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频道 >> 中外军史

历程:奉命执行北京市部分地区戒严任务

“首都卫士”奖章

    北京1989年春夏之交政治风波的到来,正如邓小平所言"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是国内外,党内外诸种矛盾交织在一起的产物,是国际"大气候"与国内"小气候"所决定的。

    国际上,一些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势力,大力推行对社会主义"和平演变"不战而胜的策略。

    1988年底至1989年初,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内外勾结进一步加紧活动,在北京等大城市,陆续出现了一些观点极端错误乃至反动的政治集会、联名上书、大小字报和其他活动,台湾《联合报》将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局势,描绘为"神州春雷动,民主浪潮涌。"果然,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恶浪,终于把社会主义中国推向了动乱的漩涡。

    4月15日,胡耀邦的病逝,使酝酿已久的学潮提前爆发,广大群众和青年学生悼念胡耀邦,表达了深切的哀思,各高校也为学生的悼念活动提供了条件。但是,极少数人不失时机地以"悼念"为借口,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反对社会主义制度。一些高校出现了不署名的挽联、标语口号、散发传单,贴标语,搞募捐,千方百计扩大事态,某些"精英"还提出了"南下北上、东来西走"的口号,企图发动全国性的大串联。北京、上海、南京、西安等大城市的大学生已开始走动起来。

    短短几天内,发生了连续两天学生在新华门静坐和冲击的事情,出现了占领天安门广场的行动和更大规模的游行。在西安、长沙、成都和其他一些地方,发生了打、砸、抢、烧等活动。

    4月24日,中共北京市委召开常委会议,分析研究当前北京市形势,向中央提出四点建议。当晚,中央政治局常委召开会议,一致同意北京市委、市政府对当前形势的分析和所提出的四点建议,并一致认为当前的种种事态表明,在极少数人操纵和策动下,一场有计划、有组织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政治动乱已经摆在我们面前。会议决定在中央成立制止动乱小组,同时要求北京市委和市政府放手发动群众,争取多数,孤立少数,力争尽快平息动乱,稳定局势。

    次日上午,邓小平发表重要讲话,对中央常委的决定表示完全赞同和支持,对动乱的性质作了深刻的分析,指出"这不是一般的学潮,而是一场否定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政治动乱。"

    4月26日,《人民日报》根据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决定和邓小平的讲话精神,发表了《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的社论,对事件的性质作了定论:

    这是一场有计划的阴谋,是一次动乱,其实质是要从根本上否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这是摆在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面前的一场严重的政治斗争。

    同日,北京、上海分别召开党员干部大会,号召"为坚决、迅速地制止这场动乱而斗争。"上海市委决定对《世界经济导报》进行整顿。

    4月27日,北京部分高校数以万计学生打着横幅,喊着口号,上街游行长达十多个小时,引来众多围观群众,致使交通受到严重堵塞,其间,北京市有关部门和公安干警曾多次劝阻,但均未能奏效。29日,国务院发言人与学生代表进行座谈对话。

    5月4日,数万名高校学生游行,并在天安门广场集会,同时宣布罢课的学生将于次日复课。但赵紫阳在这一天接见亚洲银行年会代表时却发表了与政治局常委决定、邓小平讲话和社论精神相悖的意见:"中国不会出现大的动乱","他们绝对不是要反对我们的根本制度,而是要求我们把工作中的弊病改掉"。连路透社的报道中都说,赵的讲话"与一周前对学生们的严厉谴责形成了鲜明对照,"是对"上周的判断的一大修改"。赵紫阳的讲话,显然给广大干部、群众的思想造成了严重混乱。

     由于新闻媒体对游行、静坐、绝食等采取了充分肯定、积极支持的态度,进行了连篇累牍甚至言过其实的报道,连香港报刊也对这种奇特的现象表示惊讶,在舆论的错误引导下,从5月15日起,上街游行声援学生的群众一天比一天多,声势一天比一天大,从几万人、十几万人发展到上百万人,全国各地还有20多万学生赶来声援,整个首都北京的社会秩序一片混乱, 无政府主义恶性泛滥。

