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新闻

新华法治 > 正文

火焰背后的谎言与真相:甘南藏区自焚调查

2013年01月31日 21:11:55
来源: 新华网
【字号: 】【打印
【纠错】

    新华网甘肃甘南1月31日电(记者李惠子 姜伟超)冬日午后,63岁的藏族兽医其绕,盘腿坐在床上,一只黑猫趴在身旁。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儿子才考自焚的原因。

    “是我对他管教不严。他做出这样的决定,太愚蠢了。”其绕眼含泪光,对儿子恨铁不成钢。31岁的才考生前与妻子不和,想做生意,向父亲借钱,被其父拒绝并遭训斥。听说自焚能成为“英雄”,才考对同村牧民尕藏东知说:“与其这样活着还不如自焚。”

    2012年11月29日,才考在碌曲县双岔乡落措村大桥旁点火自焚,他的两位同村好友现场浇油助燃,直至才考身亡。与此同时,另外两名村民向境外提供并传递自焚信息,一些境外媒体对自焚事件进行了报道,才考成为达赖集团鼓吹的“英雄”。

    当天,村民将才考遗体运回他家,家人无法接受这一事实。唯一儿子的离去给其绕家造成很大影响。才考的姐姐、身穿传统藏袍的旦知草在一旁沉默不语。

    落措村所在的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位于青藏高原东缘的群山中,与青海、四川藏区毗邻。一段时间以来,青海、四川、甘肃三省交界地区发生了多起自焚事件,自焚者多为20岁左右的年轻人。

    18岁的桑代杰躺在甘肃省人民医院烧伤科病床上,小腿已被截肢。去年12月2日,这位甘南州夏河县的年轻人在村小卖铺买了3升汽油和5元的止痛片。骑着借来的摩托车到达博拉寺院附近后,他将汽油浇在藏衣上点燃,藏衣起火后,他向寺院方向跑去。然而,忘吃止痛片的桑代杰疼痛难忍,遂脱下藏衣,并向驶来的警车打砸石头。

    根据警方调查,桑代杰性格内向,长期受境内外“藏独”思想煽动和蛊惑,对达赖集团“自焚是为藏族事业献身”深信不疑。去年5月27日一位好友的自焚对他触动很大。自焚前的11月30日,桑代杰收看了报道藏人自焚的“美国之音”藏语节目,他说自己对节目里的人“特别崇拜”,“他们像个英雄”。

    “当接到我儿子自焚的消息后,我整个人都懵了。虽然这里最近发生过一些这样的事,但没想到也会发生在我们家里。”桑代杰父亲才让道吉说。

    一说起桑代杰的事,母亲完代草便把头埋进膝盖中间,嘴里不停地念着佛经,捻动手里的佛珠。过了一会儿,念经声被低低的啜泣声代替。他的家,四五十平米的院落养着牦牛和羊,一座纯木的二层小楼里,放着毛毡,充满了藏族的生活气息,这是个虽不富裕但能自足的家庭。然而男孩的自焚让全家陷入了悲痛和阴霾。

    爷爷南杰说,随着桑代杰逐渐长大,能干活,娶了媳妇,家里的牛羊多了,也渐渐看到了希望。但出事后,不知该怎么走下去。

    甘南州政府一位藏族官员称,达赖集团选定自焚的人有针对性,比如生活境遇差的。煽动者常对欲自焚者说,达赖喇嘛会亲自为你念经超度。藏传佛教轻今生、重来世的传统对自焚发挥了一定作用。达赖喇嘛曾说,在世自焚,来世就会重生。

    “这是人性的泯灭。煽动十七八岁的孩子自焚,为什么你自己不去自焚?”他说。

    甘南藏族自治州有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宗主寺之一的拉卜楞寺,以及郎木寺、合作寺米拉日巴九层佛阁等121座藏传佛教寺院。

    创建于1673年的合作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现有147名僧人。农历十二月初一早晨,由40多名僧人组成的“法舞”方阵正在排练,法号声此起彼伏,他们正为正月十四(西历2月23日)的佛事祈福活动做准备。附近的孩子们三三两两来寺院玩,路过经堂,顺便跪拜。

    合作寺旁的白塔,藏族与汉族信众,全家老小,将摩托车、自行车停在一旁,绕塔祈福(转锅拉,一种宗教仪式)。2012年8月7日中午,白塔西北方的山坡上,浑身火焰的张可草倒地,不停念叨:“让我死、让我死。”在白塔处转锅拉的一名藏族妇女发现并将火扑灭。

    随后,合作寺院僧人青倍赶到自焚现场,对26岁的张可草拍照,并与其他僧人一起将尚未死亡的张可草抬至寺管会房内,既不报警,也不将自焚者送医院,贻误了抢救时机。

    根据警方提供的青倍供述,他将所照的4张照片通过微信发出,后又使用手机QQ,将自焚者姓名、其父母姓名以及“她说达赖喇嘛回国,民族自由”等信息发出。案发后,境外媒体上出现的4张图片与青倍通过微信所发的照片一致。目前,青倍已被甘南州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

