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确定作战构想贵在抓关键

2017年05月18日 08:34:07 来源: 解放军报

    一次联合作战,往往多种作战行动分布于多个相互重叠、交织的战场空间,指挥员很难面面俱到,应善于抓住关键时空的关键性作战行动,帮助设计整个战局。

    作战构想,是指挥员对作战行动的构思和设想。通常在理解任务、判断情况基础上,从全局上对联合作战问题进行的系统思考和总体设计,是制定方案、定下决心的依据,在作战筹划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确定作战构想,是体现指挥员作战思想和指挥艺术的关键环节,是一个复杂的、创造性的思维过程,只有把握关键问题,才能抓住主要矛盾,纲举目张,快速形成。

    基于战略目标确定终止状态

    终止状态是作战行动结束时所达成的战场态势,是仗打到什么程度的状态描述,是对战略目标中军事条件的具体化、指标化。确定终止状态,就是明确结束作战的时机、条件和标准,是逆推构设作战进程、连贯设计作战构想的逻辑起点,是指挥员确定作战构想必须首先明确的关键问题和前提。没有作战目的就无法设计作战,没有终止条件就不知何时结束作战。清晰明确的终止条件和标准,直接关联政治目标和战略意图,决定着作战规模、强度和持续时间,进而影响着总体行动设计和力量、资源的统筹利用,对作战构想设计起着重要的牵引作用,能够确保在有利于实现战略目标的情况下结束作战。因此,指挥员应依据国家政治或战略目标需要,首先明确和确定仗要打到什么程度、主要行动指标完成到什么程度、形成什么样的态势及态势稳定到什么程度时结束作战等一系列条件,用以指导作战构想形成,同时确保后续方案制定、定下决心、计划拟制等筹划活动围绕作战目标进行。美军在作战设计中非常重视终止状态的确定,把“终止”作为战役筹划的第一要素,将“军事最终态势”作为确定指挥官构想的首要考虑问题。

    关注节点行动预设进程

    预设作战进程,是对联合作战行动所经历的时空跨度的整体性构设,是指挥员确定作战构想时重点考虑的问题。进程预设是否符合战场实际,直接影响着作战样式确定、作战力量运用和作战方法选择,直接决定着作战行动能否按照我方设想顺利实施。为合理预设作战进程,指挥员应在划分作战阶段的基础上,重点关注达成阶段目标所必需的节点行动,并以此为指向建立相互关联、互为条件、依次推进的作战链,将各阶段作战链按逻辑顺序优化排列,则可形成由多个行动链有机联结的行动路线图,即作战进程。比如,联合登陆战役,在突击上陆阶段,可分为登陆编队展开、直接火力准备、直前扫雷破障、换乘与编波、立体突击上陆、夺占登陆场等节点行动,这些节点形成了阶段作战链,其他阶段同样形成相应作战链,将各阶段作战链再进行合理组合则形成完整的联合登陆战役进程。而且,“以节点目标的实现推动作战链运动达成阶段目标,进而推动实现联合作战目的”这样的作战程式,是以各节点目标的实现为前提逐步或并行推进,作战效果互为利用,能够确保联合作战的有序性、节奏性。因此,以节点行动预想作战进程,能够确保指挥员作战构想的合理性,同时也可防止某些重要内容的遗漏,确保作战构想的全面、完整。

    抓住作战枢纽设计战局

    枢纽是关系作战全局的锁钥,是决定作战胜负的关键,抓住了作战枢纽就抓住了战场的主动权,就能够促使作战全局向有利于己的方向发展。实际上,枢纽就是节点中的节点,是对作战全局具有决定意义的关键问题,抓住了作战枢纽就是抓住了作战的主要矛盾。一次联合作战,往往多种作战行动分布于多个相互重叠、交织的战场空间,指挥员很难面面俱到,并关注每一个作战行动。因此,在确定作战构想时,指挥员应善于“抓住战略枢纽去部署战役,抓住战役枢纽去部署战斗”,重点关注主要方向和主要作战目标,抓住关键时空的关键性作战行动,帮助设计整个战局。比如,辽沈战役,整个战役就是围绕打锦州进行部署的,因为打锦州就是战役枢纽,攻克锦州就可以赢得主动权,就能够实现“把卫立煌集团封闭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战役目标。另外,抓枢纽的方法和意识,也要求指挥员在确定作战构想时,宜“粗”不宜“细”,要关注重点、突出关键、扼要构想,将主要精力放在对作战全局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问题上,既可为参谋团队发挥主观能动性预留空间,也为其拟制方案留下宝贵的时间,否则在战机稍纵即逝的战场上,就会贻误有利战机,导致作战行动失利。(赵先刚)

【纠错】 [责任编辑: 蔡琳琳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312960673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