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直播 > 正文

吴晓求:“一带一路”战略遵循共同发展 共赢的原则

2015年05月24日 11:50:31 来源: 新华教育
分享到:

       编者按:2015年5月24日,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举办首届中国人民大学“一带一路”经济论坛,探寻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创新发展之路,为党和国家决策建言献策,为推动“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提供理论和智力支持。以下为本次论坛嘉宾精彩发言。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吴晓求教授在主旨演讲表示,我们要在推动“一带一路”的战略设想中,还在加快中国金融体系的市场化改革和国际化的竞争。我们要和“一带一路”相适应,要构建一个以“一带一路”以及与中国大国经济相匹配的大国金融,也就是需要一个大国金融的战略设想。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吴晓求教授:我的主题是“一带一路”与中国的大国金融构想。中国是一个大国,而且是一个正在崛起中的大国,未来如何成为在全球有影响力的强国,显而易见是要做一些大的事情。如果仅仅要中国GDP的增长,或者仅是为了我们收入水平的提高,如果不为全世界,为人民做一些贡献,我想很难成为有影响力的强国和大国。在这种背景下,“一带一路”应运而生,因为它是在新时期下中国如何走出去的战略构想。

    刚才胡鞍钢教授谈到了历史也会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在1870年时,美国GDP经济的总规模首次超过了英国,1912年美国的贸易规模也超过了英国。尽管如此,应该说在那个时候美国还没确定他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国家,因为当时英国还是非常有影响力的。经过两次世界大战给美国最大的机会,实际上美国作为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国家,最突出的标志是美元的崛起,也就是二战即将结束,我认为,这是美国在全球有影响力的最重要的标志。因此,我想到“一带一路”与大国金融的设想,“一带一路”的战略将会遵循共同发展,是共赢的原则。但是最后他还是会推动中国金融的现代化,中国金融体系的开放,人民币的国际化,最后的标志是这样的。而且“一带一路”的战略是想如果要离开一个强大的金融体系的支持,也是会非常困难的,所以我在想我们在推动“一带一路”的战略设想中,还在加快中国金融体系的市场化改革和国际化的竞争。我们要和“一带一路”相适应,要构建一个以“一带一路”以及与中国大国经济相匹配的大国金融,也就是需要一个大国金融的战略设想。

    设想有三点非常重要:一是人民币国际化。虽然我们现在GDP在全球规模GDP排名前位,但它还是有点水分。但很多人认为,通过现在的计算,按照现在的发展速度来看,如果不出大的意外,大约到2023年,中国GDP规模即使按汇率来计算也可以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最保守的说法是到2025年。贸易规模,2013年我们已经是全球第一大贸易经济体。这些条件预示着这个国家的人民币已经成为全球非常重要的,有影响力的货币。

    为此,我们在想人民币成为全球有影响力的货币已经具备。有影响力并不意味着它在全球占第一位,可以预见的将来,美元在全球仍然是第一有影响力的货币。我想这是一个目标和愿景,如果这个目标和愿景符合现实的话,我们理应要推进人民币市场化的改革。但现在我也看到小川行长讲到关于金融改革很多设想,包括利率市场化的时间表都有,在一年内能完成,但没有看到人民币汇率的时间表。因为我也认真的读了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其中一句话讲的非常好:加快实现人民币自由化改革。加快实现和加快改革应该不一样,应该比加快改革要快,按照这样设想来看,这个改变在2年左右时间应该是可以完成的。所以进程比2008年的金融危机有所延缓,如果没有2008年的金融危机,也许今天的人民币已经实现了完成和自由交易的概念,我想未来两年应该可以实现。因为我们国家在2020年要把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如果把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显然人民币实现可自由交易是基本前提,而且应该比这个时间点要提前,这是中国大国的先决条件,我认为这个先决条件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第二,中国的金融体系一定是开放的,不是封闭的。其中最核心的金融体系里面的市场部分,金融市场、资本市场应该是全球的新的国际金融中心,我认为这是全球大国的核心要素。我认为资本市场不是全球的金融中心,不是全球的财富管理中心,我也不认为这是大国金融。如果没有这种功能的话,实际上要实现“一带一路”的伟大战略也会有所影响,因为“一带一路”的战略不是很短的时间就能完成,真的需要很长的时间。因为我们自身的基础设施也还要进一步完善和建设,它是一个很长远的规划,所以需要这样一个金融体系来支持,需要这样一个作为全球金融中心来支持。

    到2020年上海初步形成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我想应该是可以实现的。从最近来看,中国资本市场的市值已达到69万亿,当然这里面有些泡沫,中国市场泡沫化的倾向已开始显现。但到2020年实现100万亿的市值的市场,这个目标应该是可以实现的。这是我们作为大国金融所必须达到的,而且从全球金融中心的运动轨迹来看,应该也到了中国。从1609年的阿姆斯特丹的证券交易所开始,17世纪初,到18世纪中叶的伦敦证券交易所,到20世纪初的纽约市场,后来到了20世纪80年代的东京市场,东京市场昙花一现。我想全球金融中心的变动,也是在全球经济格局的变化中所形成的。金融中心的变化一定是经济格局变化的一个索引,既然中国的经济已经是全球最重要的经济体,我想作为这个索引的全球经济体在中国出现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中国需要强有力的,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机构。

集成阅读

010020100020000000000000011199341278353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