    与此同时,全国各大城市,乃至所有省会城市游行的人数也急剧增加,一些中小城市也出现了游行。

    5月19日晚,中共中央、国务院召开中央和北京市党政军干部大会,宣布了进一步采取果断措施制止动乱的决策。为了保证北京市的社会安宁、保障公民生命财产安全、保障中央国家机关和北京市政府正常执行公务,在北京市警力严重不足,已无法维持正常的生产、工作和生活秩序的情况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89条第16项和国务院总理李鹏签署的命令,决定自5月20日10时起在北京市部分地区实行戒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组织实施。

    5月21日,即国务院戒严令发布的次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戒严部队便发出告北京市民书,指出,派部队到北京部分地区协助北京市的公安干警和武警部队执行戒严任务,完全是为了维护首都治安,恢复正常秩序,决不是对付爱国学生的,希望广大爱国学生和社会各界人士能够充分理解,并给予大力支持和协助。

    但是,动乱的组织者和策划者,利用政府和部队在戒严之后仍采取克制态度,继续大肆制造谣言,恶 意丑化、攻击部队,用极其恶劣的手段,挑拨人民群众和戒严部队之间的矛盾,煽动一些人堵砸军车,抢夺武器,殴打干部、战士,盘查、围攻军人,阻拦戒严部队的行动,蓄意制造事端,扩大动乱。极少数人还肆无忌惮地挑动和组织暴力行动,终于使动乱一步一步地发展成为暴乱。

    6月3日,戒严部队指挥部发布通告,指出,中国人民解放军奉命在北京市部分地区执行戒严任务,履行制止动乱、维护首都社会安宁的神圣使命,得到了各级政府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同时,针对戒严部队开进过程中,极少数人的种种违法行为,通告郑重指出: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非法拦截军车,阻拦、围攻解放军,妨碍戒严部队执行勤务。军队行动时间、方式、着装均属军务,任何人不得干预。我们坚决执行国务院戒严令和北京市政府一、二、三号令,如果有人不听劝告,一意孤行,以身试法,戒严部队、公安干警和武警部队有权采取一切手段,强行处置;一切后果由组织者、肇事者负责。

    在几天的暴乱中,被暴徒砸毁、烧毁、损坏的军车、警车和公共汽车等车辆达1280多辆,其中军用汽车1000多辆,装甲车60多辆,警车30多辆,其它车辆120多辆。一批武器、弹药被抢。戒严部队、武警战士、公安干警负伤6000多人,死亡数十人。

    戒严部队在伤亡惨重、忍无可忍、让无可让而又很难前进的情况下,强行开进市区,维护秩序,人民解放军戒严部队和武装警察部队、公安干警在广大市民的配合支持下,平息了北京地区的动乱,保护了人民群众的利益。

    共和国元帅聂荣臻、徐向前分别致信戒严部队,称赞戒严部队用鲜血和生命捍卫党的领导,捍卫了人民共和国,捍卫了社会主义制度;称赞他们不愧为人民的军队,不愧为人民民主专政的柱石,不愧是人民的钢铁长城。解放军三总部联名向戒严部队、公安干警和武装警察发出慰问信,称赞他们不愧为忠于党忠于人民的伟大军队,不愧为社会主义事业的忠诚卫士,不愧为人民民主专政的坚强柱石。

    军委主席邓小平亲笔为首都戒严部队题词:共和国卫士、首都卫士,并签署命令授于刘国庚等12名烈士和赵勇明等13名官兵"共和国卫士"荣誉称号。

    党和国家、军队领导人江泽民、杨尚昆、李鹏、王震、乔石等看望戒严部队官兵,希望他们加强组织纪律性,坚决执行命令,听从指挥,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深入开展"热爱首都、热爱首都人民、热爱青年学生"的活动,爱护首都的一草一木,以铁的纪律、严整的军容,向首都和全国人民展示我军威武之师、文明之师的精神风貌。

