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农村食品安全之“我见”

2015年11月18日 09:11:10 来源: 中国食品安全报

    为保障广大农村民众“舌尖上的安全”,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公安部、农业部、国家工商总局和国家食药监总局11月5日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食品安全治理工作的意见》,进一步加强农村食品安全治理工作。

    《意见》提出,治理工作要坚持问题导向、风险管控、全程监管、监管信息公开的原则,加大打击力度,四大杀手锏净化农村食品安全环境:一是开展“清源”行动,重点治理食品和食用农产品农兽药残留超标和违规使用高毒禁限用农药。二是开展“净流”行动,针对在城乡接合部,尤其是乡镇一级的农村市场假冒伪劣窝点,开展打击制售假冒伪劣食品和“红盾护农”农资打假行动。三是开展“扫雷”行动,依法查处无证无照生产经营食品的违法行为,重点取缔违法“黑工厂”“黑窝点”和不符合卫生规范、生产制售假冒伪劣食品的“黑作坊”。四是开展“利剑”行动,各部门密切配合,实现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的无缝衔接,切实形成打击合力,深挖食品违法犯罪案件、严惩违法犯罪分子。《意见》将以打击制售“三无”食品和假冒伪劣食品为重点,开展打假行动。以食品加工小作坊、批发市场、乡镇集贸市场、农村中小学校园和其周边食品经营者和学校食堂、城乡结合部、旅游景区、农村集体聚餐等高风险业态为治理重点。

    《意见》是新《食品安全法》实施以来专门针对农村食品安全问题下的一剂猛药,不让农村成为“三无”食品、山寨食品集中地,守住农村食品安全的底线。

    美丽乡村,经世济民。农村食品安全牵系各级领导的心。在新《食品安全法》实施以来,记者始终把视线聚焦在了食品安全最薄弱区域——农村食品安全问题上。当前,我国农村食品安全状况究竟如何?请跟随记者到村头巷尾、田间地头走访的足迹感受一二。

    机声隆隆,万里无垠。蓝天碧地,骏马奔腾。广袤北国,美丽乡村。

    在北京市顺义区小洛泡村的地头,记者见到了正在摘茄子的陈师傅。他一边小心翼翼往三轮车里放新摘的茄子,一边不紧不慢地向记者介绍他20年来种菜的那些事儿。他家有6个大小不一的大棚,每年种菜两季,眼前这个一亩半地的大棚,先种了生菜,5月份收了,卖了3800元。6月份种的茄子,茄子批发价3~4毛一斤,菜贩子来地头收,大概能卖4000~5000元,减去2遍翻地600元,再减去施肥、水、农药的费用,一年我们两口子大概能挣3万元左右。用陈师傅半开玩笑的话说:“解决温饱没有问题,我们村一半都在种菜。我每天都来这儿,天天与黄瓜、茄子、菜花、大葱、豆角、萝卜、生菜打交道,自己家吃的也全是这大棚里的菜。”当和记者谈到农药问题时,陈师傅很淡定地说:“打农药,政府对我们有严格要求,有时还搞培训,北京市从源头就不让卖高毒农药,我们现在用的都是低残留、低毒农药,2~3天毒性就失效。听说外地的情况好像就没有这么严格了。但要说到检测,听说进超市的有检测,进市场的在市场门口也有检测,但个人途径拉走的没有听说有什么检测办法。”

    从菜农陈师傅地头再到“自给自足”的蔡师傅家地头。蔡师傅家地处河北省燕郊镇盛家屯村,站在刚刚收完玉米的地头,他向记者讲述了一些情况:“我们盛家屯村有固定人口2000人左右,全村都是小型机械化种地,一个村有一两台机器,其他农户租用就行。这里只有一家种大棚蔬菜的,其余的地基本都种玉米,玉米每亩产1000多斤。我们这里很少有人种麦子,麦子施肥、浇水,事儿特多,与付出不成比例,不挣钱,没人爱种。各家都是买面、买米吃。但我们村没有荒地,夏季吃的蔬菜基本也是自己家种的。听说四川、江西、安徽、湖南和东北等地出去‘打工’的人多,我们这边儿没有往外出去的,不过也都有自己的营生,我自己就在开出租车”。当谈到他家怎么“自给自足”、怎么保障瓜果蔬菜粮食安全时,蔡师傅显出几分非常踏实的表情说:“我的姨父家养了20多只鸡,几十只羊,姨父自己种菜,所以我们家平常吃的鸡蛋、羊肉、蔬菜等等都是从姨父家来的,不用担心食品的不安全问题。”

