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我看国家信息化战略】中国特色信息强军之路

2016年07月28日 16:46:34 来源: 新华网

    国防大学军队建设研究所 欧建平

    当今世界,全球信息化进入全面渗透、跨界融合、加速创新、引领发展的新阶段,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革命,不仅席卷着整个人类社会,也无情地冲击着关系人类和平与安全的军事高地。随着信息化战争的“神马”风驰电掣地踏来,以美国为首的世界各主要国家,纷纷加速军队的信息化转型。军事竞争如浪遏飞舟,一桨不力,桨桨落后。惨痛的中国近代史表明,军事上的落后一旦形成,对国家安全将是致命的。按照习近平主席的战略构想,实现强国梦、强军梦,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必须坚持信息化的发展方向,推动信息化加速发展,增强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我军要在新一轮变革中赢得主动、赢得先机,必须实现从铁甲奔流的机械化“无网不胜”的信息化的全面转型,在新的起点上推动军队信息化建设跨越发展,走出一条中国特色信息强军之路,构建起能够维护拓展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的现代军事力量体系。

    一、一个新的战略起点

    进入新世纪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伴随着国家信息化发展的强劲步伐,我军坚定不移地把信息化作为军队现代化建设的发展方向,着眼应对世界新军事革命和信息化战争的到来,实行重大战略调整,把打赢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作为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进行以机械化信息化复合发展为基本特征的现代化建设。目前,我军机械化水平有了很大提高,信息化建设具备了良好基础,信息化建设正处一个新战略起点上。《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的颁布,奏响了中华民族在实现强国梦的伟大进程中,以信息化驱动现代化、建设网络强国的进军号角。军队作为中国梦的力量支撑,作为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的模范执行者,不仅要与国家信息化发展同频共振,而且,还要努力走在时代前列。从战略全局上看,军队信息化建设以国家信息化为基础和依托,是国家信息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历史的经验表明,先进的信息技术往往首先产生和运用于军事领域,军队信息化发展加速了军队现代化进程,也应然成为国家信息化发展的巨大动力,对国家和整个社会进步起到了推动、保障和激励作用。如果军队的信息化搞不去,不能建成一支强大的信息化军队,就无法维护和拓展信息时代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不抢占信息化这个世界军事发展的制高点,就无法进一步提升我国的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也无法在激烈的国际竞争的全局中赢得主动。从未来发展看,海湾战争以来,世界新军事变革进入了一个质变阶段。所谓“质”变,就是原来适应于机械化条件下军队的武器装备、组织体制、军事理论、军事训练及后勤保障方式,都在按照信息化的要求进行全面转型和改造,战争形态正在由工业时代的机械化战争向信息时代的信息化战争演变。那么,随着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样化、社会信息化的深入发展,国际战略竞争更加激烈,发达国家持续推动信息技术创新,加快网络空间战略布局,全力巩固领先优势,世界新军事变革进入了新一轮的加速发展阶段。在这种大潮奔涌、百舸争流的新形势下,迟缓就是落后,停顿必将淘汰,我军只有大力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加快信息强军,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才能跟上时代发展的强劲步伐。

    二、让实战化用出信息化

    军队的信息化是建出来的,也是用出来的。习主席深刻指出:军队首先是个战斗力队,必须坚持一切建设和工作向能打胜仗聚焦。加快信息强军步伐的基本实践,是深化军事斗争准备和推进实战化的军事训练。因此,必须改变我军信息化建设“建强用弱”的旧有格局,把实战化运用作为信息化发展的新引擎,坚持“应用主导、以用促建”,以实战化运用牵引,靠实战化运用普及,用实战化运用创新,把建设成果向战斗力转化,切实提高我军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作战能力。和平年代,军队不打仗,靠什么提高战斗力?基本的途径就是实战化的军事训练。这就要求我军要适应战争形态演变趋势,大力开展以信息主导、体系对抗、精确作战、全域机动、网络防控为主要特征的对抗性演习,推进军事训练向实战化转变,提高以夺取制信息权为核心的战场综合控制权能力。信息主导,就是通过信息系统的构建和信息能力的提高,发挥信息主导的全局性、渗透性、黏合性、共享性作用,把各种独立的作战要素、作战单元、作战力量有机整合起来,使信息和信息能力成为生成战斗力的最主要因素。体系对抗,就是适应未来信息化局部战争体系与体系对抗要求,构建基于C4ISR等指挥信息系统的全要素、全系统和全时空作战体系,以夺取信息优势为切入点,实施一体化联合作战。精确作战,就是在综合电子信息系统支援下,以智能化武器平台、指挥控制系统和保障系统为基础,在陆、海、空、天、电、网、信等全维战场空间实施精确打击行动。全域机动,就是着眼于应对更具复杂性、多元性和不确定性的安全威胁,依靠信息化指控系统和更先进的投送工具,在空间广阔、方向不定、情况难料的“动态战场”实施多方向、全方位的作战行动,以最小的付出、最快的速度、获取最佳的作战效果。网络防控,就是贯彻积极防御思想,依托可靠先进的网络系统和信息安全防御体系,加强网络攻防演练,构建信息安全防御体系。通过这样近似实战的训练,大力培养信息化作战指挥、信息技术专业、信息系统组织运用及操作维护等作战急需人才,不断增强官兵运用信息系统和信息化装备打胜仗的能力。

