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国务院十大举措盘活财政存量资金 让趴在账上的钱“醒”过来

2015年01月22日 07:34:07 来源: 人民日报

制图:李姿阅

  1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出通知,对进一步做好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工作进行部署,亮出十大具体改革举措。此前,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中央和地方联动,盘活各领域财政存量资金,提高使用效益,缓解财政收支困难,让积极财政政策更好发力,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在全国财政收入增幅持续放缓、收支矛盾突出的情况下,为什么还会出现大量资金趴在账上?如何唤醒这些存量资金,让公帑有效服务公众、造福人民?记者采访了有关部门和专家。

  “沉睡”症结在哪里?

  预算编制不合理,事与钱脱节

  所谓财政存量资金,简单说就是收到的钱中还没花出去的部分,或者已经列入预算用途有了归属,但最终没能花出去的钱。

  “财政资金出现闲置沉淀,有些是因政策变化项目无需继续执行,钱没必要再花了;有些是项目执行中出现特殊情况,导致工程进度慢,该花的钱没有及时花出去。”财政部财科所所长刘尚希指出,预算编制不合理,事与钱脱节,是大量财政资金“沉睡”的症结所在。

  比如,以前有不少重点事项支出都是与财政收支增幅或生产总值挂钩的,而不是根据实际需要来安排支出。也就是说,不管政府部门想没想好干什么事、有没有项目,这些钱都要固定留出来,不能用于别的地方。这种支出挂钩机制,容易导致财政投入与事业发展“两张皮”“钱等项目”等问题,造成事与钱脱节。有钱没项目,或者项目准备不足开不了工,财政资金就只能趴在账上睡大觉。

  还有,一个项目安排多少财政资金,也存在一定的灵活性。一些政府部门当初争取项目要钱的时候是多多益善,等到实际支出时才发现根本用不完。特别是现在各项制度规定越来越严,大手大脚乱花钱现象明显得到遏制。

  “专项转移支付下达不及时,渠道过散、规模过碎,也是造成拨钱与干事不合拍、不配套的一个重要原因。”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表示,目前专项转移支付项目繁杂、交叉重复、资金分散,不少都是通过部委下达到地方的,并规定要专款专用。这意味着,这些钱要花到什么地方、怎么花,很大程度上是由部委代替地方政府来做决定。这容易导致不了解情况乱拍板,过多地干预地方政府事权,造成钱拨下去了但实际上却花不出去,影响了资金的使用效益。

  “专项转移支付‘碎片化’,还带来了财政专户过多弊端。”王雍君指出,财政专户是各级财政部门为核算具有专门用途的资金,在商业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开设的资金账户。专项转移支付资金分散到各个财政专户中,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财政资金沉淀,无法统筹使用。

  盘活的钱用在哪?

  投向民生改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等领域

  那么,盘活这些资金,对于经济稳增长、惠民生将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2014年6月份,审计署审计报告显示,2013年,审计署重点审计的32个中央部门结存资金974.20亿元,有493.80亿元是2012年底前形成的,半数资金闲置超过1年,甚至有些资金结转超过5年。地方的情况也不乐观,2013年重点审计的9个省本级和9个市本级财政存量资金,近三成已无法按原用途使用。至2014年3月底,这些地方财政存量资金共计7673亿元。

  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按照新修订的预算法,将2012年及以前年度各级一般公共预算、部门预算、专项转移支付结转资金,收回统筹使用。对政府性基金项目结转资金规模较大的,调入一般公共预算统筹使用。盘活的资金重点投向民生改善、公共服务、基础设施等领域。

  “一方面地方政府面临不小的债务压力,另一方面却又有大量的资金趴在账上闲置、沉淀,这种浪费确实令人痛心。”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说。

  社会上有一种算法,是根据央行公布的财政性存款数据,得出财政存量资金近3万亿元。对此,杨志勇解释,这种算法实质上是一种“误读”。因为央行财政性存款数据,指的是国库里“存”这么多财政资金,但这些资金并非沉淀闲置,大部分都已经安排好了用途。国库里的财政资金大致是一个动态平衡,财政收入收进来的同时,又有支出安排出去,不可能出现国库资金“吃干花净”的情况。

  唤醒的“药方”是什么?

  推进预算改革,加大督查和问责力度

  如何加强制度建设,唤醒“沉睡”的财政资金,让趴在账上“死钱”变成“活钱”?对此,国务院从体制机制入手,开出了治理财政资金闲置沉淀的“药方”。

  国务院办公厅21日的通知中,对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出台了10条具体措施,包括:清理一般公共预算结转结余资金;清理政府性基金预算结转资金;加强转移支付结转结余资金管理;加强部门预算结转结余资金管理;规范权责发生制核算;严格规范财政专户管理;加强收入缴库管理;加强预算周转金、预算稳定调节基金和偿债准备金管理;编制三年滚动预算;加大督查和问责力度。

  “根治闲置、沉淀资金规模过大,关键是要推进改革,加快制度建设。”刘尚希表示,进一步改进资金分配和管理,将更多的资金调入一般公共预算统筹使用,全面清理财政专户,减少专项转移支付,有利于形成依靠制度管钱管事的理念和机制,使支出安排更切实际,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

  立足当前、着眼长远,建立存量资金定期清理机制,这一点也很重要。由于清理机制缺失,有的存量资金已结存多年,但仍然趴在账上。存量资金什么时候用、怎么使用、用多少,基本由各地区、各部门自行决定。因此,在着力盘活当前已有存量资金的同时,更要加强制度建设,从源头上堵住漏洞,避免将来产生更多的存量资金。

  “财政资金闲置沉淀,表面上看是预算执行不到位的问题;而预算执行不到位的根源,在于目前预算编制方法不合理。”王雍君指出,现在各级政府的预算编制较为仓促,从各部门报预算到汇总定钱数,往往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准备工作不充分,预算安排就很难做到细致准确。在美国,一些地方政府预算的编制时间长达18个月,专业委员会审查预算也需要好几个月。(记者 李丽辉)

青春派,炫精彩。扫一扫,带走新华炫闻。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20140000000000000011199701114083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