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利用“互联网+供应链金融” 解决小企业融资大难题

2017年03月13日 08:14:08 来源: 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工商银行浙江分行风控部门通过数据化平台进行贷后风险监测。

通过产业链信用信息获得银行授信的“军勇机械厂”。经济日报记者郭子源摄

    对大多数县域小企业来说,融资难是制约其发展的瓶颈。如今,业界正在探索通过“互联网+供应链金融”来打破瓶颈。这种方式通过挖掘产业链中的信用信息,为银行放款提供可靠保障。同时创新了小微企业贷款模式,提升了风险防控的有效性,但其背后的“核心企业掌控”隐患需引起关注

    县域企业多为小企业。对小企业来说,融资难是制约其发展的一大瓶颈。

    融资难,根源在于银企之间的“高信任成本”——对银行来说,风控难:多数小微企业无抵押,贸易背景真实性待查,地域分散且获客成本高;对小企业来说,快速获取资金难:资金需求“短小频急”、周期性季节性强,银行审批程序复杂、流程长、门槛高。

    由此可见,弥合信任、增进信用成为打破瓶颈的关键。

    从实践看,业内正在尝试通过“供应链金融”增进信用,即以核心企业为依托,挖掘产业链中的信用信息,为其上下游小微企业提供融资,最常见的增信方式是应收账款质押、核心企业担保。随着“互联网+”推进,产业链中的资金流、物流、信息流等实现了数据化,既增加了银行挖掘信用信息的广度、深度,又较好地保证了贸易背景的真实性,提升了风险防控的有效性。

    在两种增信方式中,针对上游小企业的应收账款质押备受重视。2017年1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大力发展应收账款融资;中国人民银行等八部门也在《关于金融支持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若干意见》中提出,推动大企业和政府采购主体积极确认应收账款,帮助中小企业供应商融资。

    挖掘产业链信用

    谈及小微金融,业内素有“全国看浙江,浙江看台州”的说法。县域经济发达、民营小企业聚集、电子商务普及……这一全国小微金改试验区如今又先行站在了“互联网+供应链金融”的风口上。

    浙江临海是台州市下辖的县级市,在该市杜桥镇,聚集着诸多核心企业的上游小型供应商,军勇机械厂就是其中之一,为浙江正特股份有限公司提供零配件。

    由于核心企业先收货后付款,因账期产生的资金缺口是上游小企业普遍面临的问题。

    从传统贷款渠道看,几个月的资金需求通常借助“流动资金贷款”,然而,厂房是租的,缺乏足够抵押物怎么办?况且,银行发放“流贷”需经过严格审慎的贷前调查,放款时间偏长怎么办?

    此时,小企业手中的应收账款为商业银行授信创造了可能。“军勇机械厂提供订单发票,以正特股份的应收账款做质押,银行在应收账款金额的基础上打7至8折,再结合小企业生产经营情况,最终为它核定了400万元的授信额度,一年期内可循环使用。”中国工商银行台州临海支行一位客户经理说。

    她介绍,应收账款质押模式的优势在于专款专用,能够较好地控制风险。“还款方实际上是核心企业而非小企业,也就是说,银行先把钱贷给小企业,到账期时,核心企业把应付小企业的钱直接打给银行。”

    军勇机械厂与工行的“缘分”,起于该行浙江省分行为核心企业正特股份开发的B2B供应链电商平台工银聚。

    正特股份相关负责人表示,该企业上游有100多家供应商,每天要处理上千条订单,希望银行能为其搭建上游采购平台。具体来看,工银聚平台与正特股份的资源计划系统(ERP系统)对接,上下游小企业均可通过该平台线上自助交易。

    “平台上集纳了所有参与企业生产的支付、结算、采购、资金流、物流、商流信息,银行以此为基础,挖掘小微企业的信用信息,为其提供融资、理财、支付结算等金融服务。”工行浙江省分行行长沈荣勤表示,线上模式可产生规模效应,降低小微企业贷款的户均成本。

