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我军首支坦克大队成立背后的故事

2017年08月27日 11:05:20 来源: 解放军报

    在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档案馆,珍藏有这样一件档案,那是1945年11月15日,我沈阳保安队司令部参谋长伍修权签发的霍舒亭等赴四平领取坦克的通行证明。通过查考相关档案文献和当事人的回忆录,我们了解到,这件档案和相关历史资料所见证的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高克、霍舒亭等奉命搜集日军遗弃坦克的艰难工作。当时,高克、霍舒亭在东北人民自治军总部工作。1945年12月1日,我军第一支坦克大队——东北坦克大队建立后,两人均为第一任副大队长。

    人民坦克兵是在中共中央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关怀培育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逐步发展壮大起来的。她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诞生,在激烈的战斗中成长。一大批革命前辈,历经艰苦创业和英勇奋战,为创建人民坦克兵呕心沥血、忠诚奉献,立下了卓越功勋。

    抗日战争结束后的沈阳,满目疮痍、局势混乱,高大的烟囱吐不出一缕青烟,一些身份不明的日本人,化装成了中国人,国民党的特务组织也异常猖獗。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我军进入东北的部队,尽一切可能把日军遗弃的坦克和器材搜集起来,着手建立坦克部队。

    1945年11月中旬,高克在侦察时发现,沈阳原日军坦克装配修理厂有几辆日式坦克,向吕正操副司令员汇报后,吕副司令员郑重把这项任务交给高克,并指示一定要把坦克搞回来。高克奉命带领几名同志去执行收缴坦克的任务。由于工厂情况复杂,高克带上了压满子弹的驳壳枪和小手枪,还在左臂上戴了一个写着“保安大队长”的红袖章。进入工厂,看到一些敌伪人员正在拆卸坦克,高克抑制不住内心的焦急,大喊一声:“不准拆、快安上,加油加水马上开走”。这一声怒吼,吓住了正在破坏车辆的敌伪人员,他们互相交换着眼色,还有的举起了枪。其中一个问:“你是干什么的?”“司令部的!”“哪个司令部的?”“瞧,就是这个!”高克挺直腰杆,掏出手枪,指着左臂的袖章,敌人慢慢放下了枪。凭着智慧和勇气,高克带领同志们吓退了准备开枪的敌伪人员,成功将两辆坦克开出了工厂。坦克开出工厂400米后,敌伪的枪弹才从后面“当当”地打在装甲板上……

    此时,东北的形势发生了变化,国民党军在美国的支援下攻占了山海关、锦州等地,人民自治军总部主动撤离沈阳,并命令坦克向通化地区转移。两辆坦克在转移的路上发生故障,只得就地修理,其中1辆被敌伪人员破坏,已无法修复。3天后,延安炮兵学校派遣1个警卫排前来接应,将修复的那辆坦克安全转移到了沈阳郊区炮兵学校驻地马家湾子。

    另外一路,11月15日清早,霍舒亭等人携带司令部签发的一份通行证,挤上了一列火车,奉命前往四平领取坦克。到达目的地,大家才发现,这些坦克有的陷在泥里、有的倒在水沟里,整整6辆,都被冻得结结实实,另外还有满满一仓库日寇没有来得及破坏的坦克器材及油料。领取坦克的工作得到了辽北省政府和保安司令部首长的大力支持,帮助霍舒亭一行人安排了卡车、通信员,动员了约30个民工,借来了铁锹等工具,联系了火车。在摄氏零下20多度的大寒天,大家夜以继日地挖了起来。冻土太硬,一镐下去只能啃点地皮,镐头震得跳起来,虎口裂开一道道的血痕,抡几下就浑身大汗,一歇下来,寒风一吹,汗水结成了冰,浑身冰凉。夜里点燃篝火,大家轮班挖、轮班休息。就这样,经过两天两夜的奋战,终于挖出了4辆坦克,由于另外两辆陷得太深、冻得太死,再加上时间紧迫,最终只得忍痛放弃。

    由于形势的变化,根据上级指示,霍舒亭等人随同辽北省政府和保三旅,押着修好的4辆坦克、1辆汽车和满满7车厢的坦克器材油料进行了转移。此时辽源地区形势混乱,为了保护坦克和器材油料,稳定住局势,打击敌伪残余势力的气焰,4辆坦克搭载着全副武装的步兵战士,轰隆隆地开上了大街。马达春雷般的吼叫,震动着街巷,惊破了敌胆,安定了群众。经过一路上与敌伪残余势力的巧妙周旋,他们终于带着坦克和器材油料于12月中旬来到通化,与东北坦克大队胜利会合,为东北坦克大队的发展壮大奠定了一定的物质基础。

    这一时期,我军的第一支坦克大队——东北坦克大队于12月1日正式成立,隶属炮兵学校建制领导,全队约30人。朱瑞校长宣布任命孙三为大队长,毛鹏云为政治委员,高克、霍舒亭、刘大祥为副大队长。据高克回忆,他搜集的那辆已修复的坦克后来参加过绥芬河剿匪、三下江南、攻打锦州、解放天津等多次战斗,上级授予它一个光荣的称号——功臣号。1949年10月1日举行开国大典时,它光荣地接受了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现存放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王冉 胡晓鹏 张香彬)

【纠错】 [责任编辑: 蔡琳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3129690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