    三、弯道处变道超车

    在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大潮中,美国象一只跳跃的“袋鼠”,跳在了前头。为夺取新一轮大国军事竞争中的绝对优势,它仍在不停向前跳跃。前不久,美国防部常务副部长罗伯特•沃克宣布,将以“创新驱动”为核心,重点发展能够“改变未来战局”的颠覆性技术,推行所谓的第三次“抵消战略。”这个战略的五个关键技术领域包括:具有自主学习能力的机器、人机协作、人类作战行动辅助系统、先进有人/无人作战编组、针对网络(攻击)和电子战环境进行加固的网络赋能自主武器等。美军的这些举措,其实质就是更高水平的信息化。战略博弈要有超越对手的战略雄心,更要超越对手的致胜谋略。“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是网络潮语,军队信息化建设若是跟在别人屁股后面跑,走别人的发展道路,必然是死路一条。中国特色信息强军之路贵在中国特色。就是一切从中国的国情军情实际出发,不盲目照搬、不亦步亦趋。对西方发达国家的信息革命和军队转型,我们要学习,而且要深入透彻地研究学习,但这决不意味着我们要照此办理。一方面,竞争对手不可能把先进的大门全部向你敞开,而且还会设置许多如“间谍案”、“巴统协定”等障碍,使你无法照此办理;另一方面,核心技术和设备如果掌握在别人手中,就会永远受制于人,更不可能实现超越。习近平同志在“两院”院士大会上指出,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当前,我国正处于从跟跑并跑向并跑领跑转变的关键时期,必须抓住自主创新这个牛鼻子,加强信息化建设集中统管,以作战需求为牵引,选准那些一旦突破就能对我军体系作战能力产生重大推动作用的关键性、前沿性、战略性技术,特别是颠覆性信息技术,重点攻关、全力突破,构建安全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在国际竞争的“弯道处”,加速实施“变道超车”。

    四、融合融合再融合

    习主席深刻指出,实现强军目标,必须同心协力做好军民融合深度发展这篇大文章,既要发挥国家主导作用,又要发挥市场的作用,努力形成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按照《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规划的目标,到2020年,第三代移动通信(3G)、第四代移动通信(4G)网络覆盖城乡,第五代移动通信(5G)技术和标准取得突破性进展。核心关键技术部分领域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信息产业国际竞争力大幅提升。军队信息化建设必须深深融入国家信息化建设大局,在深度融合中借势借力,提高建设起点,加快发展步伐。一是融入“大循环”。信息化战争“军民一体、前后方一体”的趋势更加明显,信息化军队对国家经济、科技和社会的依赖性空前增强。军队信息化建设必须主动融入国家信息化发展体系,国家信息化也要把军队信息化纳入国家信息化整体布局,坚持在信息化建设中充分体现国防、军队建设和作战需求,统筹重大信息基础设施和海洋、空天、网络等关键领域军民深度融合和共享建设,使军队信息化建设在国家信息化建设的“大循环”中实现“大发展”。二是打造“共生链”。“共生链”是动物生存的关系链,也是军民融合发展的方式链、状态链和运行链。信息技术具有军民通用性,信息基础设施具有军民共用性。适应国家安全形势的新变化、信息技术的新发展和强军目标的新要求,贯彻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战略思想,就必须创造更有利的政策制度环境,共建基础设施、其用技术成果、共享信息资源、共育信息人才,打造出新型的军民融合共生链。三是实现“双拉动”。军民融合既是兴国之举,也是强军之道。军民融合推动军队信息化建设,不仅能够有力地拉动军队现代化建设,而且对国家的经济发展和信息化建设也强大的拉动作用。因此,军民融合在信息化建设中,不仅要关注民用需求,也要关注军事需求,特别是要注重用军事需求来牵引军队信息化建设。从经济发展的角度上看,把这种军事需求作为军方市场来开拓,合理推广民用,也能够起到推动技术进步、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增加就业机会、改善经济布局的作用。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军民融合的深度发展,将会使国家和军队的信息建设迈上更加健康快速的发展轨道。

【纠错】 [责任编辑: 廖国红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06141355470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