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女子不满40元停车费 驾车拖死收费员(图)

2013年12月13日 08:35:20 来源: 北京晨报
分享到:

  受审现场

  原标题:女子驾车拖死收费员受审

  仅因嫌40元停车费太贵,驾驶越野车的杨雪鸥在与停车管理员丁某发生纠纷后加速逃离,导致紧扒着车门不放手的丁某因车速过快而倒地身亡。昨天上午,被控故意杀人罪的29岁无业女子杨雪鸥在市二中院受审。庭审中,她坚称自己并非故意。其父杨松柟涉嫌窝藏罪也一同接受审判。在得知女儿出事后,他连夜开车将女儿送往其东北男友家躲藏。

  被告人

  我没看后视镜

  昨天上午,父女二人在众多镜头的注视下走进法庭。看到杨雪鸥,死者丁某的妻子李女士站起身来手指着对方哭诉:“杀人凶手,你让我带着两个孩子怎么活啊……”

  据检方指控,今年1月27日晚9时许,杨雪鸥在西城区华远北街北口南侧50米京联顺达停车场内,因停车收费问题与管理员丁某发生纠纷,后在丁某手拽车门继续索要停车费的情况下,仍驾车快速离开致丁某被甩出倒地死亡。其父杨松柟明知杨雪鸥涉嫌犯罪,仍驾车带她逃离北京。案发后,杨雪鸥在辽宁葫芦岛市被抓,其父杨松柟自首。

  杨雪鸥当庭供述,当晚7点多,她和女友去西单逛街,把车停在路边。晚上9点多,两人上车准备返回。一个停车收费员将之前夹在雨刷器上的停车条拿走,然后站在车的右前方,向她要40元停车费。

  “我以前在这儿停过,只收10元。我说没那么贵,给你10元吧,不要票了。然后我摇上车窗,准备调转车头离开。我起步后,他一直跟着我的车走,手拉着左侧车门。我停了会儿,看他没说话,往后退了一下。我以为他不管了,觉得他跟我的车有一定距离,就开车走了。”杨雪鸥说,开了几秒钟,听到“咚”的一声响。“女友问那个人会不会有事儿,她说没事,就把女友送回了家。”

  杨雪鸥说,回家后她才仔细回想起女友的话,想到自己可能碰到人了,就打电话给父亲。杨雪鸥说,因为害怕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们连夜开车去了位于葫芦岛市的男朋友家里。

  杨雪鸥驾驶的车是其男友今年1月22日刚给她购买的,使用的还是临时号牌。她说,自己2004年考的执照,但基本上没摸过车。这辆新车也刚开过一两回。杨雪鸥承认当时车速比较快。“我就是不想跟他纠缠,想摆脱他。我没想到他拽我车门,也没有看后视镜。”杨雪鸥说,男友几天后在网上看到了收费员死亡的消息,他们本来决定第二天去自首,但当天下午就被抓了。

  杨松柟说,女儿和他见面时情绪很低落,她只说可能开车碰到人了,但不清楚具体情况。“她想去趟男友家,我没想太多,觉得大晚上让她一个人去不放心,就决定开车送她走。”杨松柟说,他因关心女儿心切,脑子就比较糊涂。如果知道是这种后果,一定会带她去自首。

  尽管杨雪鸥否认自己看到丁某,但根据其同车女友的证言,她看到收费员一手拽车,一手敲车玻璃,就说旁边有人。但杨雪鸥看了一眼,又驾车走了。“我问她那人会不会有事儿,她说那人还动呢,没事儿。”

  ■对话被害人家属

  “逃单人多,收不上钱得自己垫”

  丁某有一双儿女,小儿子在外地读大学。妻子李女士也是停车管理员。当晚,她看到丈夫紧贴着车门跟着车跑了100多米,人都飘起来了,后来倒地直打滚儿。这一幕深深烙印在她脑海中。如今,她因精神恍惚而无法上班。丁某的家属当庭向杨雪鸥提出了87万余元的索赔金。

  丁某的姐夫白先生曾是公司的主管。他说,丁某做停车管理员已长达十多年,不久前调入这个公司。停车费大幅度上涨以后,收费员上交公司的钱也从原来的每月1000元涨到3000元。像西单是一类停车地区,这个停车场有3个收费员,每人每月要上交公司2.7万元,每个收费员每月能收费3万元左右。

  “淡季的时候,收费员每个月自己要垫一两千元,旺季还能挣点钱,平均下来每个月有三千多元的收入。”白先生说,因为停车费高,驾车逃单的人大概占10%。“如果收不上钱,收费员就要自己垫钱,所以看到有逃单的司机,肯定都会阻拦。”

  庭审焦点

  故意还是过失?

  昨天,检方请进行现场勘察的司法鉴定人员出庭,证明杨雪鸥当时的车况是大于正常的加速度,处于急加速状态,油门基本上踩到了最大。

  公诉人认为,通过监控录像可以清晰地看出,杨雪鸥虽然踩了刹车,但在丁某手拽车门的情况下仍然加速开走,导致丁某因车速过快而死亡。杨雪鸥对在与被害人停车问题尚未解决的情况下非正常急加速的后果有一定的认识,但仍然不管不顾加速离开,可以证明她急于摆脱被害人的心态,这样的心态远远超过她对他人生命的关注,杨雪鸥的行为构成间接故意杀人罪。

  不过,公诉人也指出,被害人为了索要停车费而置自己于危险境地,对于其死亡后果的发生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杨雪鸥主观恶性比直接故意杀人要小,故可以对杨雪鸥酌予从轻处罚。杨松柟的行为构成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杨雪鸥的律师则不认可指控的罪名,认为应是过失致人死亡罪。律师说,杨雪鸥之前与被害人并无矛盾,因停车费用持有异议后,也没有过激的言语和冲突发生,且整个事件持续时间很短暂,她不可能因为多交30元而去剥夺他人的生命,主观上不具有故意杀人的故意。根据视频资料,杨雪鸥有明显的减速观察,在被害人有后退动作后,以为对方没有抓住车门才加速,是对方又跟车上前。杨雪鸥的行为应当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

  父亲忏悔

  对女儿教育偏失

  庭审最后,杨雪鸥向被害人家属表示歉意。“我知道没用,但这是我的心意。”在遭到李女士的抗议后,她坚持说。杨雪鸥随后也哽咽着向身旁的父亲表达了歉意。“我从小到大没有遇到多大困难,所有的事情都是家里人帮我解决。在看守所,我开始独自面对一切,以为要坚持不下去了,我想到了我爸说过的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要站在别人的角度考虑,就能避免很多矛盾。我比被害人家属幸运,还能见到我爸,他老了,我还能照顾他……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据了解,杨松柟在女儿3岁时与妻子离婚,女儿跟他生活。对于女儿的行为,他进行了忏悔:“我们是单亲家庭,所以很多地方对女儿存在教育上的偏差。我也对被害人表示歉意,愿意协助女儿尽最大能力赔偿。希望能从轻处罚女儿……”法院将择日进行宣判。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001258522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