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陕科长受贿2000万惊动中纪委 妻借其影响敛财3000万

2013年07月19日 08:52:17 来源: 西部网

曹艳芳被带出囚车,准备到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程英晏 摄

  丈夫利用职务之便,大肆收受贿赂;妻子借丈夫影响,垄断市场敛财。(陕西)渭南市住建局建管科原科长侯福才和妻子曹艳芳上演了一出腐败“二人转”。如今双双身陷囹圄,将接受法律的制裁。这又是典型的“夫妻合作”共同挖坑,一起埋葬。不知在铁窗之后,两人会不会反思,到底“谁害了谁”?

  2003年以来,曹艳芳在没注册公司没监理资质的情况下,冒用四家公司名义,签订监理合同124份,涉案金额3062.857万元。曹艳芳等11人被以合同诈骗罪、串通投标罪、伪造公司印章罪提起公诉。昨日,此案在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审,将择日宣判。

  借用多家公司资质操控投标

  1963年生的曹艳芳是渭南市工商局监察室科员。去年8月12日,其因涉嫌串通投标罪、伪造公司印章罪被警方控制,8月22日被批准逮捕。18日9时许,渭南中院公开审理本案,20多位渭南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旁听,省内16家媒体采访报道。因案情重大,法院戒备森严,大门有3名法警执勤,对每个人进行盘问。

  公诉人指出,2003年以来,曹艳芳在没有注册成立监理公司的情况下,先后冒用陕西宏基建筑设计工程有限公司、陕西恒业建设集团有限公司、陕西省工程监理有限公司名义签订监理合同124份,涉案金额3062.857万元,实际取得2197.53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

  起诉书还显示,曹艳芳借用多家公司资质操控投标,涉及渭南市中心医院监理项目(借用了4家公司资质投标)、渭南市职业技术学院新校区监理项目(借用了5家公司资质投标)、渭南市体育中心一场两馆监理项目(借用了6家公司资质投标)、渭南市第一医院门诊综合楼监理项目(借用了3家公司资质投标)、渭南市博物馆监理项目(借用了5家公司资质投标)。这些项目均被曹艳芳控制的公司投得,其行为已构成串通投标罪。

  此外,曹艳芳为方便盖章及领取监理费,先后安排公司员工私刻印章4枚。其行为已构成伪造公司印章罪。

  身为工商却不为公司注册

  此案案卷有140册,由3位公诉人轮流举证。而辩护席上共有7位辩护律师。庭审时,曹艳芳身着深色的镶花边短袖,因为声音低,数次被律师和法官提醒“大点声说”。她并不认可合同诈骗罪的指控,称自己与相关公司是挂靠关系,而且用公章时给相关公司负责人说过。当公诉人提出这一说法与其在公安机关的笔录矛盾时,曹没有辩解。

  对法官“印鉴是否是私刻”的提问,曹予以承认。曹表示,最高峰时有200多个监理师为自己工作,监理费用都用于发工资和公司运营,还投资了一家混凝土公司,自己过手的监理项目质量都符合要求。法官询问:“作为工商人员,为何不懂得为自己的公司办理工商注册手续?”曹仍以挂靠关系为由作答。

  曹艳芳反复强调,很多监理费没有足额收回,“一笔60多万的业务,监理费要了5年一分钱没要回来。”她表示,一笔120万的监理费,最终只收回40万,“不知道谁骗了谁呢!”

  曹艳芳辩护律师、陕西恒济律师事务所安晓玲律师表示,根据查明的事实与证据,认为曹艳芳的合同诈骗罪不能成立,串通投标罪不持异议,伪造公司印章罪不应当单独定罪。

  个别项目系其夫侯福才介绍

  庭审中透露,曹艳芳承揽的个别项目系其夫侯福才介绍。侯福才系渭南市住建局建管科原科长,涉嫌利用职权向企业索要巨额贿赂、违规收费、贪污公款案,去年已被查处,目前案件尚未开庭。

  不少人认为,侯福才落得今天的下场,和张扬的妻子有莫大关系。曹艳芳每到工地接活时总是气势凌人:“我丈夫是渭南市建设局建管科科长侯福才,他和市委×××,市政府×××是同学,一般来讲渭南市大小活我们都要干……”

  一位同事说,一次快过年时,他在单位电梯上碰到很少来上班的曹艳芳。曹艳芳突然开始炫富,“我过年需要这么多钱”,同时伸出两个指头。没想到接着她突然拉开随身携带的大包,里面全部是一沓沓的钱,“我才知道她过年需要200万”。

