间较长,一些企业弯道超车进而出现了大量壳公司增发、反向收购买壳者资产的炒壳现象。WIND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以来,A股共计发生重大重组事件657起,交易总价值高达2.25万亿元。

  董登新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一些不务正业的上市公司,无心主业和研发,却热衷于连年增发股份,不断购买他人的资产和利润,玩报表数字游戏,制造业绩“高成长”,进而刺激股价“高成长”,配合大股东和机构减持。其实质就是股权倒腾转手、谋取差价暴利。更糟糕的是,有些上市公司并不差钱,他们却赶时髦、玩增发,拿募资的钱炒股,或搞委托理财。

  他认为,为了让股市资金流向优秀企业,并让股市发挥优化资源配置功能,应当设置系列增发红线或负面清单:凡是近三年出现亏损的公司,不允许增发;凡是近三年没有现金分红的公司,不允许增发;凡是近三年出现信息造假或行政违规的不诚信公司,不允许增发。(记者 吴黎华)

【纠错】 [责任编辑: 石海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