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王建宙:上市快递企业要扎扎实实做业绩

2017年03月01日 14:11:11 来源: 中国邮政快递报

王建宙

    国内五大快递公司上市之后,“后上市时代”的中国快递该如何发展成为新课题。

    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中,有一个人不得不提——他的青年时代在“三通一达”发源地浙江桐庐插队与工作,做过邮电管理局和邮电部、信息产业部司局领导,也当过全球最大电信运营商董事长,他就是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王建宙。

    带着相关问题,《中国邮政快递报》记者对王建宙进行了独家专访。

    快递做到了无处不在、无时不在,改变了生活

    让我们从一个轻松的话题开始,您日常也使用快递吗?

    王建宙:当然,我也是快递的忠实使用者,平时少用不了。几年前,我们说移动改变生活,现在完全可以说快递改变生活。国外也有快递,但主要用于工作,而我们则是服务于工作、流通、生活各方面,电子商务也要靠快递来落地。中国快递走到世界前列,离不开从业者的敬业,无论是风霜雨雪快递员都坚持服务,真正做到了无处不在、无时不在,这让我印象深刻。

    特别是,“三通一达”创始人都来自桐庐,这是我的第二故乡。我也一直很关心桐庐方面的消息,人们总会说到关于“三通一达”的传奇故事,我也感到很自豪。

    您如何评价五家国内快递企业在短时间内集体上市的情况?

    王建宙:我对五家快递企业上市表示祝贺,欢迎进入上市公司大家庭。上市公司是我国经济发展中坚力量,原来电信行业上市企业很多,现在邮政行业也有这么多上市企业,这是一件好事。第一,增加了企业融资渠道,对提升竞争能力有好处;第二,上市公司必须要遵守现代化企业的治理准则,有利于进一步规范管理、开放透明。

    上市给人最直观的感觉是公司市值、个人身价的提升,您认为上市对于企业而言,究竟有何意义?

    王建宙:上市公司特别是刚刚上市的公司,不要过度去考虑个人身价、融了多少资这些问题。2000年,我还在中国联通工作,当年6月份联通在香港、纽约两地同步上市,一次融资56亿美金。按响了上市铃以后,有些高管感觉是大功告成了,有松口气的想法。这时候,纽约证券交易所CEO对我说了两句话,一是祝贺,二是上市仅仅是一个开始。我一直记得很清楚,也经常用这句话来和上市公司管理层分享。

    上市募集的资金不是慈善基金,也不是捐款,而是一种投资,对于上市企业来说,要为投资者创造价值,所以上市只是开始。

    没有业绩支撑的概念炒作终会是一场空

    现在全球范围内对上市企业有何要求?

    王建宙:现在对上市公司的要求与原来大不相同了,以前就是要有好的资产负债表、好的业绩以及客户满意。现在除了这些,第一,要关注所有利益相关者,比如用户、投资者和员工。特别是上市公司要对员工劳动环境、工作强度等做出规范,注重员工利益和身心健康,对每一个员工负责。第二,要更加注重企业的社会责任,不仅是慈善事业,也包括公共秩序、交通秩序。

    上市之后,企业特别是民营快递企业应该在哪些方面着力提升,以适应资本市场的要求?

    王建宙:我想结合多年来在上市公司担任董事长的经验,谈几点感受:一是要树立为投资者创造价值的理念。二是要努力创造优秀业绩。有一些公司喜欢去追求概念,也许一时很好,但没有业绩支撑是没有用的,要踏踏实实把业绩做好。三是完善公司治理。以前是个人独资、股东合资,现在是公众公司,要建立符合上市的治理结构,比如董事会、独立董事、监事会和信息披露制度等。四是要平衡短期业绩和长期发展之间的关系。这是我自己职业生涯中感到非常难的一件事,也是企业管理者必须处理的一件事。总的来说,更要注重长期发展。

    对于网络型企业特别是加盟制快递企业而言,该如何平衡总部与加盟商、员工的利益,实现全网均衡发展?

    王建宙:快递企业加盟制和电信代理商有一点像。无论快递还是通讯,服务都涉及千家万户,规模非常之大,光靠自营很难做到广泛覆盖。总部与加盟商、代理商利益总体上是一致的。我想最重要是加强管理、统一标准,因为加盟商、代理商与直营网点一样,都在使用同一个品牌。对于市场和用户而言,他们不分直营与加盟。二者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企业管理者要掌握价格、份额与利润的平衡之术

    您认为快递企业上市后的扩张之路该如何走,以摆脱发展动能单一的局面?

    王建宙:上市公司拓展一般沿着两个方向。一是做大主业规模。无论是电信,还是快递,最主要是扩大覆盖面,扩大用户群,增加市场份额;另一个是向上下游延伸,在移动通信领域我们叫作增值业务。上游和下游虽然在一个价值链上,但在结构方面差距很大,要想做好并不容易。总的来说,快递市场还有很大潜力,在主业上还远远没有做完,可以拓展的上下游领域也很多。

    您如何看待快递价格走低和“价格战”,这是否是市场竞争的必由之路?

    王建宙:价格战是很多年来,也是很多行业一直探讨的问题。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尼葛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一书中将世界分为比特世界和原子世界。我认为电信更多是比特经济,根据摩尔定律,每一美元能买到的电脑性能,每隔18-24个月翻一倍,所以传统电信业务资费下降是规律使然;快递更像原子经济,价格不可能一直一直下降,但两者之间有很多相通之处。

    一是只要有市场竞争,就一定会有价格竞争。合理的降价,消费者会受益,但脱离成本打价格战,商家、用户都不会是赢家。二是降价一定要通过降低成本开展,没有成本基础的降价,企业将会陷入恶性循环。三是怎么来降低成本呢?无非是两种方式:扩大规模来分摊成本;采用新技术,技术越先进,价格越便宜。

    扩大规模势必要减少商家数量,这就会产生兼并重组。这是正常现象,市场必然会朝着这个方向去运动。对于上市企业管理者而言,就是要平衡价格、份额和盈利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永恒的课题,是一门很大的学问。

    对于中国快递走出去,您有怎样的建议?

    王建宙:对外拓展,每个行业是不一样的。物流、通信行业四通八达,快递走出去的市场是存在的,关键要看领导者的思路和战略。

    在这里,我想分享清代商人胡雪岩的一句话:“如果你拥有一县的眼光,那你可以做一县的生意;如果你拥有一省的眼光,那么你可以做一省的生意;如果你拥有天下的眼光,那么你可以做天下的生意。”走出去,更多时候不是能不能走出去,而是想不想走出去,以及为什么走出去。(秦磊)

【纠错】 [责任编辑: 王迪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06141360939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