    来北京打工的两位山东德州的小张和小郑争先恐后和记者说起了两人各自家中的情况。小张说:“我们家吃的粮食都是自己种的。我家每人2亩多地,一亩地收2000块钱(麦子收1000元,玉米收1000元),除去种子、肥料等费用,能挣一半。这两年开始,都是飞机统一喷洒农药,播种和收割都是机械化,所以妈妈一个人在家就能管,在收割的时候,我和我爸都回家帮忙。我们村有400来户,村里到处是房,可没人住,都挤到大城市去了,来我们德州打工的也变成了外地人了。”小郑家的情况略有不同,他说:“我家租种了我舅舅家一部分地,总共家里种了20亩地,租种舅舅家的地,每年给他家每亩交包地费300元(一般市场价是交包地费700元),我们家一年卖粮能收入几万块钱。”

    到陈师傅家上菜的个体,类似蔡师傅家的姨父,小郑家的亲戚,他们把“剩余”产品在燕郊“公园路”自发形成的早市上一一叫卖。一篮子鸡蛋、一板车蔬菜、一三轮车红薯……

    安全的蔬菜,自给的禽蛋,自足的粮食。这是农村食品安全的景况?带着疑虑,带着憧憬,记者登上了南下的列车。

    炊烟袅袅,阡陌纵横。山青水绿,鸟语花香。魅力江南,乡村美丽。

    在江西,在云南,记者见到了又一番景象。

    在江西省星子县华林镇繁荣村,记者见到了被人们昵称的“386061部队”(“38”代表妇女,“60”代表老人,“61”代表儿童)。繁荣村支部书记金德森向记者介绍:“繁荣村有16个自然村,人口约4000人,20岁以上到65岁以下在外‘打工’的约有1000人,其中男性650,女性350人。”

    农村市场,由于其特殊性,一度成为劣质食品的重灾区。在小卖部活跃的三无产品、山寨商品、傍名牌食品让你应接不暇。这些留守人员对食品质量辨别能力差、消费水平低、维权意识不强,致使不法食品生产者时常伪造标识、滥用标识,欺骗和误导村民。一些偏远农村地区信息比较闭塞,交通不大方便,食品安全监管常常处于“真空地带”,从某种程度为“山寨食品”销售提供了“市场”,食品安全质量更是难以得到保障。

    在去往华林镇驱车途中,记者在几处餐馆、小卖部门口停了下来。一餐馆知情人士对记者说,村里头的一些瘟鸡死鸡都到了餐馆去了,我们自己请客都不点这些菜。一骑电动车准备回家的村民一脸严肃地对记者说:“食品在农村,没有多少真东西。别去边上那个小商店买吃的喝的,摆在柜台上的那些都是真东西,但他们拿给你的都是假货,他们把假货都藏起来了,甚至藏到别人家去,你买‘ 营养快线’,他们给你‘营养直线’;你买‘康师傅’绿茶,他们给你‘康帅傅’绿茶;你买‘奥利奥’饼干,他们给你‘粤利粤’饼干……年纪大一些的人只论价钱,连生产日期都不看,交完钱拿上东西就走了。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还看看生产日期、保质期之类的。”

    在繁荣村村部,记者与支部书记金德森和分管安监工作的支部委员胡官金,从村民吃的肉、蛋、菜、粮、奶等到农村的生活垃圾、土壤、环境、水资源情况作了一番长谈。

    金德森先从饮用水说起。“星子县有两个自来水工程,一个是蓼花镇管的县城自来水供应。另一个是蓼南乡的自来水工程,预计明年,老百姓能吃上干净水。但一些老百姓家有井,让他们花700多元添置设备,有些人不自愿。” 记者采访途中看到这里的吉山地区开采矿石排污严重,不知道当地那些不愿意买设备的民众能否看到这一点。

