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 正文
最新播报:

长江祭忆

2015年06月12日 00:36:32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长沙6月11日新媒体专电 题:长江祭忆

新华社记者

6月10日下午,湖南华容县顺尖洲长江副航道水域,转移完遇难者遗体和遗物、减轻负载之后只剩下躯壳的“东方之星”号客船,停泊在距离沉船地点9公里的地方。起重船“巨臂”牵引钢缆托着它,旁边伴泊着几艘海事船和搜救船。

几个小时前,伴随着刺穿江天的汽笛声,“东方之星”在拖船和起重船的悬吊拖带下,如步履蹒跚者,被搀扶缓离沉船水域。

长江干堤上行人稀少。偶有路人停下一瞥,又匆匆离去。在连日来不分昼夜、不惜代价的打捞救援之后,这一刻开始归于静谧。

然而,对许多人而言,十天前那个吞噬了数百条生命的黑夜,和随之而来的震惊悲伤、扼腕叹息、动容思念,都成为铭刻在生命里的长江记忆……

惊惧:生与死的距离,只有一两分钟

已是沉船事故之后的第十天,可那个黑夜依旧让人心悸。

5月28日,重庆东方轮船公司的客船“东方之星”,从南京起航,计划6月7日抵达重庆。船上年龄最大的乘客83岁,最小的才3岁。

1日晚9时过后,一些老人已经睡下。船舱二楼,导游张辉正在安排游览行程。

船上,“东方之星”大副程林、谭健正在工作。

船舱最底部,年轻的四川籍船员陈书涵正在给柴油机加油。

船舱外,风雨大作,电闪雷鸣。当张辉从二楼右侧的办公室走回左侧卧室时,船已倾斜了。“一些小瓶子滚落,我捡起来,它们又滚落了。”

此时,在船上的程林和谭健,感受到了船体的剧烈倾斜。

从张辉捡起瓶子,到整艘船翻沉、倒扣在江水中,只有短短一两分钟。张辉和同事江庚在慌乱中抓住了救生衣,艰难地爬出船舱窗户。

“求生的本能,让我看见窗户就往上爬。”张辉说,“幸运的是,我一爬出窗口,就浮上了江面。”

“活下去!别放弃!”来不及说更多彼此鼓励的言语,江水中的江庚和张辉就被一个大浪打散了。

船舱里的程林和谭健,也被突如其来的江水冲出了船舱。夜黑,雨大,风疾,他们看不清江岸,只能拼命地游,再拼命地游。

张辉、江庚、程林、谭健,随着冰冷的江水漂游了很久,有人呼救被救起,有人游上岸,被人发现后送往医院……

此时,本来在底舱的陈书涵,由于船体的翻转,反而处在了船只的“顶层”。

水越来越多,漂浮着柴油的水面迅速淹没了陈书涵的身体,“淹到脖子那儿,还留了一点点呼吸空间”。在狭小的空间里,氧气越来越少,陈书涵在黑暗和恐惧中等待着救援……

扼腕:救援的行程从来没有这样让人煎熬

搜索、救援!沉船噩耗传来,一场生命至上的大规模救援行动迅速展开。

不讲条件、不惜代价,湖北、湖南、重庆、江苏、上海等地全力投入搜救、善后。数千名解放军、武警、公安、医护人员奔赴现场。多家中央企业,全力提供通信、燃油、饮水、直升机等保障……

2日下午,被困约17个小时后,陈书涵被无私让出潜水装备的海军工程大学潜水员官东救出。

6月3日,在湖北监利接受治疗的江庚,通过新华社的报道得知张辉在漂游10个小时后被湖南渔民救起,正在岳阳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救治,激动得热泪盈眶。

作为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所在单位的湖南湘雅二医院,2日清晨即应国家卫生计生委紧急征召,向湖北派出了包括骨科专家、呼吸内科专家、重症医学专家等在内的应急救援队。

“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盼望伤员出现。”3日,医疗救援队队长陶澄说。

然而,这样的盼望,没有成为现实。救援人员叹惋,“使劲赶,拼命救,但......”

