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盘点资本市场罪与罚 “回味”2015金融反腐风暴

2015年12月28日 07:09:03 来源: 京华时报

  资本市场的罪与罚

  跌宕起伏的2015年,一场声势浩大的金融反腐风暴席卷了整个资本市场。曾经的市场监管者和主力机构成为反腐爆发的集中营,从证监会副主席姚刚、主席助理张育军,到券商头牌总经理程博明,再到私募一哥徐翔,一位位大佬接连落马,2015年资本市场反腐进入深水区。

  一方面,证监系统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反腐风暴中损兵折将;另一方面,在股市暴涨暴跌的背后,证监会对于市场上违法违规行为的打击力度也空前高涨,一批违法违规行为和个人相继落网,受到巨额处罚。

  □上篇·罪

  2015年流行看气质,但气质和形象俱佳的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却一失足酿成千古恨,成为到目前为止落马的证监系统最高级别官员。与其做伴的还有多位前证监系统的官员。现实版的无间道在资本市场上演。

  曾经的他们,在资本市场叱咤风云、大权在握,有着令人艳羡的人生,如今留给市场的却只有苍凉的背影。正所谓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在自我修炼的人生道路上,奋斗了一生,但一着行错,最终却落得个满盘皆输。

  姚刚:最位高权重

  江湖地位:证监会原副主席

  调查原因:涉嫌严重违纪

  作为本轮反腐落马的证监会系统最位高权重的代表,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与一众下属相继在今年落马,成为反腐的典型,也坐实了“带头大哥”的头衔。

  2015年11月13日,中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证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姚刚因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调查,成为到目前为止落马的职位最高的证监会官员。

  公开信息显示,姚刚1998年之前曾担任证监会期货部主任,1998年被调至国泰君安担任总裁,2002年5月重新回到证监会,担任发行部主任要职。至此,开始了长达13年分管发行部的历程。

  2004年7月获得升职,担任中国证监会党委委员、主席助理兼发行监管部主任。2008年2月起被国务院任命为中国证监会副主席直至2015年11月13日被带走调查。

  姚刚在位13年间可谓大权在握。其本人也因长期掌握着IPO公司的生杀大权,在资本市场有着“发审皇帝”之称。但是,伴随着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其大好前程也就此画上了休止符。

  张育军:最平步青云

  江湖地位:证监会原主席助理

  调查原因:涉嫌严重违纪

  2015年9月16日,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称,证监会主席助理张育军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10月13日,国务院免去张育军中国证监会主席助理的职务。

  作为北大经济学、人大法学双料博士的张育军一路走来可谓平步青云,他也是到目前为止证券系统当中唯一一位先后执掌过上海和深圳两大交易所要职的关键人物。其接连担任深圳、上海两地交易所总经理的履历在中国证券市场可谓前无古人。

  在完成了沪深交易所的两连跳之后,张育军于2012年8月重新回到证监会,任证监会党委委员。2012年9月升任证监会主席助理,主管机构。

  因张育军在任期间曾大力提倡创新,雷厉风行的表现也曾招来一些市场人士不同的意见。张育军曾经明确提出过资管业务的“八条底线”,强调不得有非公平交易、利益输送、老鼠仓等损害客户利益行为,不得有商业贿赂等行为等。如今,讲话犹在耳畔,却已物是人非。

  公开信息显示,姚刚曾和张育军联手组织今年的救市工作,两人相继落马,引发市场一片唏嘘。

  刘书帆:最铤而走险

  江湖地位:证监会原发行三处处长

  调查原因: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等

  为了进行非法牟利,身为证监会官员竟然不惜铤而走险,作出了伪造公文印章的举动。证监会原发行三处处长刘书帆实在有点胆大。

  2015年8月25日,刘书帆被公安机关带走协助调查,8月30日刘书帆因涉嫌内幕交易、伪造公文印章、受贿等犯罪,被有关部门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据刘书帆本人在接受调查时供述,2014年下半年起,他利用职务便利,帮助某上市公司定向增发事项顺利通过证监部门发审会,并帮助该公司股票价格维持稳定并增长。为此,该上市公司负责人向其行贿数百万元。刘书帆这种明目张胆的犯罪行为自然不会逃脱监管的法眼,真是应验了那句老话,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之前程。