丈夫侯福才

受贿2000万惊动中纪委

  在住建局建管科长位置上坐了10多年,垄断渭南数个建筑相关行业

  曹艳芳能在渭南呼风唤雨,根源在于有个有实权的丈夫侯福才。1963年出生的侯福才在渭南市住建局建管科科长位置上坐了10多年,目前因涉嫌受贿两千万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身陷囹圄。尽管只是科级干部,对他的举报却曾惊动中纪委。

  仅受贿一项就高达2千万元

  省纪委和监察厅主办的《陕西党风与廉政》,在2012年陕西省反腐倡廉工作综述上透露,侯福才特大索贿、受贿案是当年查处的大案之一。渭南市纪委、渭南市监察局在2012年反腐倡廉工作情况通报中也提到,当年的主要成绩之一,是配合省纪委和省检察院,查办了侯福才特大案件。

  民间流传,侯福才所涉资金在数亿元,具体多少有关部门尚未向外通报。但纪检部门透露,侯福才仅受贿一项就高达2千万元,还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而渭南市纪委在一份工作报告中提到,为了配合上级查办侯福才等人,基层出动了将近200名干部和工作人员。

  有关部门提到,久居重要岗位,是侯福才腐败的根源之一。侯福才案发后,住建局在总结教训时再次表示,要严格落实公务员重要工作岗位5年轮岗制度,住建局随后规定,该局办公室主任、建管科长、计财科长实行5年轮岗制度。渭南有关方面也从去年开始在全市推行5年轮岗制度。

  渭南80%建筑监理落入其手

  一个小小的建管科科长,为何能敛财如此之巨?记者调查发现,这与他的“多种经营”有关。据举报人反映,侯福才和他的妻子曹艳芳、外甥等亲属,在渭南市办有建筑业协会、咨询担保公司、“监理公司”、混凝土搅拌公司等。

  据透露,2012年,多家建筑企业联名反映,近年在渭南建筑领域有个奇怪现象,在办理建筑工程许可证过程中,每个建筑企业都要向“渭南市祥和建筑技术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缴纳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咨询服务费”。房地产行情疲软后,勒紧裤腰带的商家意识到,这不是一笔小数目。这也是侯福才落马的一个导火索。

  检察机关还查明:侯福才通过“权威”高价接揽监理业务,由妻子曹艳芳承接。“过去10年中,渭南市80%以上的建筑监理都落入其公司囊中。”一位熟知此行的业内人士说。侯福才开设的“经纬混凝土公司”,更是几乎垄断了渭南混凝土市场。渭南市共有6家混凝土公司,侯福才将其他5家都检验为不合格。渭南建筑业一位老板说,就是此举导致其他混凝土公司不满,引发集体向上反映。据传,一对河南籍父子开设的混凝土公司被认定不合格,几乎破产,父子最后举债前往北京告状,最终惊动中纪委。

  目中无人 公章随身携带

  一位熟知侯福才的人说,一次一辆大巴车在公路上和侯福才的小轿车发生小擦刮,侯福才撂下话,你进了站就出不来。大巴司机没有在意,结果大巴车进站后确实一周都没出来。后来车主才知道,这位自称“猴哥”的人就是侯福才。

  去年本报就开始关注此案,当时渭南市执法部门一位领导说,侯福才被中纪委给带走了。在网上,至今还流传着这样一些事情:侯福才坐在局长办公桌上和渭南住建局长说话;侯福才不高兴的时候会搅得局党委会无法召开:“将一位局长欺负走后,侯福才大白天拿着鞭炮去市政府放炮表示庆祝。”

  在渭南,大家普遍比较认可的说法是,侯福才经常将公章随身携带,即使到北京看病也是这样。许多人为了盖章,只好到北京找他。

  和侯福才同年落马的还有渭南市原交通局长、时任政协副主席郭新民。很多人认为郭新民落马和侯福才有直接关系,当地传闻,郭新民被抓后,“进去全部都招了”。记者在有关部门证实,郭新民涉嫌受贿被逮捕。

  据了解,随着曹艳芳案件开庭,由商洛市和咸阳市中级法院分别受理的郭新民案和侯福才案件,也将在近日开庭审理。(华商网-华商报 解振国 崔永利 高玉霖)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401250328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