“我们的海巡艇小,看到倒扣着的‘东方之星’,就像看到一头大象倒在水里,束手无策。”对岳阳地方海事局局长李白才而言,救援从一开始就充满了焦急与无奈。

2日凌晨1点,岳阳地方海事局接到事故信息赶往事发现场。5点,天微微亮,“湘海巡15002”海巡船上的李白才把探照灯打到最亮最远,却还是没发现漂浮物。“我想,大多数人可能都没出舱。我们在沉船旁边急得不行,却满身力气无处使。”

也是在凌晨1点,大型起重船“湘岳工001”船长王寿军,接到了赴现场参与救援的消息。“湘岳工001”即刻从湖南沅江市启程。

沅江市离事发的大马洲水域有约220公里,而起重船在水中速度仅每小时11公里,那一路王寿军感觉“行程从来没有这样让人煎熬”。

随后不久,起重船“湘救捞02”船队迅即从长沙出发。

为确保起重船及时、安全达到,沿线的长沙、岳阳地方海事局、长沙航道局派出10艘海巡艇、3艘航政艇接力护航,又调集2艘大马力拖轮进行拖航。

长江江面上,一支搜救联合舰队在雨雾中乘风破浪,奋力前行。

有着16年船龄的王大轩,是其中一艘拖船的船长。2日天黑时,他们的船进入洞庭湖。洞庭湖水天茫茫,一望无际。那一天雷电交加、风大雨大。尽管行内有“洞庭不夜航”的规矩,可船队却毅然决定“能走就走”。“那么多人在等我们救,顾不得那么多。”王大轩说。

“湘岳工001”于2日傍晚抵达现场。随后,“湘救捞02”船队于3日上午抵达。

6日上午,起重船开始扶正沉船作业。11名船员害怕残破的船体再添伤痕,操作得万分谨慎。“船扶正过来那一刻,所有人都心头一紧,心情非常沉重,完全没有以往救捞成功的感觉。”

“湘岳工001”的另一位船长、身高一米八的魁梧汉子武万杭,从业29年,第一次哭了。那是在“东方之星”被打捞出水的那一刻,他看见遇难者的遗体卡在窗户上,保持着向外挣脱的姿势。

“打捞过好多艘沉船,每回心里多少有点成就感。只有这一次,面对这么多人遇难,悲伤把我们所有人都淹没了。”武万杭哽咽着说。

从2日到6日,“湘海巡15002”承担了运送救援人员、潜水衣等物资的工作。李白才一直在指挥搜救,连续工作了80多个小时,没有停歇。

“我很惭愧。对不起,我们能救的人太少了。”李白才喃喃自语。

动容:给逝者尊严,用力所能及的方式

驾驶舱的时钟,停在了9点33分10秒;生活用具和旅行照片沾满淤泥散落一地,过道里是浸湿的床单棉被;客舱里的木制高低床东倒西歪,红色电话座机的听筒悬在半空中;航行路线图指示着本该到达的目的地,而不少柜子里还整齐摆放着来不及穿上的救生衣……

这是新华社记者跟随第一批搜救人员进入东方之星船舱见到的画面。

船体扶正出水的第二天,天气炎热。搜救人员穿戴全套防护装备进行作业,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舱内空气混杂着腐烂的气味,带着双层口罩也难以阻挡。

船舱内部到处都是锋利的铁皮铁钉和断裂的木板,不少人在工作过程中被割伤扎伤,鲜血直流,不得不打破伤风针。渗漏的积水混合着血液,滴落在身上。

现场一位部队防疫消毒员告诉记者,从5日22点进舱到6日19点,他们身负几十斤重的消毒设备,连续工作了20多个小时。每当发现遇难者遗体,都先采取防疫措施,然后消防战士破拆船体,移除障碍,再将遗体装入双层黄色转运袋。转运过程中用绳索与担架固定,按照6人一组抬担架的方式搬运。

“每个细节、每个动作,所有人都小心翼翼,不能因为转运使哪怕一具遗体再受伤害。”这位消毒员说。

同样小心翼翼的,还有法医汪升。供职于岳阳市公安局君山分局的他,从事法医已15年。面对“东方之星”遇难者遗体,他流着泪工作。

他轻轻地翻看衣着口袋,小心地提取DNA样本、拍照,又无比细致的将每一份遗物仔细包好。

“轻轻擦去他们身上的污秽,触摸着已失去温度的躯体,抚摸他们操劳一辈子的双手,我的心在流泪。”6月4日为“东方之星”遇难者提供志愿服务的入殓师王辉,在微信朋友圈里写下这样的文字。

王辉是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1998届毕业生,现为广州市殡仪馆副馆长。3日凌晨,接到母校通知,他立即牵头组织校友提供志愿服务。