  公开信息显示,刘书帆从2014年4月证监会内部轮岗后担任发行三处处长,该处主要负责创业板企业发行的法律审核工作。此外,还有一层关系引起了市场的关注,即刘书帆曾担任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的上一任秘书。

  程博明:最意想不到

  江湖地位:中信证券总经理

  调查原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

  与证监会多名高官因违法违规遭调查同样引发市场震惊的是,国内券商头牌中信证券在这场反腐风暴中也是损兵折将,从公司总经理程博明到董事总经理徐刚等多人相继被带走调查,成为最意想不到的典型代表。

  2015年9月15日,中信证券总经理程博明等三人因涉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被公安机关依法要求接受调查。这位擅长徒步走的券业大佬,统帅中信证券五载,因一着行错,最终落得个满盘输。

  在今年爆发的股灾中,中信证券作为国内最大的券商,屡次冲锋在前,充当救市先锋。然而,最令市场和投资者想不到的是,市场传言,在救市期间出尽风头的中信证券,背后实际上与已经被带走调查的证监会原主席助理张育军等人合演“无间道”,联手做空中国A股。

  经过20年的发展,中信证券奠定了中国投行龙头地位,据中信证券2015年半年报,中信证券股票总承销、债券总承销等11项业务位居市场首位,主要业务均位居行业前列。然而,在遭遇了一系列风波后,对于立志于打造中国版高盛的中信证券来说,已经元气大伤。

  徐翔:最低调神秘

  江湖地位:私募一哥

  调查原因:涉嫌违法犯罪

  11月1日晚间,从未在媒体上露脸的中国内地私募一哥徐翔首次亮相,不过亮相的方式却是身穿阿玛尼的“白大褂”戴着手铐被警察带走的照片在朋友圈被刷屏。这位被市场称为最神秘低调的投资大家至此才正式从幕后走到台前。投资者也才恍然大悟,原来网上一直流传的有些秃头的中年男人的照片并非私募一哥徐翔本尊。

  根据官方消息,徐翔等人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股市内幕信息,从事内幕交易、操纵股票交易价格,其行为涉嫌违法犯罪,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相关案侦工作仍在严格依法进行中。事件引发的地震随之而来,多位与徐翔相关的人物相继失联,徐翔概念股一时之间也遭到资金的抛售,纷纷跌停。

  从17岁只身带着3万元闯入股市,到赫赫有名身家几十亿的资本大佬,徐翔作为“宁波涨停板敢死队”的重要成员,其投资风格极其彪悍,以“稳、准、狠”见长,也因此被封为“涨停板敢死队总舵主”。

  然而,从少年成名再到如今的锒铛入狱,私募一哥终于走下神坛,其所创下的游资时代也宣告终结。

  □权威访谈

  权力体系需内外部有效制约

  北京问天律师事务所主任张远忠博士

  京华时报:市场的监管者成为反腐爆发的集中营,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张远忠:今年以来集中爆发的金融反腐,不单单是个人的问题,从根本上讲,是监管机构缺乏约束,绝对的权力导致的绝对腐败。证监会二把手、主席助理及相关人员被抓,暴露了监管机构的权力已经到了恣意妄为的阶段。正是我们的权力结构体系缺乏内外部有效制约,才导致这些官员落马。

  因此,证监会体制转变和职能转变的当务之急是借此次股灾进行梳理和反思。如果经过这场灾难,仍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未来还会出现问题。

  京华时报:在金融反腐过程中,证监会出台了《十项禁令》,能否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张远忠:此次颁布的十项禁令是依据一些基本法律常识编写的顺口溜。在实际操作中,关键还要解决几个问题,包括违反禁令如何处罚、外部监督机制如何建立以及如何规范一些行政执法中出现的滥用自由裁量权等问题。

  中国市场的许多基本规则虽然借鉴了美国、香港等市场经济体的做法,但是由于法治理念等存在本质差别,监管的核心制度无法进行异体移植,从市场经济体搬来的许多制度就出现了“枳生淮北”的现象。治市之道总是游离于“政策市”与“法治市”之间,这既是证监会工作不能很好开展的原因,也是证监会形象受损的原因之一。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指望十项禁令能够上演“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是不现实的。

  京华时报:制度建设上需要作出哪些改进,您有哪些建议?

