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现代“红木”传递古典价值

2016年09月20日 10:11:49 来源: 南方日报

  匠心独造“观然”家具

  现代“红木”传递古典价值

  “制作一个清式的水龙宝座,我们花了一年半时间,由雕刻大师韩礼光带两位师傅纯手工雕花,加上木工打磨油漆,总共七八个人一起完成。”观然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观然”)的老板张子宋回忆。在这个求快的时代,“观然”却愿意慢下来,用工匠精神以艺术品的标准来制作产品,用传统方式1:1还原古典家具原貌,在生产红木家具的同时继承弘扬传统文化。

  中山作为中国红木家具的重要生产基地之一,涌现众多高品质的红木家具生产企业,实现了机械化的生产模式。但对于红木家具这种产品,纯手工制作更能确保其品质、凸显其艺术价值,位于三乡的“观然”家具正是坚持传统手工生产的代表企业之一。

  手工制作

  让每一件家具都成为艺术品

  在车间,一名木工正拿着刮刀对一个镂空雕花的架子床进行打磨,“在古代是以碗来刮,现在则以刮刀刮,机器生产就用打磨器,但我们还是坚持手工。”张子宋表示,作为三乡的一家红木家具厂,“观然”的每一件家具都坚持手工制作,繁复的雕花雕龙工艺以及打磨、上漆无不是工人亲力亲为。

  “我们有七八位木工,都是有着20多年古典家具生产经验的老师傅,有的工人与我认识已经超过18年,目前还在跟着我。”张子宋说起自己的员工无不带着自豪。自18岁进入这个行业,从最开始做油漆,到自己开店,最后再开红木家具厂,张子宋踏实地走着每一步,从选材到工艺到价格,他都寻求最优的回馈给客户。

  “我们都是买50到60公分直径的木材来开料,好料可以切到七八块板。小细料做出来都会有拼补或白皮,稳定性不够,肉质也不够硬。”在选料方面“观然”十分讲究,看重稳定性,只选直纹的大料。为了保证品质,一吨原料往往只能利用四成。

  除了严把源头,“观然”在形态方面一直坚持古色古香、原汁原味的理念。“纯古典的东西,我就按书上1:1的比例还原,用最好的材料,慢工出细活。”在张子宋办公室的书架上,摆放着各类讲解古典家具的书籍,“观然”生产的红木家具绝大部分的形态都是来源于这些书中的描述。除了严遵古典造型,“观然”也会结合台湾和日本的款式对古典家具做改良,设计一些新的样式,如禅式的椅子、禅房配用的家具等。

  对于做红木家具这样的古典家具,张子宋有着自己的理解。一方面希望自己的产品都能成为精品,同时也希望更多人能用上,即使普通家庭也可以承受。

  对于市场上哄抬炒作某些木材的行为,张子宋总是避而远之。“一旦某一木材的价格偏离了应有的价值,我就会避开它,寻求新的原材料,我希望自己生产的红木家具都成为艺术品,而不是沦为炒作的货品。”张子宋一再强调。

  匠心打磨

  让木材天然地“排毒”

  在3000多平方米的车间里,工人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开料、木工、打磨和上漆等工序。一名木工戴着口罩、拿着笔,仔细地在每一块红木条上按尺寸做标记,而这些红木条将被做成“圆鼓凳”的凳腿;另几名工人则忙着给已成型的家具上漆。

  “别人花几个月出成品,我可能会花几年慢慢打磨。我每年都会做几件精品自留。”张子宋表达了对红木家具品质的执着追求。正因为如此,他对工人的要求也是做到最好,不会干涉工人施工,但他们必须按照古典家具工艺的操作规范来做,严丝合缝,达到自己的标准。

  张子宋常会收购一些老家具,研究其花纹面板,然后挑一样的木料回来制作。遇到有老房子拆迁,他就会去收购它们的木材,而他本人则对铁力木情有独钟,“铁力木在古代时就为文人所钟爱,这种木料稳定性能很好,不会收缩不会裂。现在新料做不了,只有拆的老房料能做。”说到木料,张子宋不禁侃侃而谈。“在古代只有用黄花梨、紫檀、铁力木、鸡翅木才称为红木家具,现在酸枝木、花梨木等也被列入红木了。”

  在“观然”车间外的空旷场地里,摆放着一排排立起来的木材,这些买回来的木料都会被放置外面接受日晒雨淋。张子宋认为木材里面都有“毒素”,而最好的排毒方式就是采取自然散发的方式,让木材的气味和油渍自然排出。“一些工厂采取人工喷水、烘干的方式,但这样水只流经了表面,并不能渗透,木材也就无法真正排除毒素和杂质。”张子宋介绍木材的第一道处理工序。“大概20多天可以干透,如遇雨天,我们便一直等待,直到自然风干。”

  对做家具剩下的大大小小的边角料,张子宋并不舍得扔,而是存储起来琢磨开发新的产品。“我已经想出了要怎么利用它们——做红木的灯饰。这样就可以充分利用原料了。”张子宋兴奋地说。

  不强调节省时间成本,加上愿意研究的耐心,让“观然”能在这个快时代中慢下来细细打磨每一道工序,同时做精每一件产品。对于工匠精神,张子宋觉得除了用心把前人留下来的家具做到1:1的还原,还要潜下心地坚守品质。

  承载传统

  10年后想开红木家具博物馆

  多年生产与制作红木家具,使得张子宋对红木家具的感情从单纯的喜爱上升为保护与传承传统文化的情结,而“观然”生产的红木家具也都是明清古典样式。“红木家具作为中国古典文化的一种象征,代表着一种文人气息,我制作古典家具也是在继承传统文化。”张子宋这样理解自己的工作,而他本人看起来也颇具文人气质。

  在“观然”的成品家具展示间里摆放着各类明清样式的家具,“这种雕花繁复的就是清式家具,而明代的家具简洁明了,选材看起来很清雅。”他指着其中一件介绍,“研究这些家具,其实也是在研究传统文化,我们不只是卖家具,也是在传播保存一种文化形态。”

  所有的红木家具,“观然”都只生产一件,如果客户看中了,再按需求订做。在如今市场经济的环境下,为追求效率,很多红木制品生产早已脱离了按量定制的精工细作,大批量的机器生产取而代之。这虽然保障了供应量,却不得不以降低工艺为代价,在红木制品的艺术性上打了大大的折扣。而“观然”依旧保留传统做法,以手工艺人的经验与追求为每一份“作品”注入感情。

  目前,“观然”的家具除了销往国内,还销售到美国等地区,有的家具还被博物馆收藏。对于未来,张子宋表达了10年之后开一个红木家具博物馆的愿望,这也是他每年奖励自己几件精品,并不断收藏优质红木家具的原因之一。他希望好的东西能够被保存,也希望有更多人能了解红木家具及其蕴含的文化。撰文:王谦 黄煜升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10124000000000000001110000111959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