    根据警方调查,张可草左腿残疾,与丈夫和婆家关系不好,常遭婆婆的批评和欺负。2012年春节,丈夫的妹妹在讲述有人自焚时赞叹说:“这些人为了达赖回国和藏族事业真厉害!”自焚前4天,张可草在丈夫陪同下检查身体,诊断出患有常见妇科疾病。据此,她产生了轻生的念头。8月6日回家时,她父亲说:“就是死了,达赖喇嘛也会念经超度,也是这些人的造化。”这些话对张可草再次有了触动。

    对此,62岁的合作寺住寺活佛索藏仓说:所谓“自焚后有人为自焚者超度,从而获得很好的来生”这一说法在佛教教义中是不存在的,自焚是愚蠢的、曲解教义的行为,不是“英雄行为”。

    然而,张可草自焚的“民族英雄”形象却成了桑吉坚措的“榜样”。26岁的桑吉坚措与朋友打牌喝酒时说:“合作(市)的名声一个女的取得了,多河(村)的名声我要取呢。”根据警方获得的供述,桑吉坚措曾与几个朋友在微信群中转发合作市张可草自焚后躺在草地上的照片。他还经常收看“美国之音”藏语节目。警方证实,他家中装有接收电视信号的卫星接收器,“美国之音”的藏文节目每周一、三、五播出,藏独自焚等内容在他们中间有很大影响。

    2012年10月6日,桑吉坚措自焚死亡。他的母亲,每天以泪洗面。

    警方查明,桑吉坚措曾因伙同他人连续盗窃作案被依法处理,长期无正当职业,同时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2011年,境外“藏青会”成员祁坚措(男,33岁,原多河寺僧人,与桑吉坚措是同村好友,2000年非法出境后在印度“哲蚌寺”为僧)入境活动期间,多次向桑吉坚措灌输“藏独”思想,同年9月返回印度后,通过互联网、电话等方式与其保持密切联系,向其宣扬一些自焚人员的所谓“英雄事迹”,鼓动其“为藏人的事业做出贡献,提高自己和家人的地位”。

    2012年1月,达赖集团在印度召开“时轮金刚法会”期间,祁坚措与“藏青会”另一骨干成员贡保贡去乎(男,33岁,原多河寺僧人,2000年非法出境)召集赴印度参加法会的30余名甘南州僧人开会,策划在境内实施自焚行动。4月,贡保贡去乎从印度潜回,当面对桑吉坚措进行煽动教唆,并承诺“只要自焚,保证将其照片发往境外,让达赖喇嘛组织印度的僧人为其诵经超度”,坚定其自焚的决心。

    10月6日,桑吉坚措给贡保杰等3人打电话,告知其自焚的时间和地点。桑吉坚措点火后,早已守候在现场的僧人将自焚过程进行拍摄后迅速传往境外。当天下午,在境外的祁坚措即在媒体发布了消息。随后达赖集团极力炒作,宣扬藏区面临所谓“人道主义危机”,要求国际势力干预。桑吉坚措自焚后,贡保贡去乎随即潜逃出境,其余7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被缉捕归案。中国警方已通过国际警务合作渠道,向有关国家警方对贡保贡去乎发出协查请求。

    然而,非人道的火焰持续燃烧。同月23日,58岁的夏河县拉卜楞镇村民道吉仁青在县城商场门前自焚身亡,幕后策划煽动者还向“美国之音”栏目组提供了自焚图片,警方已抓获嫌疑人。夏河县距离甘南州政府所在地合作市70多公里,是甘南的宗教中心。

    自焚发生后,警方要为自焚者争取抢救的时间,而一些僧人和围观人群欲将自焚者抬进寺院,于是他们攻击民警,阻挠施救,导致执勤人员受伤。

    “看到自焚者左手还在动,我就拿灭火器和浸湿的棉被准备施救,但这时,旁边已聚集多人,一名妇女拿腰带打我,阻止我施救。旁边一名高个子男人招手示意其他人过来参与闹事。”夏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刘亚国回忆当时情景时说。

    合作寺年轻的住寺活佛卫日仓说,自焚违背宗教教义,与国家法律不符。僧人应安心修行,才能有好的归宿。每人都应珍惜生命,今生修行才会得到更好来生。“如果以这种方式结束了生命,从教义上讲,灵魂就不能得到重生。”

    他说,自焚是一种个人行为,与寺院和大多数群众没有关系。一些僧人听信了别人的教唆,阻碍救援,这也是他们的个人行为。作为僧人,要持戒守法,爱国爱教。

    1994年通过的联合国《消除国际恐怖主义措施宣言》称,为了政治目的而企图或蓄意在一般公众、某一群人或某些人中引起恐怖状态的犯罪行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可辩护的。

    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桑代杰说自己年龄小,什么都不懂,容易冲动,现在非常后悔,很想安装假肢。12月2日自焚未遂送进医院后,医院发出病危通知,后经过4次手术,目前桑代杰各脏器功能逐渐恢复。

    他很想念自己10个月大的孩子。“第一天我觉得自己是英雄,现在我觉得自己是笨蛋。”桑代杰在本子上写道,配图是一棵他画的向日葵。

    全国知名烧伤治疗专家、桑代杰治疗专家组组长邓津菊说,医生护士昼夜守护他,护士为他换药时,他说谢谢。“看到他,我很难过,才18岁啊!”

    “但愿惨剧不要在别的家庭发生。”他爷爷南杰说。

分享到:
( 编辑: 刘威 ) 【字号: 】【打印】【关闭
【纠错】
0100200201200000000000000111005111457508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