王乾、肖紫其、袁曾怡3名在各地的校友闻讯,第一时间向单位请假,与王辉一同前往湖北。经过12小时奔波,他们到达武汉殡仪馆。3日晚,4人一夜未眠,为18名遇难者入殓。

4日凌晨4时多送来了一位老人,男性,学者形象,左手紧紧抓着一副眼镜。肖紫其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慢慢掰开他的手,细心擦拭,帮老人戴好眼镜。“最后时刻还紧紧抓着,应该是心爱之物,我们一定要保护好。”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共有在校师生18人和校友志愿者8人提供志愿服务,这是全国首支参与救援的殡葬专业志愿者服务队。

该校老师梁小花带着学生忙了一个通宵。“我们用力所能及的方式,让每一个逝者走得有尊严。”

铭记:一场救援行动,无数凡人善举

伴随救援行动,无数凡人善举不断涌现。

湖南岳阳洪市村砂石场村民冯凯敏,今年53岁,家住长江边。2日凌晨,正在冒雨修理砂石传送带的他,突然隐约听到了呼救声。“我走到江边,确认有人呼救,马上叫来一位伙伴,驾着船去救人。”小船左冲右突,躲避着巨浪,终于划到了落水者江庚身边。冯凯敏和同伴将筋疲力尽的江庚拉上船。由于风浪太大,又花了两个多小时,才上了岸。

当记者来到长江南岸寻找冯凯敏,远远见他穿着长长的防水裤走来。因为一直忙着义务搜救,他行色匆匆。几天来,他们又找到了两具遇难者遗体。

冯凯敏说:“就做了这么点事,怎么来了这么多记者采访?”说完,又投入到搜救中。

还有人从更远的地方赶来——蓝天救援队,一个中国民间应急救援体系志愿者自发组成的团体。沉船第二天,他们集结了100多名志愿者,奔赴沉船现场。其中有大学老师、媒体从业人员、企业家,他们坐高铁、乘飞机、自驾,带着拖曳式声呐、水下声呐侧扫仪等专业设备,从北京、安徽、湖南等地奔赴而来。

“只要有一个乘客没对上号,搜救就不能停止。”来自安徽阜阳的队员曹春雨说。

凡人善举在传递。在蓝天救援队给予帮助的同时,也有人为他们提供帮助,刘军就是其中之一。

这些天,刘军经营的岳阳城市便捷酒店,免费为66位蓝天救援队队员提供房间。“他们的负责人见到我,反复说谢谢,我都懵了。应该谢谢他们啊,汶川、玉树、尼泊尔地震,我都见过他们的名字。”

3日晚,刘军的酒店前后来了三批队员。许多人已两天一夜没有合眼。“他们不吃饭,倒头就睡。我们就买了些泡面、八宝粥、水果送到房间。”面对记者的采访,刘军说:“跟他们比,我做得太少了。”

岳阳市12家出租汽车公司、1770台出租汽组成志愿车队,免费服务遇难者家属、救援人员,巴陵古城到处飘扬着黄丝带。截至9日15时,“黄丝带”出租车已接待乘客家属16批次、150多人,其中转送监利7批次、60多人。

长江之畔的人们,难以忘记灾难带来的每一分疼痛,人们同样铭记,凡人善举带来的每一丝温暖。

叩问:等待一个至关重要的答案,让逝者安息

这样的镜头令人无法忘却——

湖南岳阳,长江南岸,大堤上泥泞的芦苇地被人们踩出了一条小路,一直通往江边离沉船位置距离最近的地方。

5日傍晚,当沉船被缓缓拖吊出水面,关注的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远远的,所有人,被眼前的灾难景象震住了。

江流如泣,残阳如血,落日的余晖投向了最后的“东方之星”。那艘数日前还象征着快乐旅程的客船,搭载着许多人的父亲、母亲、妻子、丈夫、女儿、儿子,驶向了终点。

“一定要让这样的事情永远不再发生!”岸边,一位始终坚守现场的救捞专家沉痛地对记者说。

目前,国务院“东方之星”号客船翻沉事件调查组已全面展开调查。据悉,虽然客船翻沉涉及诸多因素,原因极为复杂,但调查组将彻底查明事件原因,确保调查工作的真实性、科学性和权威性,让调查结论经得起科学和历史的检验。(采写记者:袁汝婷、史卫燕、帅才、白禹、李尕、明星、苏晓洲、谭剑、周勉、阳建、陈文广、刘良恒、白田田)

[责任编辑: 钱中兵 ]

Copyright © 2000 - 2014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5721115591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