    “清洁工程”在农村最关键的就是生活垃圾焚烧,这个要求民众自筹资金搞的工程现状如何?金德森介绍说:“一个200户的自然村,需要一只焚烧炉,需要一个专人管理(每月支付1000元工资),在沿公路一带按照规划好的位置摆放垃圾桶,农户自己送到固定站点上。这项工程要想村村持续下去,经费问题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我们16个自然村中,现在4个村在试行,但目前一直在坚守的只有一个村。”就在记者完稿时得知最新消息,住建部部长陈政高在11月5日广西桂林举行的第二次全国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工作会议上发布:我国将在未来5年完成90%的村庄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并推进农村通水、通气等基础设施建设。

    当记者问到“城里人”最馋的“土鸡蛋”“土猪肉”“土鸡”等等时,村民郭先生的回答振聋发聩:“你们看都看不到”。胡官金告诉记者:“华林镇有一个屠宰场,大家平常吃肉都是买的,猪也是外面进来的。宦里胡村100多户人家,自养猪不超过10头,都是用来自家过年的。现在农户自家吃的粮食,80%家庭全是购粮,所以大多不养猪。年轻人吃的蔬菜也都是买的,年纪大一点的,家里会种一点蔬菜。现在,青壮年劳动力大多外出务工,基本没人种地,像宦里胡村在村委会的帮助下,已将176亩闲置地进行平整开发,流转承包给苏家垱土地集约经营合作社,为村民带来了一定的经济收入,耕地也得到有效保护和利用。”

    记者站在郭家畈、宦里胡、墙下彭三村交界处,偶能在遍地一人多高的荒草中见到一隅蔬菜、红薯或者棉花。秋风习来,青草的香味中裹挟着一丝荒凉。

    农机站是国家在基层(乡镇)的事业单位,一村民对记者说:“现在的农机站,伪劣产品多。正规产品价格高,利润少,他们都进个人家里生产的产品,成本低,价格便宜些,卖同等价钱。农药也不是按照国家规定的来搞,农药残留很严重。”

    再看看云南省沾益县新发村三道坎。记者从花山镇徒步一个半小时到达了三道坎,在村口,记者遇到刚从花山镇卖完玉米回来的吴先生,他站在驴车上,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头缠长头巾,清亮的男高音唱着苗族歌曲进村了。看到陌生人进村来,他跳下驴车与记者攀谈了起来。他们村是苗寨,但现在从村外望去,没有任何不同,苗寨小学、居民房屋都与汉族居民的一样。但村民家里,特别是服饰,还是有着浓郁苗族风韵的。吴先生说:“我们村里苗族人多,村里的男女老少都会经常参加各种演出活动,有时候一周就有一两次演出。有大型演出活动,也有茶楼表演或者宴会表演等。我们这里荒芜的田地少,自家种的玉米、蔬菜,吃不完的就用驴车或三轮车拉到花山镇上去卖,卖点钱贴补家用。”

    从北到南,从东到西,记者足迹有限,采访对象有限,但这一村一户,一桩一件,无不折射出农村食品安全之现状和隐忧。

    可见,加大对农村,特别是偏远农村地区民众的食品安全知识的宣传力度,普及食品安全知识,引导民众崇尚科学,增强食品安全消费意识,树立健康的消费观念的工作迫在眉睫。同时,希望《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食品安全治理工作的意见》能点滴落实,只有相关职能部门把食品安全监管重心下移,加强对偏远农村地区食品营销点的监管,强化日常监管和食品专项整治,严格规范农村食品市场经营行为,才能使农村食品市场秩序得到根本性好转。

    此刻,共同企盼借着国家五部委治理农村食品安全工作之春风,无论记者到过的,没到过的,一同迎来新农村面貌下的新农村食品安全之未来,一同守住每个人“舌尖上的安全”。

    农村食品安全的现状,与居民消费水平有关。

    农村食品安全的发展,与全民知识普及有关。

    农村食品安全的未来,与全国青山绿水有关。(胡美兰)

【纠错】 [责任编辑: 杨桐 ]
新华炫闻客户端下载

相关稿件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21181348278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