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新闻

新华法治 > 正文

央视曝世界奢侈品协会招摇撞骗:伪造奢侈品雇人演戏

2013年03月19日 13:41:45
来源: 央视
【字号: 】【打印
【纠错】

  哪来的世界奢侈品协会

  主编:袁柏欣 记者:寇轩凯 摄像:毛云李 景延 李慧 张明

  一、追不回的80万

  近些年来,中国的奢侈品消费接连升温,不光是中国观光客成为海外各大市场的宠儿,国内市场也迎来了各大品牌纷至沓来的景象。贝恩管理咨询公司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2012年中国消费者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最大的奢侈品消费群体,他们购买了全球约25%的奢侈品。国内的奢侈品展会是人们认识和接触一些高端品牌的途径之一,但是有人动起了歪脑筋,把展会变成了骗局。

  2006年2月,在北京经营一家文化公司的小美接到了一个电话,在电话那侧,一名名叫欧阳坤的人说,自己是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代表处代表,希望小美帮助邀请一些资金实力雄厚的房地产商参加一个顶级奢侈品展会。2006年的北京首届奢侈品展,当时全名最后定名是北京首届顶级私人护品展,是2006年9月28、29、30三天在中科大做的一个活动。

  小美的公司主要是为地产项目做开盘活动策划,对方提到的展会正好符合很多客户的需求,再加上听说对方世界级协会的名头,小美没加思索就同意了。双方商定,由对方负责展会,小美的公司负责推荐房地产商参会,最终,小美联系了3个参展房产商。小美告诉记者,当时一家地产公司当时收的是24万到40万。3家地产公司共缴纳了80万的参会费用。按照双方签订的协议,在活动结束后,协会承诺付给小美的公司一半展会收入。小美告诉记者,对方承诺为期三天的展会只做了两天,到了第三天这个协会的人就全部消失了,不仅当初与她联络展会的欧阳坤电话不通,小美去过的办公室也人去楼空。

  小美不但一分钱没拿到,3家房产公司认为小美有意欺诈,要对她提起诉讼。不得已,她赔付了这三家公司展会费用80万元。小美发现自己被骗了,马上向警方报了案,但此时才发现,欧阳坤查无此人,世界奢侈品协会也查不到任何相关信息,警方无法立案。此后,小美经朋友帮助多方查找,找到了欧阳坤另外一个联系电话,虽然联系到欧阳坤本人,但对方始终不肯见面。小美说:“找过他,但是当时他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接见,但是他口头承认这个事情,承认这个展会没有办好这个事情。最开始的一两年还承认过算欠我们的钱,后来都不承认了到现在。因为现在已经七年了。”此后连续几年都没有追讨到被骗走的钱。也没再见过那个自称叫欧阳坤的人。直到2012年6月21日,她看到了东方卫视播出的一期名为:“世奢会”迷雾的曝光节目。

  世界奢侈品协会已经与法国、英国、瑞士等12个主要奢侈品原产国的驻中国使馆及商会签署了国际奢侈品贸易合作协议。但当记者向法国驻华大使馆以及法国商会求助时,双方都否认与之签订过任何形式的贸易合作协议。法国商会表示,我们是法商会,我们跟这里(世界奢侈品协会)没有关系。

  看了节目,小美决定委托律师帮她调查。民政部官方网站显示,没有世界奢侈品协会相关信息。只在北京市工商局部门调取到了一家名为世界奢侈品协会北京管理有限公司的档案,在这份档案材料中,有一页名为世奢会的商标注册证,证件申请号码为363378。在北京市工商局网站的查询系统中,代理律师输入了这个号码。律师发现,世奢会商标申请人为世界奢侈品协会有限公司。系统查询发现,这家公司曾申请过多个商标。但没有一个是名为“世奢会”的。 记者登陆世界奢侈品协会官方网站,注意到所有页面全是中文,首席代表,执行主席确实是一个叫欧阳坤的人。在联系我们一栏注明,世界奢侈品协会办公地址在北京市朝阳区东三环中路一号国际金融中心,写字楼东座10层东区。记者来到这里,发现这里却是一家名为艾碧克的商务有限公司。这家公司负责人透露,世界奢侈品协会曾经租赁这里做过办公地点。已经退租了。既然网站上的地址找不到这家机构,那么这个神秘的世奢会到底在哪里呢?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

