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走向网络强国的“乌镇网事”

2014年11月20日 10:53:51 来源: 中国青年网

    昨日浙江乌镇召开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这无疑是中国从网络大国走向网络强国的一个重要标杆。《环球日报》旗下环球网刊发评论《互联网大会终结网络单极格局》,称“这是第一次以中国为主场围绕网络空间治理为中心的全球性大会”。

    中国的底气

    这是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20年来,第一次倡导并举办世界互联网盛会。国内外政要,高通、汤森路透、诺基亚、苹果、谷歌及国内各互联网企业的负责人会聚“乌镇峰会”,热议与互联网相关的多个议题。

    15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见!》称,即将登场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用时下的流行语说,绝对的“高大上”。

    大会在中国江南小镇乌镇举办。在中国国家英文日报《China Daily》旗下中国日报网看来,中国举办这样的峰会是有一定底气的 。前日,中国日报网刊文《中国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底气》,称这20年来中国互联网诞生了类似马云这样的一个又一个的神话,而且互联网已经全面渗透到经济社会的各个领域,此时的中国,“对互联网已经变成‘重度依赖症’”。

    所以,“中国的互联网如此快速的发展,使世界不得不重新认识中国互联网的力量,中国互联网也在快速经历了跟随、参与之后,即将迎来主导阶段。中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互联网大国,这也是中国能够成功举办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重要原因。”

    中国日报网所说的“主导阶段”,被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以“终结单极格局”的说法进行了阐释。在昨日环球网刊发的评论文章《互联网大会终结网络单极格局》中,方兴东认为尽管中国网民数量世界第一,“但中国不会谋求互联网规则的主导权”。“中国应该团结美国在内的全球各国,打破美国过去一贯的单极格局,开创全球互联网的互联互通、共享共治新时代。 ”

    这次大会主题“互联互通、共享共治”也与方兴东的另一个说法相印证,“这是第一次以中国为主场围绕网络空间治理为中心的全球性大会。”中国将主导构建互联网治理体系。

    这点在习近平对大会的贺词中已明确提出,“中国愿意同世界各国携手努力,本着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的原则,深化国际合作,尊重网络主权,维护网络安全,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建立多边、民主、透明的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

    在互联网开幕大会上致辞的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就此提出了四个倡议。第一,推动互联网设施互联互通。 第二,促进互联网经济繁荣发展。第三,加强互联网技术合作共享。第四,实现互联网安全保障有力。

    网络治理

    “互联网是把双刃剑,用得好,它是阿里巴巴的宝库;用不好,它是潘多拉的魔盒。”马凯引用习近平的这句话,意在通过主导构建国际互联网治理体系来防止互联网作为潘多拉魔盒的另一面。此次互联网大会的多半内容也集中在了“共同打击网络恐怖主义”、“网络安全和国际合作”、“互联网与政府:公共服务创新”、“构建全球互联网治理生态系统”、“依法治网”这些方面。

    在大会召开之前,官方媒体就已经不断释放这一信号。17日,新华网刊发评论《互联网大会沟通全世界、助圆互联梦》称,互联网大会“互联互通、共享共治”有一个基本的共识,“这不是一片可肆意妄为、娇憨撒野的荒蛮之地,‘法无授权不可为’在互联网世界一样是铁律……共享背后的信息泄露、黑客攻击、垃圾信息泛滥以及越来越受瞩目的信息疆界议题等,共同的难题需要集体真诚的智慧去应对,有些则需要结合自己的政治经济基础国情因地制宜,在为互联网科技发展尽力清除障碍的同时有效监管,让互联互通的空间甩掉杂质、更加明净。”

    昨日中宣部副部长、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主任鲁炜作为主办方负责人,出席大会并致辞。此前在相关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新闻发布会上,鲁炜就很明确地说,“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一是为中国与世界互联互通搭建国际平台,二是为国际互联网共享共治搭建中国平台”。“让互联网给各国带来安全与和平,而不能成为一个国家攻击另一个国家的‘利器’”。

    “既要互联互通,也要尊重主权,既要加快发展,也要确保安全,既要提倡自由,也要遵守秩序,既要自主自立,也要开放合作。 ”这是鲁炜提出治理互联网的必须处理好的四个关系。在这基础上,“依法治网首先是依宪治网”,其次网络安全审查制度亦不能少。鲁炜认为,“网络安全审查制度是为了维护网络安全和国家安全、维护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维护中国消费者的利益,我们不针对某一个国家、某一个企业。当然,也包括一切国家和所有的企业。”

    鲁炜同时也为外国互联网进入中国划定了底线,“一是不得损害中国的国家利益,二是不得伤害中国的消费者利益。”

    网络强国

    网络治理,是“乌镇网事”一大内容。从网络大国走向网络强国,则是“乌镇网事”的意义追求。

    《人民日报》旗下证券时报网17日刊文《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19日乌镇举行 掘金受益股》直言,“我国在互联网规则制定等方面仍处于相对弱势地位,借助举办世界互联网大会之机,我国有望扩大在互联网领域影响力,为建设网络强国奠定基础。 ”

    今年2月27日,在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成立时,小组组长习近平明确提出把我国从网络大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

    5月16日《求是》刊文《互联网时代的强国战略》,作者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认为,“如何在核心技术上争取最大话语权?如何保障网络安全?在创新产业发展上如何用好政府及市场的力量?只有解决好这些问题,才能真正利用好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机遇。”

    邬贺铨提出在三个方面应该有所行动,一是“抢占信息技术领域的制高点”;二是“从国家战略高度认识网络安全”;三是“发挥政府在引导市场配置资源中的作用”。

    而耗时三年的大型纪录片《互联网时代》自8月25日在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黄金时段首播,收视率一路飘红。人民网在9月5日刊发署名“国平”的评论《建设网络强国时不我待》,肯定《互联网时代》的价值意义,提出“将能否确保网络安全的可靠性和网络管理的现代化水平,作为中国从互联网大国向互联网强国转变提升的重要标志”。

    10月29日《人民日报》刊文《应研究支持互联网企业上市》,将推动网络强国发展到实践中。文章以京东、新浪微博、去哪儿等一批未盈利中国互联网优秀企业选择在美国上市为背景,提出“作为国内资本市场服务创新经济的重要平台,创业板理应重点支持这类企业的发展”。其中,与现有创业板各项制度的衔接机制及差异化安排,包括投资者适当性制度、信息披露制度、退市制度、再融资以及转层次等方面,应该有所动作。“如果尚未盈利企业能实现在创业板上市,将大幅拓展创业板支持创新经济关键领域的覆盖面,对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进经济转型升级具有重要意义。”

    机构设立、理论渲染、制度推动,顺理成章的一系列的动作,掀开了“乌镇网事”的网络强国追求。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6081113331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