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欢迎访问新华网  
 
 


广告价值分析
政府企业建站
多媒体网络直播
分类信息发布
会议听打速录


 
网友:新华网改变了我的命运

    2003年8月我刚上网的时候没有选择所谓的门户网站,而是敲入“新华社”三个字,找到了新华网。我对新华的兴趣始于初中以来坚持看《参考消息》,20年没间断过。不久在论坛注册了,因为是第一次在论坛注册,提示什么填什么,结果注册了一个真名,当时并不知道注册成功。我万万没有料到的是新华网竟然改变了和改变着我的命运。

    在论坛,我的灌水天赋被充分的发挥,同时培养了我活泼辛辣的文风。可以说我在论坛是如鱼得水,起初对论坛本身感兴趣,写了论坛研究系列文章,转载率都很高。而灌水的登峰造极之作是《全国论坛斑2004年统一考试试题》,几乎传遍大小所以论坛,长期保持搜索过万,有人把它改成2005年试题了。我以幽默搞笑的形式命题解答,让不少人开心一笑。《BBS儒骂大法》、《江湖中的潜规则》、《读牛棚杂忆有感》和对奥运的另类点评等即兴之作则是被平面媒体转载较多的。而这一切都首发于论坛,经频道编辑加工后放在了首页后得以传播。

    新华网最大的吸引力在于能直接和间接的参政,这点是其他网站和论坛不能匹敌的。2003年12月23日,新华网邀请到外长李肇星做客,回答新华网友提问,那次的印象记忆犹新,不仅仅是回答过我的提问,而是李外长幽默慧智的解答和他首次触网让人难以忘怀。也是这年底,我首次在新华网提出“关注中部凹陷”问题,被很多网站转载,我也不停的顶出这个问题,希望2004年3月“两会”中有中部的代表委员能关注这个问题,出乎意料的是,这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了中部崛起,可当年的重点似乎是振兴东北。而后传出很多新华网网友的建议和意见被采纳,这层窗户纸在今年3月温总理自己捅破,让新华网网友很是感动和激动了一阵子。这也是新华网最大的一单免费广告,随之而来的是在线人数翻了一番,投诉诉苦的帖子和在线的官员猛增,发展论坛有段时间很是无趣。

    我当记者的“潜力”是被网友发现的。我老家的俗话说:人过三十不学艺。可我三十多岁了却刚刚起步。今年3月,我在线收看了李肇星外长答记者问,一边看一边评论,记得英文还在翻译的时候,我的评论帖子的“发送”键已经按出,主持人在宣布记者招待会结束之前,我的评论帖子已经出现在新华网的论坛,继而出现在各种媒体和评论之中。我当时收到新华社的“正轨军”记者的短信:“你比任何记者都牛。”另一建议是:“你何不出来干记者?”我为什么不出去?我有我的顾虑,年龄“老”了点是个问题,我的第一学历不高也是硬伤,再说我在当地金融部门收入稳定而轻闲。近两年的论坛培养了我的快速反应能力和较好的文字功底是我难得的财富,在行业内外堆砌的稿件是我走出去的基础。于是乎,我“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出去”。

    2005年3月,我只身北飘,起初在一家杂志社任记者,4个月后来到《财经时报》。《财经时报》是一家市场化的周报,尽管我是我们“金融资本组”最老的记者,但很快发现,9名记者,有8个是我的老师。记者的稿子的好坏由市场和读者决定,我在这个团队学到了我从未接触过的领域的崭新知识,也学到了采访技巧。巧的是《财经时报》对写作的风格要求与海外大的通讯社、大报接轨,这对我还不算难,我能马上“转轨”,为什么?因为我看了20年的新华社主办的《参考消息》。当上记者后,我是每天看新华的“财经证券”频道捡新闻;也到“读书频道”“陶冶”一下难以提高的“情操”;到“合作专区”看看同行的高论,又巧的是这个编辑竟然是论坛的斑竹青橄榄;而我的一个同行非常喜欢“国际频道”(他是国际部编辑);也许不同的行业和不同的爱好在新华都能找到自己所需。

    我到北京后常常想,如果我没上新华网或者不是积极参与新华网的活动,我或许会在家乡的县城继续我悠闲的生活;而不是如现在,每日想着选题,“刨”新闻,在资源不丰富的情况下剖析新闻。然而,我并不后悔,这给我了一个挑战自我的机会,让我发挥了最大的潜能,我的每一天都是新的,我过着累而充实的生活。这一切都源于新华网。

    新华网改变了和仍在改变着我的命运,我也曾经和将继续为新华网多些欢笑、多些精品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

    当上新华网成为一种习惯,一切将会被她改变。 (作者:贺江兵)

  关闭窗口

Copyright © 2000-2003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通讯社网络中心
版权所有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