  二、滥竽充数的世奢会

  经营文化公司的小美忙活了半天,最终白白损失了80万元,那个所谓的世界奢侈品协会却不翼而飞,首席代表避而不见,网站地址上注明的办公地址也是人去楼空。那么这个神秘的世界奢侈品协会究竟是个怎样的机构?接着来看记者调查。

  在北京市工商局查询系统中,世奢会北京国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登记地址与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代表处不同,是在北京市东城区朝阳门南小街18号,首层5号。记者随同小美来到了朝阳门,但在整个南小街18号商圈内,只有一家店面经营奢侈品寄卖。几经查找,终于找到了朝阳门南小街18号首层5号,但这里却是一个小型烟酒商店,服务员从没听过世界奢侈品协会的名头,记者打通了商店老板的电话。商铺老板告诉记者,自己的小卖部都开了五年了,总有人问,工商局也到他这儿核实过,建国门的工商所,自己当时哪听说过什么会啊,他说就卖奢侈品的。自己那店那店能卖奢侈品吗。商店老板告诉我们,不仅是记者,北京朝阳工商局工作人员近段时间也找过他,让他很烦恼。记者说:他怎么拿你们地址就能注册了呢?”商铺老板说:“不,他那个不是他注册的大哥,他这怎么他能注册呢?他找办照的,你找一个办照的,说现在我没地址,我办个照,看他能给你办吗,他还得找地址,他就是从外边不定哪弄个复印件,就是瞎写个地址给你编吧,它地址一盖就能行,房产证都一样,房产证都一样,地址只要盖了,你哪知道?”

  商店老板说,随着不断有相关部门找他,他也了解了一点这家世界奢侈品协会的一些信息,他曾听说,负责人是个演员。没有找到协会的办公地址,那么这个协会负责人到底是谁呢?

  在这部1998年香港亚视拍摄的电视剧中,饰演武则天之子李哲的演员名叫毛坤。2012年6月东方卫视记者对世奢会进行采访时,接受采访的世奢会中国区首席代表叫毛欧阳坤,其实就是现在世界奢侈品协会网站上的首席单表兼执行主席:欧阳坤。并曾向东方卫视记者承认自己就是演员毛坤。欧阳坤:特别喜欢表演事业,当时也是觉得想做一个演员可能比较好。我1998年的时候,我就正式去了谢晋恒通明星学院,当时跟我一班的同学有范冰冰。

  接受东方卫视采访时,欧阳坤承认,毛坤、毛欧阳坤都是自己用过的名字。在调查中,记者注意到,多家媒体对这家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代表处进行过报道,还有很多是关于该机构中国区负责人欧阳坤的。报道这篇专访显示,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代表处首席代表、执行主席欧阳坤毕业于香港中文大学,2004年曾赴欧洲知名奢侈品管理学院进修奢侈品管理专业。不过面对东方卫视的镜头,欧阳坤承认,没有在香港中文大学念过书。虚构身份简历,是为了推广世界奢侈品协会的影响力。毛坤:因为当时我做展览的时候,我就把世界奢侈品协会的这个名字已经挂到展览里面,同时把它推广出来。

  在接受采访时,欧阳坤极力否认世界奢侈品协会的虚假性。但当东方卫视记者问起协会是否为非盈利性质,欧阳坤很激动。欧阳坤:它不是慈善机构,也不是公益机构,什么非营利,都被大众误导,非营利、非营利在心中。我本来就没有让它营利,它可以营利,但我不让它营利,为什么不让它营利?我要为了保障公正利益,客观公,这样子我才能够提高我的品牌价值。

  作假身份简历为了提高品牌的影响力,是什么品牌需要这么做呢?从事IT金融行业的网友“花总丢了金箍棒”,曾经参与过网络上揭发“表哥”“表叔”的曝光活动,对奢侈品有过研究。他列举了很多世界奢侈品协会用假商品做展会的事实。2011年9月9日世奢会与福建省福州市一家地产公司合办的奢侈品展会,展出一款意大利名品手包,称该包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花总”告诉我们,他经过对全球奢侈品品牌查询,查不到这款包的出处,记者向业内专家求证,专家也认为这是欧阳坤捏造的名牌。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特约撰稿人奢侈品行业专家林建说:“根本没听过这个牌子,从拼写都不是意大利文的拼写。而且如果这么贵的奢侈品没有这样拿来展示的。”而所谓到场的意大利大使馆贸易官员经记者向意大利大使馆求证也无此人。

