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破获日寇间谍大木西山案始末

2017年03月12日 16:27:42 来源: 解放军报

《破获日寇间谍大木西山案之研究》首页。资料照片

《破获日寇间谍大木西山案之研究》第二页。资料照片

    日本侵华期间,在中国组织了庞大的谍报网,建立了大量的谍报机构,培养并安插了众多间谍,专门收集情报,刺探军情,为军事、政治、经济决策提供重要参考。日本之所以能侵占大半个中国,间谍和间谍机构“功不可没”。然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全国抗战爆发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也建立了强大的谍报组织,并开展了卓有成效的反间、反敌特和谍报工作,两军之间上演了一场悄无声息而又惊心动魄的谍报战。

    解放军档案馆珍藏的一份档案——1943年冀鲁豫军区《破获日寇间谍大木西山案之研究》,记录了一起日军间谍案。涉案人员为四个日本人,大木、西山、胜田和铃川。这四人自称从国民党部队跑来投奔军区某团,但他们的动机、职业背景以及来我军部队后的种种表现都存在疑点,引起了该团侦察员的怀疑。于是,将这四人情况上报军区保卫部。保卫部随即对他们展开调查,逐渐理出了头绪。

    首先,宪兵身份决定他们由原部队逃出的可能性极小。四人中大木与西山都是宪兵出身。日本宪兵队是日军中政治最坚定、意志最顽强的部队,队员大多是日本“武士道”精神的崇尚者,逃跑或投诚的可能性极小,而大木称其是私自跑出宪兵队的,这个行为的真实性值得怀疑。

    其二,自述的逃跑经历漏洞百出。大木自称是由于喝醉酒后打了宪兵队司令无法再留下所以逃跑,逃跑后在日本人渡边开的“白面公司”住了一个多月。然而,日本军队等级森严,宪兵队司令是一般士兵接触不到的;其次,宪兵队司令不可能轻易放过侮辱他的士兵;再次,即使幸运逃脱,同是宪兵出身,且与宪兵队联系紧密的渡边不会有胆量窝藏“重犯”;最后,逃出后没有就近选择八路军部队,而偏偏经过宪兵组织最严密的地区,不惜远途辗转来到某团。由此看来,这四人十分可疑,保卫部决定将他们的情况报给军区敌工部,作进一步调查。

    敌工部同志迅速而秘密地对大木、西山的日常行为、接触人员以及经历背景进行深入调查,同时,安排在华日人反战同盟的福井等人暗中监视。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取证,侦察人员发现,四人中大木与西山似乎在故意表现不和,两人经常在公开场合表示对对方的不满,但实际上大木与西山私下联系非常密切。此外,西山还借故与反战同盟成员松井走得很近,其实他们是在给西山长期潜伏做铺垫。

    根据侦察员掌握的情况,初步判断四人中大木是行动的组织者,西山准备长期潜伏,铃川与胜田则是照应行动的跟班角色。经过组织商议,先将表面行为野蛮的大木与铃川羁押软禁,鉴于西山虽是主犯但真实面目尚未显露,由反战同盟成员对其和胜田继续监视。

    通过审讯,侦察人员掌握了大木和西山的真实情况。大木是日本静冈县人,1938年入东京宪兵学校学习,先后任日本宪兵队军事警察、山西宁武县独立宪兵、宪兵伍长、菏泽第七分遣队军曹、北京宪兵队特高主任等职。1942年2月由北京宪兵队本部派出打入八路军。西山原名川上富,22岁,职业间谍,表现突出,曾于1939年2月在加拿大救出日军重要间谍吉田,次年获取了西班牙派日本经济使节团的重要情报。1943年1月23日,日军少佐间朝野夫和植木找到西山,安排他到中国执行此次间谍任务,主要调查中共抗日武装内部情况,破坏反战同盟、暗杀中共重要领导人等。2月1日,西山来到菏泽,三个月后,与大木接头,共同研究打入八路军的计划,此后便按计划实施直至被我军破获。

    大木西山案的成功破获得益于我军侦察员和敌工部人员机警敏锐的观察与细致透彻的调查,使我军免受了日本间谍的危害,是我党抗日武装在隐蔽战线打败日军的一次成功战例。(孙瑾 贾茹)

【纠错】 [责任编辑: 王楠楠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30330000000000000011199071295077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