    截至2016年末,工银聚已为浙江省内87家中大型企业搭建、对接电商平台,共聚集上下游小微企业7.2万家,累计为上下游小企业放款25亿元。

    插上数据化翅膀

    实际上,供应链融资并非新鲜事物,但互联网技术为其插上了数据化翅膀,促使其升级提速,从3方面革新了小微企业贷款模式,即获客途径、授信审批流程、风险控制手段。

    “企业‘不分大小、只惟优劣’。”沈荣勤表示,核心企业将其上下游优质小企业推荐给银行,银行结合线上数据、线下调查,选择成长性好的小企业给予授信,从而实现销售、融资无缝对接。

    数据平台也拓宽了小微金融服务覆盖面,突破了地域局限。唐华装潢材料店位于江苏省苏州市太仓城厢镇,其唯一的银行贷款来自工行萧山萧东支行,此前,小微企业异地贷款较为少见。

    “唐华装潢材料店是杭州大王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下游经销商,虽处异地,但借助供应链数据平台,银行能清楚地查到企业的采购、销售、资金流信息。”工行杭州萧山萧东支行相关负责人说。

    这些信息也助力了小微企业贷款的授信审批,尤其当数据积累达到一定程度时,其信用价值将愈发凸显。

    “首先,电子数据能确保贸易背景的真实性,避免传统线下审批时虚假订单风险。”上述负责人说。其次,针对上游企业,银行可根据其在平台上的订单信息判断授信额度,针对下游企业,则可根据结算量、采购量、销售量等信息判断授信额度。

    最为重要的是,数据平台提升了银行风险防控的“敏感度”。

    中国人民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供应链金融最大的特点在于能够紧随资金流向,紧跟项目、交易走向。

    订单偏离度考查就是常用的非现场监测手段之一。例如,银行跟踪某企业的订单动态,提取该企业过去几年的线上订单信息,列出明细,将每月明细与上个月、上年同期进行对比,若出现大幅异动,则及时做出预警。

    防范“核心企业掌控”

    虽然“互联网+供应链金融”在解决县域小企业融资“痛点”过程中已显现了初步效果,但随着该领域“入场者”的增多,尤其是部分核心企业开始建立自己的供应链金融平台,为其上下游小企业提供融资,背后的“核心企业掌控”隐患需关注。同时,除了债权类融资,还应为县域小企业打通更多元的融资渠道,加快发展股权类直接融资渠道。

    记者了解到,目前供应链金融的参与者不只是商业银行,还拓展至核心企业集团、电商平台、保理公司、互联网金融平台等。其中,海尔集团、迪信通集团均成立了自己的供应链金融公司,京东“京宝贝”产品也是典型的供应链融资。

    “然而,核心企业自己做供应链融资有个隐患,就是其话语权和议价能力太强,可能会延长对上下游小企业的应收、应付账期,在其中倒手、拆解,形成沉淀资金,通过旗下小额贷款公司放款给小企业,核心企业从中赚取利差。”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一家经营五金的小企业主说。

    针对这一问题,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一方面,银行业金融机构可继续提高信息技术能力和水平,以其作为“金刚钻”,为核心企业搭建管理平台,加强与核心企业的合作深度和议价能力,充分发挥自身的信贷优势;另一方面,培育多元参与主体,打通多元融资渠道,随着市场竞争加剧,小企业将有更多的融资方案可选择。

    “供应链金融有助于促进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深度融合,而且能有效避免资金脱实向虚问题。”这位负责人说,与国际实践对比,我国供应链金融仍处在起步阶段,摸索待解问题属于正常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打破县域小企业融资瓶颈,除了从债权类融资渠道入手,还应加快发展股权类直接融资渠道。

    “排除要出清、不符合转型升级要求的小企业,目前还有两类小企业不太容易获得融资,一是资质较好但杠杆率过高的,二是以科创企业为代表的轻资产企业。”沈荣勤说,这两类企业的问题都是股权类资本金不足,解决路径是增加资本金、降低杠杆率,目前业内开展的“投贷联动”就是一剂良药,银行与创投机构合作,以实现银行业的资本性资金早期介入。(经济日报记者 郭子源)

【纠错】 [责任编辑: 冯栋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1500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61238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