  在名为世界奢侈品欧阳坤的博客里,2008世奢会与北京某地产公司合办慈善酒会。酒会现场拍卖国际著名品牌红酒——拉菲。经记者调查,法国拉菲酒庄已向中国区代理律师确认该酒为仿冒品。法国拉菲酒庄中国区代理律师 陈丹:酒瓶是假的,酒瓶标签与酒瓶帽与酒瓶标签完全不相符,而且拉菲从来没有过1200毫升的瓶装规格,最后拉菲从来没有听说过2008年的这个活动,世界奢侈品协会显然是滥用了拉菲的名字。

  花总告诉我们,甚至在世奢会网站上发布的很多奢侈品本身就是假的。他说:“他跟一个房地产公司合作,搞了一个叫做铂金人生瑞享奢华的这样一个活动,这个表就是一个假表,这个经得起任何一个人的鉴定。你去翻遍百达翡丽所有的产品都是,都没有这个款,这是后改的。”“花总”说,世奢会的网站上,不但有山寨板的假货,还有欧阳坤自创的所谓世界大品牌。网站上有一个叫做卡洛伊巴特拉的珠宝品牌,被称为是欧洲最早、最昂贵的皇室珠宝商创建的欧洲最古老的、最贵的一个奢侈品珠宝品牌。记者通过民政部了解到,在海外注册民间社团来到中国开展活动,按照惯例都需要在民政部登记备案,记者致电民政部档案管理室没有查询到这家机构。随后,记者致电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执法大队办公室得到了这样的回复。办公室的人告诉记者,没有登记过的就属于非法的,目前法律是这样规定的,他就是在境外登记的,在境内也要设代表处,必须到民政局登记,没有登记的话,他所有活动都属于非法的。

  在花总看来,欧阳坤虚构了一个山寨协会,拿这些伪造和假冒的奢侈品,四处招摇撞骗,骗术并不高明。他说:“我就认为是很山寨的组织,从公司的主体资格上是很山寨的一个组织,是一个皮包的所谓的协会。”如此漏洞百出的一个协会,是如何进行商业活动的呢?我们找到了曾经在这家协会工作过的员工小慧。

  三、内部员工揭秘世奢会

  几经调查,记者发现这个所谓的世界奢侈品协会漏洞百出,大大的名头之下竟然处处造假。但直到现在,我们依然能从互联网上搜索到这家协会的网站,实名认证的微博依然在正常运转,百度百科上还能查到这家协会的详尽介绍。甚至协会还出面辟谣说散布世界奢侈品协会为虚假骗局的人已经被警方立案侦查。究竟哪个信息是正确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个世界奢侈品协会打着非营利的幌子,实质上在进行商业诈骗。但是协会的首席代表欧阳坤依然在活跃着。接受媒体采访、发布奢侈品消费分析报告等等。那么这家公司究竟是如何运作的?记者辗转联系上了一位曾经在这家公司工作过的员工。

  2011年5月 ,小慧通过网上招聘,应聘到世界奢侈品协会工作。她告诉我们,自己主要做的事情就是接电话,有公司打来电话想做奢侈品展的时候,自己负责谈如何收费用。小慧说:它按照展品的数量收,就是你规定好合同是带多少多少样展品,比如带多少个包、带多少表,带哪些车这些东西都是列好的,每一样东西有多少钱,一般都是10到20万之间。”记者:办一次展览10到20万?小慧:对,这些费用叫资源协调费。