  张远忠:事实上,今年的股灾已经给我们提出了一个课题,就是如何构建内外有制约的证券监管权力体系。如何建立股市问责机制等问题摆在我们的面前。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国国会对危机原因展开调查,并进行问责。但2015年股灾至今,官方的只有证监会主席的一份总结性报告,“民间”版的清华报告也对股灾原因避重就轻。所以,谁来监督证监会是将来证券法必须回答的问题。

  □下篇·罚

  一直以来,资本市场都有这么一群人:草莽出身,不按常理出牌,往往通过非正常手段操纵市场,营造虚假的市场供求关系和证券期货价格,将散户玩弄于股掌之间,类似“套路”曾经屡试不爽。但伴随着2015年证监会加大对各类操纵行为的查处力度,多名曾在股市中呼风唤雨、驰骋十余载的游资大腕、隐形牛散相继现了真身。在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中,证监会可谓硕万元果累累,闻名于沪深两市的“游资一哥”孙国栋、“超短F4”成员马信琪均入了证监会的法眼,成为处罚典型。

  孙国栋

  江湖封号:“游资一哥”

  操作风格:虚假申报、快速反向卖出获利

  孙国栋号称“游资一哥”,但是,了解本尊的股民却极少。直到证监会的一纸罚单公布,孙国栋才首次亮相。

  孙国栋出手阔绰,不愧其“游资一哥”的称号,看看他操纵的股票数量就知道了。证监会公布的信息显示,孙国栋涉嫌操纵“全通教育”、“中科金财”、“如意集团”、“西部证券”、“开元仪器”、“奋达科技”、“鼎捷软件”、“暴风科技”、“雷曼股份”、“深圳华强”、“仙坛股份”、“新宁物流”和“银之杰”等13只股票价格。

  其操作手法是凭借资金优势,通过虚假申报等方法影响相应股票价格,并快速反向卖出获利。根据调查,孙国栋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间,在开盘集合竞价阶段、连续竞价阶段、尾市阶段通过虚假申报、连续申报抬高股价等方式影响“全通教育”等前述13只股票价格,并于当日或次日反向卖出获利。

  证监会最终没收孙国栋违法所得1129.89万元,并处以3389.67万元罚款。

  仔细观察这13只股票不难发现,其中不乏今年的大牛股。以今年3月上市的暴风科技为例,股票发行价仅7.14元,连续29个一字涨停后股价达150元,其后又一路狂飙,最高涨至今年5月21日的327.01元,创造了A股纪录。

  任良成

  江湖封号:股票博物馆馆长

  操作风格:高价申报、大笔申报等方式拉抬股价

  作为中国第一代股民,从1990年首次进入资本市场,通过炒股挖到第一桶金,再到后来收藏股证、筹办博物馆,担任中国股票博物馆馆长,任良成已经成为牛散的标杆式人物。在股海长期的沉浮中他也收获了人生最大的财富。

  然而,证监会的一纸罚单却让这位牛散背后的违规操作行为曝了光。

  任良成为了完成大宗交易买入股票在二级市场的顺利出货,控制使用20个账户在8只股票的9个交易日尾市阶段通过高价申报、大笔申报等方式买入相关股票拉抬股价,并于次日卖出,在8只股票的10个交易日中采用频繁虚假申报撤单、随即反向卖出的手法,操纵证券市场,盈利合计1828.51万元。

  不过,任良成最终也没逃过监管的法眼,证监会决定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以1828.51万元罚款。

  公开信息显示,2008年至今,任良成设立的投资管理公司成功大量收购上市公司大小非解禁股做大宗交易,成为全国目前该领域最大的买家之一。他收藏的股证达350多万枚,1999年还曾荣获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颁发的股证收藏数量之最。

