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遵义老支书黄大发:绝壁凿“天渠”壮志凌山河
2017-04-18 19:49:00 来源: 新华社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新华社贵阳4月18日电 题:绝壁凿“天渠”壮志凌山河——记贵州遵义市老支书黄大发

  新华社记者胡星、姜琳、李惊亚、齐健

(图文互动·新华全媒头条)(6)绝壁凿“天渠” 壮志凌山河——记贵州遵义市老支书黄大发

黄大发在巡查水渠时眺望远方(3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图文互动·新华全媒头条)(7)绝壁凿“天渠” 壮志凌山河——记贵州遵义市老支书黄大发

黄大发(右)在巡查水渠途中提醒过往的乡亲注意安全(3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续 摄

  一个当时年仅20多岁的农村大队长,带着数百个村民,钢钎凿、风钻敲,前后历经30余年,在峭壁悬崖间挖出一条10公里的“天渠”。

  潺潺渠水,润泽了当地1200多人,使曾经闭塞的贫困村面貌一新。

  当地人管它叫“大发渠”。村民们以最朴实而又最隆重的口头命名方式,感谢他们的带头人——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平正仡佬族乡团结村老支书黄大发。

  “一定要想法通上水,让大家吃上米饭”

  黔北深处,多为喀斯特地质。

  黄大发居住的地方以前叫草王坝,海拔1250米,山高岩陡,雨水落地,就顺着空洞和石头缝流走,根本留不下来。

  上世纪90年代以前,村里人去最近的水源地挑水,必须来回走两个小时,争水打架的事情时有发生,连“牛脚窝水”村民都要收集起来。

  村民用水,第一遍淘米洗菜,第二遍洗脸洗脚,第三遍喂猪喂牛。县里的干部来草王坝考察,村民递过来的水杯里,满是浑黄。

  因为缺水,当地只能种一些耐旱的苞谷。把玉米粒炒熟去皮再磨成粉,蒸熟后就成了当地人餐桌上的主食。这种“苞沙饭”难以下咽,在喉咙上直打转转。

  没有水,别说发展产业,村民连温饱问题都不能解决,一些家庭吃盐都需要赊账。

  对于贫穷,黄大发比别人有着更深刻的体会。几岁时,母亲就去世;父亲抽大烟,败光了家中房屋和田地后撒手人寰。13岁,黄大发便成了孤儿,滚草窝,吃百家饭长大。

  对于摆脱贫困,他有着比别人更强的决心。

  “穷就穷在水上,一定要想法通上水,让大家吃上米饭。”1958年当选草王坝大队大队长那年,黄大发下了决心。

  “这一次,拼了命也要干”

  草王坝村几面大山的背后是螺丝水河。上世纪60年代开始,由当地公社牵头,草王坝大队、健康大队、胜利大队共同开建“红旗大沟”,想引来这稳定的水源。黄大发任指挥长。

  当时,修这条水渠,中间必须打通一条长116米的隧道,公社认为技术难度太大,黄大发就带着群众自己干。

  黄大发先用农村土办法确定水平线:竖起竹竿测量,人眼两边“校瞄”。洞口越打越深的时候,黄大发用耳朵贴着山听,指挥群众往声音一致的方向打,耳朵都磨起了老茧。最终,隧道打通了。

  但是,由于缺乏资金、技术和劳动力,用黄泥巴敷成的渠壁难经风雨,水渠修修补补十几年,没法再用,在上世纪70年代被废弃。

  “刚修渠的时候我才几岁,十几年里父亲经常不在家里,都和大家在工地上。修渠失败的时候,我已经上中学了,那时候父亲经常在家里发呆,我知道他很伤心。”黄大发的二儿子黄彬权说。

  但是,黄大发没有放弃。

  1976年,遵义县水电局干部黄著文来到草王坝,住在黄大发家里。“小个子、有干劲,满手的茧握手扎着疼。”这是黄大发给黄著文的最初印象。彻夜长谈中,黄大发再次表明了修渠的决心。

  再次见到黄大发,是1990年腊月,那天下着大雪,已经成为遵义县水电局副局长的黄著文晚上回家,看到了来访的黄大发。“10多年了,但一眼还是认出了他。他穿着破解放鞋,没有袜子,脚趾露在外,一身单衣冻得发抖。”

  黄大发的挎包里,装着一份沉甸甸的修渠申请。

  “我走了两天到县里,就是要找你。我要修螺丝河工程,想请你帮助立项。”“我是村支书,有责任修通水渠,解决村里人畜饮水,不然贫困老是改变不了。”“我要实现通水愿望,这一次,拼了命也要干。”……

  “修不通,我拿命来换”

  水渠工程立项了,摆在黄大发面前的第一道难关就是凑钱。

  按照当时的政策,修建这样的工程,国家补助材料、匹配一定资金,村民要投工投劳,须自筹部分资金。算下来,全村900多人,要凑1.3万元。

  当年,村民的年人均纯收入仅为80元。

  黄大发召开村民大会,提出了每家每户凑钱的要求。作为村支书,他率先拿出了100元。

  修建水渠的热情被再次点燃。当晚,有的村民就外出借钱了。第二天一大早,出村小路上满是赶着牲口,背着鸡蛋、黄豆、蜂蜜的村民,他们要到附近集市卖了换钱。

  村民杨春友说:“盼水盼了几十年,有机会修水渠,家里生活再苦都要支持。”

  也有村民反对。以前那条半途而废的水渠是村民心头的伤疤,有的村民说:“修得通,我手掌心煮饭吃。”黄大发回答:“修不通,我拿命来换。”

  妻子徐开美劝他,晚几年,等大家经济条件好点再修。黄大发说:“修水这事等不得,再难也要上。水不通,大家经济怎么好得了?”

  第三天,1.3万元凑齐。遵义县水电局领导感动地说:这不是工程款,是草王坝群众的心!

  1992年正月初三,大雪天,开工了。

  黄大发扛着钢钎,带着几百人的队伍往山上进发。

  每20米水渠被确定为一个桩号,每个桩号按照施工难易程度确定不同数量的人工,每个家庭按照土地多少确定要投劳的人工……

  “干部干,群众看。”黄大发说。从材料运输到实地施工,年近6旬的黄大发总是冲在最前面。放炮需要的炸材,是他来回步行36公里到乡镇背回来的。筑渠需要的水泥,也是他亲自到县城“押运”回来的。有一次运水泥车行至半路突遇暴雨陷入泥潭,黄大发担心水泥被偷,硬是在水泥包上睡了一夜。

   1 2 下一页  

+1
【纠错】 责任编辑: 陈俊松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加载更多
    中越海警举行2017年首次北部湾共同渔区海上联合检查
    中越海警举行2017年首次北部湾共同渔区海上联合检查
    绝壁凿“天渠” 壮志凌山河——记贵州遵义市老支书黄大发
    绝壁凿“天渠” 壮志凌山河——记贵州遵义市老支书黄大发
    C919首架机通过首飞放飞评审
    C919首架机通过首飞放飞评审
    首届青岛赏花会开幕
    首届青岛赏花会开幕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10311208327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