    戒严部队官兵在极端艰苦困难的条件下,严守群众纪律,坚持文明执勤,维护首都的稳定,维护社会治安,保障首都人民的正常生活、工作秩序。

    某部官兵在执行戒严任务时,进驻城内一个公园待命。这支部队素有遵纪爱民的传统。当年解放上海时,他们露宿街头不扰民的事迹至今为人传颂。如今为了避免火灾,保护园中古建筑物、古松古柏,在一天多时间没吃饭的情况下,他们仍决定不生火,吃压缩饼干,并连续坚持3天,直到撤离公园,夜间碰上大雨,官兵们在没带帐篷、被褥,连雨衣数量均有限的情形下,仍坚持在大树下过夜,浑身湿透也没有一个人钻进古建筑物里遮风挡雨。

    为了不打扰首都市民正常生活,某戒严部队三天三夜风餐露宿在街头。为了不给政府和市民增加负担、影响市民副食、蔬菜的正常供应,他们宁愿自己吃干巴巴的饼干,也不与民争利。他们爱护驻地一草一木,上岗执勤宁肯舍近求远,也不踏踩草坪、跨跃花园,并经常主动清扫周围环境卫生,修整花草树木。在执勤期间,主动扶老携幼,休息时帮助群众修理机动车辆和自行车,无论怎样疲劳,执勤时他们都军容严整,精神焕发。

    军民本一家,鱼水怎能分。子弟兵的真诚驱散了人民群众心头的疑云,官兵们以热爱首都、热爱首都人民的实际行动赢得了广大群众的理解和支持。首都人民救护伤员,解救被围困的战士,积极配合和支援戒严部队执行任务,主动给部队送去大批主、副食品和日用品,谱写出了80年代一首军爱民、民拥军的"鱼水"新曲。

    一位新闻工作者饱含深情地致信戒严部队并附上90元钱,信中说,你们历经艰辛,累经磨难,进入驻地,便马不歇鞍、人不释枪地投入了恢复首都经济的战斗。别人住着舒适的房间,吃着可口的饭菜,你们却住宿简陋的棚屋,带着伤口日以继夜地忠于职守。为了北京人能吃得好你们不掸征尘,出车运粮。你们在职工上班的路旁,挺着一个个年轻的身躯,一张张充满稚气的脸上,挂着极度的真诚,向首都人民致以标准的军礼!这是何等豁达的心胸,这样的境界是多么崇高!你们以金子般的心灵向人民倾注了博大的爱。请允许我以普通公民的身分,向敬爱的军人还以深深的一礼!

    北京一市民给戒严部队送来了麦乳精、巧克力、花生米等食品,并以全家三代人的名义慰问说:你们的鲜血和汗水每滴都洒在我们心上,你们用金子般的生命为共和国立下了不朽功勋,你们不比老山上的勇士逊色,在一定意义上你们付出得更多,任劳易,任怒难,在你们心灵受到严重损害时,你们却付出了更深更厚的爱,你们有超人的意志,钢铁般的纪律,宁愿让血和泪流在自己的心上,挂在自己的脸上,却把和平和微笑留给人民群众。你们宁可受到围攻,而不愿伤害青年学生的感情。半个月来的日日夜夜,风风雨雨,你们在用生命换取理解的所有的言行中,表现了伟大的精神,崇高的精神,你们的一切都留在人民眼中,刻在人民心中,你们是无愧的文明之师、威武之师。

    全国各地不少单位和个人也纷纷给戒严部队发来慰问信(电)并赠款、赠物。这些充分体现了社会各界对子弟兵的关怀和爱戴。为保障部队集中精力完成戒严任务,国务院办公厅专门发出通知,要求各地不要来京慰问戒严部队,总政治部还代表戒严部队请各地不要向戒严部队赠送慰问品。

    1990年1月10日,国务院总理李鹏签署国务院命令,决定自1990年1月11日起,解除在北京市部分地区的戒严。

(来源:中国军网 责任编辑:高航)

新华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新华社和新华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新华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华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新华网联系。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打印本稿 发表评论 推荐给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