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正文
浙江落马干部:20年不罚违规排放企业 受贿手法"别出心裁"
2017-03-31 16:17:52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关注新华网
微博
Qzone
评论
图集

  “我自以为这样做很高明,其实已经踏出了违纪违法的第一步,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交代了自己最大的一笔受贿款后,浙江省平湖市环保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毛小弟写下了忏悔书。

  2015年以来,平湖市纪委连续查处了该市环保系统腐败窝案,除毛小弟外,市环保局监察大队原大队长符新良、环境监测站原大气室主任何骁等多名干部也相继落马。

  毛小弟是窝案的关键人物。据审查人员透露,他在受贿手法上,可谓“别出心裁”。

  2012年,平湖市对废塑料造粒企业进行专项整治,老板庄某的企业因此被关停。通过一次饭局认识毛小弟后,庄某便请其指明一条可以赚钱的新路子。“你可以在废弃物处置业务方面试一试。”毛小弟提出了建议,并热心地为他介绍了几家造纸企业。

  由于生意进展得不错,庄某为了感谢毛小弟的帮助,又邀请他吃饭,并不失时机地递上了一个装有5万元现金的信封。

  考虑到直接收钱不太安全,毛小弟便提出能否换一种方式。两人经过商量,决定让毛小弟的侄子出面“借钱”给庄某,并约定了高额利息、逾期日息等“特别条款”。就这样,毛小弟先后三次“借”给庄某40万元,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光收到的“利息”就高达26.5万元。

  收受企业送上的好处,自然挺不起腰杆严格执法。2015年,平湖市环保局执法人员对嘉兴某日用品有限公司进行现场检查,查获该公司排放废水中一类污染物超过国家标准三倍以上,应移送公安机关作进一步侦办。但毛小弟作为局长及案件审议小组组长,不顾小组其他成员的意见,决定“暂缓移交”,改为行政处罚。在此背后,则是该企业法定代表人送上的高档礼品……

  不同于毛小弟,平湖市环保局监察大队原大队长符新良则是一个“小毛病演变成大祸害”的典型。

  2007年,符新良被任命为市环境监察大队副大队长兼当湖中队中队长。手中有了权力,阿谀奉承的更多了,称兄道弟的也更多了。尽管符新良从心里知道,这些人其实是来套近乎、拉关系的,但这仍让他自觉“脸上有光”。他开始慢慢结交所谓的“企业朋友”,从一开始收点水果、土特产等小东西,到收烟、收酒,最后发展到收购物卡、水果卡以及大额现金等。

  符新良回忆,第一次收受红包是一个企业老板硬塞给他的。正在考虑要不要收下的时候,对方已驾车而去。回家后的符新良辗转反侧不能入眠,考虑再三还是将这笔钱退了回去。没想到过一段时间对方又送来了钱物,勉勉强强保住了“第一次”的符新良没能扛过对方第二次的“糖衣炮弹”,最终在贪腐的泥潭中越陷越深。

  作为交换,符新良自然要为这些企业“说好话”。有一次,市环保局执法人员对某纺织面料有限公司进行检查,发现其排污口排放入网的废水超过行业排放标准2.38倍。按照有关规定,该公司的行为属于“情节较重”,应“按年计算”缴纳排污费,总数近60万元。然而符新良却以“为了让企业有更多资金投入改造”为由,提出“按月计算”缴纳排污费。最终,该公司仅被处以7.5万元的罚款。其滥用职权的行为致使国家经济损失达50余万元。

  作为平湖市环保局环境监测站原大气室主任,何骁主要负责大气日常监测,全市燃煤锅炉及其他废气治理设施监测等工作。可他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企业大开方便之门,从中收取“好处”。除了收取企业送上门的财物以外,何骁还有一个“绝招”——以报销发票的形式向企业索取财物。

  “很少直接收受现金,基本都是以报销发票的形式得些好处。”何骁自己交代,一些比较熟悉的企业老板求他办事,会主动“帮忙”报销发票,而他也会根据发票面额大小不同找到不同规模的企业。对于那些不太“主动”的企业,何骁也有办法,就是主动上门。每年到了年中或年底,他就去充值一些消费卡并开出发票,随后找两三家长久没有“走动”的企业去“报销”。自2010年到2015年,全市大大小小二十多家企业曾35次为何骁的个人消费买过单,每个企业的“买单”次数从1次到3次不等,价值共计近20万元。

  “吃人家嘴软,拿人家手短”。当这些企业遇到“困难”时,何骁自然要为他们提供好“服务”。监测大气污染的时候,提前几小时通知企业关闭出风口;监测粉尘污染的时候,选没有风的日子;监测噪声污染的时候,将检测仪摆放得尽可能远些……调查发现,何骁在近20年的环保抽检过程中竟然没有对一根违规排放的烟囱进行处罚。

  目前,毛小弟、符新良、何骁等人已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这几人从事环保行业,对于自然生态的保护应有清醒的认识。污染源多了,雾霾也就来了。”平湖市纪委相关负责同志表示,“政治生态和自然生态一样,稍不注意,就会受到污染。只有清除思想中的‘雾霾’,严肃纪律规矩,才能真正实现政治上的山清水秀。”(朱诗意 平季轩 澄澈)

+1
【纠错】 责任编辑: 刘笑冬
相关新闻
新闻评论
    无人机为昆明920岁老宋柏测“身高”
    无人机为昆明920岁老宋柏测“身高”
    伦敦奇异蝴蝶展
    伦敦奇异蝴蝶展
    最美桃红柳绿时
    最美桃红柳绿时
    超极限训练,特战队员要经历哪些“劫难”?
    超极限训练,特战队员要经历哪些“劫难”?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1091120733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