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北京品牌家具集体搬家 邳州将成北京家具生产基地

2017年03月16日 09:24:13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供图/ERCOL

  原本围绕在北京郊区的家具工厂,近一两年陆续搬离,北京各家居城里的家具品牌,也因优胜劣汰,呈现出崭新开张与黯然关店的面貌。在这个春天忙着装修买家具的消费者不禁想问:这来来往往的,为了保证买完了踏实,以后装房子买家具,是不是得更加谨慎了?

  《北京青年报·广厦时代》近日也发现,就连稳稳驻扎、土生土长的多个北京品牌家具,也逃不开搬离的大趋势。那么,这些品牌去哪里?搬走之后对北京消费者有没有影响?我们帮您探访了一圈。

  六个品牌北京家具都很知名

  伴随着北京城市功能的重新定位,陆续出台的一系列法规政策,正在逐步调整、疏散首都的各个产业到周边城市。继部分家具企业入驻河北大厂、芦台、汉沽、文安、天津宝坻、山东宁津、临沂等地后,北京家居品牌联盟在这一轮搬迁和转移中有了新动作。

  近日,包括意风家具、华日家居、非同家居、KD高级定制、HC28和楷模木门在内的六个品牌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正式入驻江苏邳州。当地政府方面表示,企业把优势带到邳州,筑建百亿级产业园区,是双方互惠互利的体现,邳州将会以更优质的服务和政策支持家居企业发展。

  外迁之后对北京消费者有何影响

  有消费者会问,工厂都搬去了外省,带来的成本物流运输、人员、技术成本,会不会都加在了消费者头上?答案是肯定的。北京家居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刘晨表示,一次迁移所带来的成本和影响不容小视,但事实也并非人们担心的那般夸张。从产品价格方面来讲,影响是微乎其微的。业内人士算过一笔账,一个企业的供货半径在二三百公里之内,对物流成本的增加并不大。但转移到更远地方,可能需要消费者承担一部分。

  当然,从行业长远发展的角度来讲,随着北京家具产业的转型,向“高精尖”发展,势必会增加产品的技术附加值,也就意味着产品价格会有所上涨,消费者在家具上的投入会有所增长。但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精神层面的需求也应有所变化,因此由于产业转移所带来的关于“钱”的问题,会随着时间的延伸而变得微不足道。

  土生土长在北京 为何“倾心”邳州

  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中,素有“中国板材家具之都”之称的邳州地处东陇海经济带的重要节点。据了解,依托丰富的板材资源,邳州市出口量曾占全国总量的40%,这也是京派家居企业为之“倾心”的原因。然而,更重要的问题摆在眼前——工厂搬离,如何让员工无后顾之忧随行前往?如何解决员工生活和子女上学问题?邳州市官湖镇党委书记李鹏飞表示,邳州致力于打造一流的宜游、宜居、宜业环境,牢固树立“企业强,则产业强,则百姓富”的理念,坚持“店小二”服务标准,把政府的服务与京派品牌深度融合,实现企业发展与地方经济发展相辅相成。难怪KD高级定制总经理严红戏称“邳州是适合企业家私奔的地方”。

  并不意味着品牌外迁只是找到了更好归宿

  “外迁选择难,企业转移如同嫁女儿。”意风家具董事长温世权说。虽然生产基地转移是大势所趋,但北京品牌落户外省、工厂和制造端某些板块的外迁,并不意味着品牌的外迁。就行业来讲,这些品牌在北京诞生、孵化,依然拥有纯正的“北京血统”,搬离北京后,从设计到研发,从管理到服务,相应的标准都不会改变。HC28董事长厉建伟表示,邳州专业的服务与态度,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企业在落地邳州后,将进一步加速发展,布局全国。楷模木门董事长董瑞君也透露,邳州工厂将于今年9月正式投入运营。华日家居董事长周旭恩、非同家居董事长乔印军表示,京派联盟成立五年时间,大家“抱团”行动是优势互补互利共赢的最好体现。北京家具行业协会会长何法涧在此前曾表示,企业外迁不仅不会制约北京家具行业的发展,反而更能促进行业的做强做大。

  北京家具品牌发展:情怀依然在北京

  除了上文提到的那些,北京家具品牌最近动向如何?据《广厦时代》了解,荣麟家居旗下的槟榔和梧桐系列虽然全部迁移至山东临沂生产,但京瓷系列依然留在北京。很多家具品牌都将更具传统价值和与文化相关的产业继续放在北京的“大本营”,在全国范围内打造影响力的同时,选择把“情怀”留下。还有曲美、百强等环保工厂,龙顺成等百年老字号宫廷家具,它们或有着严苛的环保标准,或有着难以取代的文化价值,都在北京这个文化之都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存在着。(方博)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10124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37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