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人工智能时代:不优雅转型,则遍体鳞伤

2016年07月06日 11:30:54 来源: 融媒体未来研究院

    杰瑞·卡普兰,人工智能领军人,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与伦理学教授,畅销书《人工智能时代》作者。1982年创建了硅谷最为传奇的公司Go公司,并设计了世界上第一台笔触式计算机,这也预示了十几年之后iPhone和iPad的出现。

    人工智能,正在重新设置这个时代的话语表达方式,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这场“人工智能博弈论”的大合唱中。杰瑞·卡普兰,作为人工智能领军人,在接受我们的采访时也表达了自己的不同声音,提供了一位人工智能与伦理学教授的独特见解。

    来到未来,请丢掉傲慢与偏见

    一直以来,普通大众对人工智能的认知仍停留在文学和影视作品的描述当中,受那些被加以塑造和美化的剧情影响,人们长期存在着“机器将像人类一样聪明”的拟人化偏见。不胜枚举的科幻“迷情”,使大部分人无从预判和应对人工智能带来的真实影响。

    对此,卡普兰解释道,“人工智能和人类智能并不相同,用计算机科学家艾兹格·迪科斯彻的话说,‘机器是否能思考,与潜水艇是否能游泳的问题很像’。帮你寻找约会对象的网站和帮你割草的机器人,它们的决策是否和你自己所做的一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们会以你永远都无法达到的速度和准确度以及更低的成本来完成这些工作。人工智能的本质其实还是一项核心技术,只有从实用的角度去理解人工智能,才能打开一扇新的窗口。”

    近来,人工智能领域持续爆发出震惊世界的新进展,这将会给社会造成重大的影响。人类是否能在此风口抓住机会,优雅地完成转型,还是将在这个过程中变得遍体鳞伤?这需要我们找准靶心,有的放矢。

    人工智能引领着最新科技的走向,赋予科技更多的正能量,但谈到自动化,警报随处可见。卡普兰认为,人工智能终将打破平静,并给社会带来两个显著的基本问题:劳动力市场变革以及社会财富分配不均加剧。若对此不寻求解决办法、置若罔闻的话,将很难延续当下的发展速率,迈入一个全新的智能时代。

    未来工作,需要技能跟上节奏

    我们正处在不断改变工作方式和筛选工作模式的过程中,在这个过程中不免会出现大量失业潮的现象,有观点针对这种现象进行反驳,认为提高的生产力会增加财富,并让所有人都水涨船高地跟着受益,同时,新的工作会涌现出来,用来满足人们新的增长需求。‍

    卡普兰则认为,劳动力市场的变化和全球变暖本质上是一样的,即:事实不是最重要的,节奏才是。‍未来失业的原因并不是因为缺少工作机会,而在于技能提升速度可能跟不上技术发展速度,也就是说,如果完成工作所需的技能快速发展,而劳动力的培训方式却没有重大改变的话,那么技术改变的速度将会远远超过劳动者的适应速度。

    很多科技进步会通过让商家重组和重建运营方式来改变游戏规则,这样的组织进化和流程改进不仅经常会淘汰工作岗位,也会淘汰技能。现在的工人可能既没有时间也没有机会来掌握这些新岗位所需的技能,所以,‍为了避免部分社会群体被边缘化,社会需要改变态度,重新思考如何容纳这些失业人员。

    卡普兰提出“职业培训抵押贷款”的概念,这也是传统学徒制或实习模式的现代化自由市场版本,这种新的方式可以让人们在最合适的岗位上应用自己新获得的技能,而雇主们则可以从一个更大的高级工人资源库中挑选人才。

    其基本方法其实早已存在,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早在1955年就区分了“公民通识教育”和“职业或专业教育”,建议政府的政策应该向后者倾斜。他提出,“作为回报,个人同意未来每年每获得1000美元收入(与培训技能相关的收入),会把超出1000美元的y美元的x%用来偿还政府……还有一种替代方案,如果可行的话会是一个很理想的方法,就是把私人投资意向引导至这个方向。”

    技术的持续进步推动了劳动力生态系统的加速进化,同时也面临着潜在危险,需要我们投入一定的注意力重新加以审视和重视。

    无人驾驶,引发伦理思考

    人工智能孕育出的无人驾驶技术正在侵占着司机这个蓝领市场,在让司机无路可走的同时,也给自己出了一道伦理选择难题。

    众所周知,司机做的事情主要有两件:第一件是作为参与者提供语言系统,他们使用眼睛和耳朵来判断周围发生了什么,并转化成相应的驾驶动作,这些动作通常都比较简单,比如向左转、向右转、踩刹车、踩油门等。第二件是导航,即到达指定地点。而新的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找到了机器自动感知周围环境的方法,通过电脑操控汽车,动态感知行人、车辆和路灯等路况信息,并将其转化为具体指令来操控汽车,这就是现在热火朝天的无人自动驾驶汽车。

    随着传感器、反应器以及无线通信的不断进步,无人自动驾驶汽车可能在几年内就会大范围投入使用,而且可能还会实现更有趣的事情。但是同时也会引发一些严肃的问题。这些精巧的机器需要在刹那间作出关于是非对错的决定,甚至是人类都说不清是非对错的决定,而这些伦理问题已经困扰了思想家们上千年。思考卡普兰想象道,“假设我的车正要经过一座狭窄的桥,而桥的另一端开来一辆载满儿童的校车,由于这座桥无法同时容纳两辆汽车,为了避免两辆车同时被毁,必须选择其中有一辆车掉下桥去,这时,我们会买一辆愿意牺牲自己而拯救孩子们的车吗?激进的风格会成为自动驾驶汽车的卖点吗?类似的道德困境不再只局限于哲学家的沉思,我们的法律马上也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这道难解的博弈论题,还需我们继续探讨追寻。

    人类的未来,与科幻小说无关

    人工智能必然深刻影响人类社会,在人工智能时代,人类社会体系和运作方式会有怎样的发展与变革?没有人可以准确预测。但有一点可以预见,在未来的世界里,大部分人从事的工作也许不再是简单的体力劳动,而将会是线上主持聚会、利用虚拟现实带老人旅行、售卖适用于3D打印机的产品设计等工作。

    而卡普兰写《人工智能时代》这本书的目的,也正是想让读者更加深刻地理解这场变革,了解与明辨人工智能时代下的真实与幻想。在采访中卡普兰也告诉我们:“如果公众对这一重要科技的认知只是由科幻电影和小说所塑造的话,那么我们就无从应对它即将对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的极为真实的影响。植根于事实的认知是通往未来更好的向导,因为我们今天居住的世界将和这样的未来大相径庭。”

    也许未来真的如卡普兰所说,社会不再需要很多的体力劳动,许多重复的枯燥的工作不再需要人类亲力亲为,每个人都能在极为人性化的体系和运作模式下,从事自己感兴趣的工作,真正享受有趣的每一天。

    文/曹素妨 徐婧澜 来源:新华网·融媒体未来研究院(FMCI) 

【纠错】 [责任编辑: 孙云龙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06141354924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