  小慧说,世界奢侈品协会和世界奢侈品协会北京管理有限公司其实是一个机构,整个协会和公司只有欧阳坤一个人。其他只有像她一样的4,5个业务人员,都是欧阳坤招聘来的。记者:这个公司除了他之外,欧阳坤之外,有没有其它的一些负责人呢?小慧:没有了,剩下就是我们这几个打工的。在业务人员每次和企业谈好价钱以后,有很多企业开始先支付会展的定金。如果有企业坚持需要发票,欧阳坤也有办法。王力是某地产商下属公关公司人员,王力说他们的客户曾经通过他们同世界奢侈品协会合作,客户提出需要世奢会的发票,不然不合作。最后毛欧阳坤还是给他们开了发票。这张就是2012年5月世奢会北京管理有限公司为王力开出的发票。在工商局官方网站发票查询系统中输入发票号码,我们查到了这张发票。虽然发票号码真实存在,但开票方并不是北京世奢会管理有限公司。这张发票是套用真实发票号码开据的假发票。王力说,公司财务收到了多张这样的世奢会假发票。某公关公司业务员王力:就是他每次提供给我们的一个发票的话,经过我们财务去检验,都发现是假的发票。

  不仅如此,小慧说,在欧阳坤收到企业打来的定金后,每次都安排人带同样的展品出席不同的展会。她说:每次他带的东西都是一样的。田丹丹:对,因为后头我看了他很多展,他不是也有消息吗,虽然我离开那里了,你看到他展的东西都是一样的。小慧说,欧阳坤从来不告诉业务人员这些展品的来源,小件的所谓奢侈品,都是展会当天欧阳坤安排人带来两个剧组装道具用的大箱子,搬来运去,从不派人看管。大件的展品比如汽车,是欧阳坤借来的。田丹丹:他如果有他的资源,比如像阿斯顿马丁的跑车,他有这种资源,那他可能就能借来。”记者:借来?”田丹丹:对。”记者:你确定他是借来的?”田丹丹:是,我看到过借车协议,不是厂商过来的。”

  小慧说,所谓世界奢侈品来源不详,和借来的所谓厂家展出的奢侈展品一起,被一次次用于各种展会现场。另外一名曾经在世奢会工作过的员工也发邮件向我们证实了小慧的说法:一个从丝绸市场买的包,被欧阳坤在展览的时候标榜为世界名牌,价值120万。此外,该员工在邮件中告诉我们,欧阳坤还花钱顾演员和外国人冒充品牌设计师。华丽炫目的展会,加上有众多国际知名品牌代表出席而被多家媒体报道,甚至直播。但事实上,所谓各大品牌代表也是欧阳坤花钱雇来的。田丹丹:凤凰卫视当时是视频直播的,给什么颁奖,感觉是很多品牌到场去领奖了,也发表了感言,但是这些人其实都是雇的。传媒大学那边,在传媒那边找这样的人很容易找,找兼职。我们找模特也是这种。几百块钱吧,不会很高。”

  演播室:来路不明的伪造奢侈品,借来的豪华汽车,雇来的品牌代表,伪造的假发票。欧阳坤一次又一次导演着虚拟的奢侈品盛会。

  四、世奢会何时才能倒掉?

  在东方卫视的节目中,为了说明自己的协会,曾多么用心良苦地推动行业发展,欧阳坤举出了一个重要的例子,由世界奢侈品协会发布的奢侈品行业报告和行业数据当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世界奢侈品协会2011官方报告蓝皮书。毛欧阳坤:通过展览做了三年,我们数据库有效的消费者达到几千人,国外的数据呢?中国人到海外消费,我们每年有统计,海外每一个奢侈品店里面,包括奢侈品商业里面都会有中国人在服务中国人,那么这些人里面有部分是我们的研究员。

  统计了三年的行业数据,实时进行网络公布。这一切显得真实可信,并具有公信力。让世界奢侈品协会包裹了一层公益,专业的华丽外衣。然而在协会工作过的小慧告诉了我们这些数据的真实来源。她说:“这种报告是我们前一天熬夜在网上扒的,对,我们几个同事我们三个人都没有回家,整个一晚上都是在那儿熬。他挑几个经典的行业,因为他不可能做完,差不多十来个。我们每个人负责扒英文的也行、扒中文的也行,只要相关的跟他有相关的这种报道,然后数字或者什么这些东西,全部都给他粘到一起,给他发过去。”

