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见微知著,踏浪前行

2016年12月13日 11:20:26 来源: 新华金融

    特朗普和美国经济能否复苏,是2017年的最大变量美国经济目前是可能带动全球复苏的唯一变量,而美国经济能否复苏,主要看基建。2017年宏观经济判断的纠结点主要源自特朗普经济政策的实施,尤其是通过基建拉动美国经济增长是否能落实。美国金融市场的反应证明市场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认可和预期新政将利好经济,我们的研究也认为特朗普新政并非不可为。所以我们视美国是否能经济复苏为2017年宏观经济的最大变量。

    2017年,供给侧改革仍是中国经济主线解决中国当前经济的核心问题,是改革带来的潜在增长率提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给科技进步带来了良好的催化剂,但是根本上还是要增加资本、劳动力、土地流动性以带来边际上的供给。2017年中国经济的主线仍然会围绕着供给侧改革。今年以钢铁、煤炭去产能为核心的供给侧改革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想寻求淘汰落后产能与维持价格平稳的平衡确是一件难事,价格向上的趋势似乎难以逆转。

    通胀预期再起、资本流出压力大美国经济复苏会带来全球经济的复苏,这其中也包括中国。但首先,美国的这一复苏过程也很可能是缓慢的,其次,中国需要经历中美经济复苏的不同步,而这一不同步的压力首先会反映在汇率端,资本流出压力较大。美国经济复苏的预期可能会逐步带动大宗从反弹到反转,加上国内长期投放的流动性存量巨大,外汇管制加强会使得流动性反映在实物价格或资产价格上,通胀预期再起。

    货币政策守中性,准财政继续发力经济增长、物价、国际收支不确定性加强,使央行的稳健货币政策仍然体现在灵活适度。从当前角度看,会持续中性一段时间,然后随着最终目标的突变而打破平衡。财政政策明年收支矛盾仍大,供给侧改革需降税降费,为了维持财政支出增速,提高赤字率的可能性进一步加大,准财政还需进一步发力,PPP有持续逻辑。

    大类资产配置观点:适度提高风险偏好,踩准资产轮动股票相对中性偏乐观,地产调控消除了最大的系统性风险隐患,同时资金边际上会流入一部分股市,PPI回升和工业企业利润恢复,一定程度上从价格和利润引导股市的预期上行。债券明年将是震荡之年。一方面银行风险偏好低的资金继续进入债市,另一方面通胀预期、央行严控短端资金降低非银期限错配、美国经济复苏预期带来的美债长端利率上升等因素都不利于债市,债牛逻辑已难维持。大宗商品在供给侧收缩+需求侧托底之下有持续上涨逻辑。黄金在美元升值周期未结束前没有中期行情,围绕法国大选等不确定性会有短期行情。

【纠错】 [责任编辑: 晏珊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