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经专对话:平台经济是大势所趋 规则亟待完善

2016年06月22日 15:27:10 来源: 新华网

    

图为2016年度第一季“经专对话”现场  摄影/张松延

    平台经济的发展和治理是当前社会各界都非常关注的一个热点问题。近年来,电商、租房、打车等各类互联网平台大量涌现,对生产、生活等方方面面带来了巨变,在一些领域甚至产生了颠覆性影响,推动了生产和消费方式的重大变革,有力驱动了经济增长,成为备受瞩目的社会现象、经济现象、组织现象。6月17日,来自政产学研等领域的三十多位代表汇聚2016年度第一季“经专(工业和信息化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对话”论坛,围绕“平台经济发展与治理”这一中心议题,依次从平台经济:理论与现实,平台经济:发展与特征,平台经济:问题与治理三个维度进行了深入研讨。新华网副总编辑申江婴主持本期对话。下面是专家精彩观点摘要。

    陈立东:平台经济面临四大突出问题

    

    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副司长 陈立东  摄影/张松延

    平台经济是 “互联网+”里面的一个重要模式,也是构建现代互联网产业体系的一个重要内容。随着信息通信技术的快速发展以及互联网和宽带的普及,移动化和数据化把平台经济推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互联网平台通过业务在线化和数据挖掘,能够促进供需双方精确匹配,缩短供需对接环节,提高效率,同时也能改善供需信息不对称等带来的问题。另外像云服务、众筹、众包等极大降低了中小企业、个人创新创业成本,催生了新业态、新模式。

    平台经济发展目前面临四大突出问题:社会各界对平台的理解还存在不同认识;对平台权责的界定,还不是非常清晰;相关法律法规不够完善;传统垂直监管模式对平台经济不够适应,面对平台经济的发展,如何做好相关互联网治理和监管,挑战前所未有。

    鲁春丛:坚持三个统筹发展平台经济

    

    中国信息通信院政策经济研究所所长 鲁春丛   摄影/张松延

    信息技术革命推动生产、生活、就业、组织变革,从而产生了新经济。新经济和信息经济大体一致,信息经济是新经济的主体。新经济包括三层面:“互联网+”、物联网、云计算等新兴产业;智能制造;有利于推进适度规模经营的家庭承包生产等。

    互联网由工具转成基础设施,而基础设施主要依赖平台。中国未来经济的发展将呈现平台化趋势。平台分为两类:以BAT(百度、阿里、腾讯)为代表的综合平台;以找钢网等为代表的垂直型平台。经济平台化的目的是构建一个新的生态,而连接是基础,数据是核心,应用是关键,生态是方向,产业是基石。

    随着新经济的发展壮大,传统的上层建筑和新经济有很多矛盾, “十三五”期间将是矛盾凸显期。目前面临的主要问题有这几个:第一,国家信息基础设施和创新能力需要进一步加强。第二,信息经济快速融合渗透面临的制度壁垒和政策问题突出。首先是市场准入壁垒的制约,这是目前最大的问题。其次,数据孤岛的制约。数据大部分掌握在政府部门手中,处于割裂和沉睡状态。另外,平台责任不清。大多数平台经济商业模式平台化,具有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的特点,使平台企业的权利界定模糊。还有,行业监管体制的制约。最后,劳动制度保障的制约。

    对如何破除制度瓶颈,他建议坚持三个统筹,即坚持政策统筹、法律统筹和监管统筹。

    苏少林:平台经济发展有如雨后春笋

    

    江苏省通信管理局局长 苏少林   摄影/张松延

    有关平台经济的理论已逐渐成熟。通过信息技术革命的驱动,建立在信息网络上的信息经济,跟传统经济不一样。

    随着3G、4G、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平台经济的发展态势有如雨后春笋。

    现实很骨感。在观念上,各方对平台经济的认识差异比较大。用管工业的思维去推动互联网经济的发展,怎么发展?用发展农业的思维去想互联网和平台经济的事,能想好吗?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法规、制度、观念都要跟上,对平台经济实行审慎监管、协同监管,特别重要。

    周建明:做平台可以掌控核心价值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技术部资深总经理 周建明   摄影/张松延

    平台经济是伴随互联网技术,尤其是移动互联网技术的成熟自然而然产生的。平台经济是当今最重要的一种经济形态。

    为什么现在各行各业都想方设法做平台?因为做平台可以掌控核心价值,可以使得效益好,同时很多功能可以进一步延展,能带来更好的效果。

    平台只有把规模做大了才有可能成功。做平台的,一切都围绕着怎么把规模迅速做大。另外一定是互联网化,没有哪一个做平台的,不是利用互联网技术来做平台。

    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都已把商业模式和软件方法纳入到知识产权里面。在这方面,我国也应该有相应的新方法,这样才能有利于整个行业竞争的合理推进。

    吕本富:网络空间面临三个新的理论问题

    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企业创新研究中心副主任 吕本富   摄影/张松延

    权利的映射、规则的平移、虚拟衍生是网络空间面临的三个新的理论问题,能把它们说清楚,而且又明确找出平衡点在哪里,也许平台经济的问题自然就解决了。

    陈小洪:平台可以迅速崛起 也可能迅速转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企业所原所长 陈小洪   摄影/张松延

    平台早已有之,但在信息经济时代影响更大。借助先进的信息技术,产品、系统得到整合,使得传递成本非常低,一个平台可以迅速崛起。一旦出现一个新平台,也可能迅速转移。这就是领先的平台都想办法领先再领先的原因了:要防止人家转移。我国工业化转型和基本法律规则的转型都还没有完成,从技术到管理的规则都没有解决。平台用系统跟别人嫁接,利益交织在一起,所以在权利规则转移当中,矛盾较多。

   1 2 3 下一页  

【纠错】 [责任编辑: 吴君蒙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21161354570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