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红木木材经受降价风波 市场持续低迷

2015年09月17日 16:17:5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在北京海淀区远大路的一家家具城,三层红木家具专区,某红木专柜的销售员曹婉(化名)正一个人守着冷冷清清的店面,盯看着手机。这间200平米的店铺里整齐地摆放着100件左右各类紫檀材质的家具产品,产地是福建和广东,沙发、大衣柜、大床、箱柜等各类家具产品应有尽有,却很少有客人。

    “现在没什么客人。从去年年底开始,行情一直都不太好”,曹婉说,“像今天,才来了两拨客人,转悠一圈就走了。这两个月几乎一点收入都没有。”

    “现在经济情况不好,股市也不断下跌,整个红木市场都低迷了。”曹婉说。

    该商场不少店面以及过道上贴着许多打折促销广告,“家具组合优惠”“低价抽签购买”“打折款”等等,据曹婉介绍,整个家具城这一年都在打折促销搞活动,但并没有起到明显作用,各商铺的销售情况依然十分惨淡。

    不仅北京的红木市场缺少人气,在红木家具的主要产地,情况同样不乐观。

    广东省中山市沙溪镇,有着中国最大的红木家具市场。该镇西侧便是中国最大的红木家具生产基地——大涌镇。两镇的红木家具产品主要以批发的形式销往全国各地。今年7月18日,沙溪镇盈联汇国际红木家具广场(以下简称盈联汇)正式开门营业,半个月后,这个五层的商场里80%的店面已经出租。但8月初,笔者走访发现,整个商场显得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几乎没有看到什么客人在走动,只有两位保安偶尔在商场里巡逻。

    “现在行情不好,我们也没办法呀。”盈联汇A区三层北侧的宜家兴红木家具店(以下简称宜家兴)内,销售员曾昭媚摇了摇头。她的月收入与店面的经营业绩挂钩,底薪2500元,提成为千分之三。她在宜家兴已经干了三年,以前一个月收入能超过4000元。但从今年年初到现在,她平均每月只有3000元的收入。

    宜家兴的老板娘许凤花表示,自从去年年底以来,门店销售收入逐月减少,产品的价格也在不断下降,基本上每款产品都降低了10%左右。许凤花说,宜家兴7月份的营业额还不到30万元,而自己租有一间2000平方米左右的厂房,厂里有30余位工人,现在的营业收入根本无法满足该厂一个月的正常开支,“现在的销售收入连给工人发工资都不够,现在我还有200万元的银行贷款,行情这么差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许凤花说。

    中国木材与木制品流通协会红木流通专业委员会的数据显示,2015年7月全国红木制品市场景气指数(HPMI)为90.3,同比下滑27.8%,环比下滑5.3%,创HPMI指数发布19个月以来的新低。

    红木家具行情低迷更是直接影响到了其相关产业。作为红木家具市场的上游行业,木材市场也遭受打击。大涌镇宏业昌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赵伟挺介绍,目前红木木材市场上几乎所有种类的木头都在经受降价的风波。

    赵伟挺负责从非洲的尼日利亚和冈比亚进口非洲黄花梨、绿檀等木材,并将进口的木材推销给大涌镇和沙溪镇的本地厂家。“以前生意好的时候每天都能卖货。现在一个月也卖不了多少。今年生意要是好,我就不会每天都闲得去打羽毛球了。”赵伟挺说。

    据赵伟挺介绍,今年年初,该公司从尼日利亚进口的刺猬紫檀价格约4000元一吨,而7月份则降到了3300元一吨。从冈比亚进口的刺猬紫檀从5月份的5000元左右一吨降到了4000元一吨。

    在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看来,近年来愈加严厉的反腐态势是导致红木市场行情低迷的一个重要原因,奢侈品市场、书画市场、艺术品市场、高档家具市场等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

    庄德水表示,红木家具生产所需的原材料本身是稀有的,由于具有收藏价值、观赏价值和使用价值,价格昂贵,很容易成为行贿的礼品。庄德水认为,在中国,一些好东西其实并不在市场上销售,而专门作为贿品特供给官员。“只要领导有这一爱好,就有了腐败的缺口。而现在中央反腐力度不断加大,整个高档消费品市场都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庄德水说。

    庄德水认为,高档的红木家具的另一个主要去处是私人会所、高档酒店。现在中央查处大量的会所,因而对于红木家具的需求也就变少。

    在庄德水看来,红木家具市场行情低迷的另一个原因在于,目前红木市场上鱼龙混杂,很多非红木产品鱼目混珠,导致人们对红木家具产品的信任程度降低。

集成阅读

热点推荐

频道推荐

    0100301012400000000000000111000011165958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