  拥有如此煞费苦心,连夜炮制的行业数据报告,欧阳坤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奢侈品行业的话语权。但他没想到这反倒让一些专业人士产生了疑问。当有人质疑数据来源的时候,他却忘了对业务人员培训应对。小慧说:“他觉得我们处理问题处理不好,然后紧接着告诉我们,让所有媒体去联系一个叫Peter陈(音)的人,其实Peter陈就是他的另外一个手机号。对,他有两个手机号,但是你不知道,就是有这样的一个研究员呢,其实还是他本人,只是他本人不方便出来解释这个数据,就是安抚了一些人。”

  换个名字,神通广大的欧阳坤又成了研究员,研究员的话得到了一些人的信任。但偏偏有个真的研究员和欧阳坤较上了真。梅新育,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曾经被世界奢侈品协会邀请参加奢侈品行业数据发布会。世奢会2010年发布的数据报告中提到我国居民到欧洲购买奢侈品消费为500亿美元,梅新育曾经在很多媒体驳斥其数据夸大的离谱。而此后,世奢会的网站上也已经找不到这篇报告了。他说:那一年,我们内地公民出境的人数是有5738万人次,如果他的这个数据成立的话,就意味着5738万人次在境外的食宿、衣食住行那些加起来,加上学费,合起来只有48.8亿,平均每人吃85美元,折人民币500块钱,这可能吗?这完全不可能的。而让梅新育吃惊的是,截至2013年初,这个协会的官方网站上仍然在发布所谓的行业数据报告。虽然很多数据做了一定调整,显得真实了不少,但仍然和国家外管局公布的消费数据相去甚远,仍然在做夸大发布。此外,世奢会公布的数据来源,让梅新育很难理解。如果在国际主要奢侈品商业区都安排调查员,需要一笔巨大的开支。一个协会肯定力所不及。

  而世奢会发布的统计周期为2013年1月20日到2月20日。在统计结束后,马上就能公布庞大的统计结果,梅新育觉得根本不可能。梅新育说:像这种跨国的统计,他还要是把那个华人的、非华人的剔除掉,那么这个计算统计剔除的这个数据的工作量更大。就算它的分析师统计人的话,各个三头六臂,我认为他要少于三个星期的时间也不可能搞出这样的统计数来。”梅新育告诉我们,发布者为了吸引商家,在自己网站上肆意发布这种一眼就能看穿的虚假报告,根本没有部门监管。没有监管,挂着协会的名义,随意敛财。成了奢侈品行业内公开的秘密。记者片头暗访的一家奢侈品寄卖公司道出了这个行业的乱相。

  由于没有监管,面对媒体不断的曝光,毛欧阳坤似乎并不担心,甚至曾经承认自己在夸大宣传。但按照他个人理论,这一切都只是一种商业运作模式而已。毛欧阳坤:我的脚步走得太快,他们的思想跟不上有点慢,他们理解不了。假如有一天我成为中国的福布斯了,我就是福布斯本人,那我以前的过去不是抹黑了,而是一个传奇,说我忽悠大了,忽悠大了在中国又不犯法,企业经营策略而已。

  五、

  时至今日,我们都没有见到过那个自称是世界奢侈品协会的首席代表欧阳坤。我们无从确认他们精美的网站是如何搭建起来的,一份份市场报告是如何出炉的,自然也无法确认在各地举办的一些发布会、颁奖会是如何做到华丽炫目的。但是按照曾经的工作人员的描述,这个协会的存在完全就是一个个环环相扣的大骗局。作为曾经的一个演员,欧阳坤的世界充满了虚幻。如果这个世界奢侈品协会就是一个子虚乌有的皮包公司,那么,又是谁在推着欧阳坤在前台尽情表演?诚然,这样的协会应运而生一定是因为在中国找到了最适合生存的土壤,因为云山雾罩的奢侈品是普通人难以分辨真伪的领域。行业乱象也让我们看到了若干部门的缺位。工商、税务这些给公众提供最起码真伪信息的政府部门一直默不作声,从某种程度上纵容了行业乱象。我们希望这件事情能早日水落石出,还给消费者一个清清楚楚的消费市场。

分享到:
( 编辑: 新华法治 ) 【字号: 】【打印】【关闭
【纠错】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4012447705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