  马信琪

  江湖封号:“超短F4”成员

  操作风格:虚假申报、快速反向卖出获利

  马信琪在市场上可谓大名鼎鼎,作为宁波涨停敢死队四大操盘手之一,操作席位主要位于天一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被民间称为“超短F4”成员。其操作手法均是通过虚假申报等方法影响相应股票价格,并快速反向卖出获利。今年,马信琪正是利用这一手段在一天之内炒作暴风科技盈利44万而遭到证监会的处罚。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结果,马信琪在2015年7月31日多次大笔申报买入后快速撤单,以不成交或少量成交的方式拉抬“暴风科技”股价,随后快速反向卖出之前持有的部分股票获利。证监会没收马信琪违法所得44.12万元,并处以132.35万元罚款。

  公开信息显示,马信琪在资本市场颇为活跃,经常以唯一自然人股东的身份出现在上市公司前十大股东或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根据媒体统计,近10年来,马信琪的大名直接进入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约40家左右。但是,其持股周期均不长,基本按照季度来计算。以太平洋证券为例,在太平洋2015年中报披露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马信琪成为唯一的自然人股东,但是,根据太平洋的三季报显示,马信琪持有的6168.65万股已悉数出清。

  张春定

  江湖封号:股市印钞机

  操作风格:借资金优势盘中连续买卖

  3天时间,获利上亿,牛散张春定的效率堪称股市印钞机。

  张春定操纵证券市场的手法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营造虚假的市场供求关系和证券价格,误导投资者的决策。根据证监会公布的处罚通知,张春定于2015年7月16日至20日通过集中资金优势盘中连续买卖、在自己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交易等行为,影响“中国卫星”股票价格与交易量,继而反向卖出,获利9966.38万元。

  因为7月18日和7月19日为周末,在张春定出手的三个交易日,中国卫星从7月16日的最低38元蹿升到7月20日最高54.05元,股价在3天的时间里最大涨幅42%,张春定在3个交易日就盈利近亿元,堪称印钞机。

  原本以为神鬼不知,但最终仍没能逃脱处罚,最终,证监会没收张春定违法所得9966.38万元,并处以2.99亿元罚款。

  叶飞

  江湖封号:民间股神

  操作风格:尾盘连续买入

  叶飞在业界有“民间股神”之称。叶飞操盘的阳光私募基金倚天雅莉3号业绩曾一度超过徐翔,并因此奠定其业界地位,不过,这位民间股神在2015年也被证监会盯上了。不仅将一个半月663.79万元的收益悉数吐回,还收到了三倍的罚单。

  证监会公布的处罚信息显示,叶飞于2015年5月13日至6月30日集中资金优势在尾盘阶段连续买入“信威集团”、“晋西车轴”、“江淮汽车”、“奥特迅”和“中青宝”等5只股票,影响相关股票价格与交易量,继而反向卖出。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共获利663.79万元。最终,证监会没收叶飞违法所得,并处以1991.37万元罚款。

  袁海林

  江湖封号:最悲催牛散

  操作风格:虚假申报、反向交易

  原本以为手握巨资,操纵股票妥妥的稳赚不赔,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资本市场几度沉浮的牛散袁海林,竟成了阴沟里翻船的典型,被市场戏称为有史以来最悲催的牛散。

  根据证监会的通报,袁海林于2015年6月1日至7月31日通过利用资金优势、持股优势连续买卖、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交易、虚假申报、反向交易等方式影响“苏宁云商”和“蓝光发展”等2只股票价格,并反向卖出,一通折腾之后,仅仅两个月的工夫,袁海林账户亏损高达2.78亿元。

  手握巨资操纵股价最后竟导致巨亏,砸了牛散招牌不说,还被证监会抓了典型。不知道这位牛散是否会从此引退江湖,闭门思过。

  根据证监会的处罚通告,责令袁海林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并处以300万元罚款。(记者敖晓波)

【纠错】 [责任编辑: 卢俊宇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5311285722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