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 > > 正文

养老服务信息化之路 在探索中前行

2015年06月05日 10:06:31 来源: 新华网

    目前,信息化建设正在中国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养老服务信息化的建设也是如此。众所周知,养老信息化之路已经走了一段时间,但是这条路是怎样的路呢?   

    衰老是生理性的,而老龄是社会性的

    寿命是指在自然的情况下生物体从第一次呼吸到最后一次呼吸的时间,衰老是指信息的丧失和自由能的下降。衰老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个体的变化并非遵循着一致、单一、确定的规律。在你的身体中,身体某一个器官可能已经开始衰老,但是你还很健康,只不过需要更多的健康管理。

   衰老是一个连续的、不易察觉的、渐进的过程,具有普遍性,每一个人都会经历这一过程。我们常常说衰老确确实实是一个过程——年龄不断增长,生活能力从高到低。在这个过程中曲线总体是往下走的,但是我们可以康复,我们还可以健康地生活。这就需要有介入的手段——轻度、中度、高度的。

    那么社会意义的老龄化是什么呢?老年人群又到底需要些什么呢。实际上,在生理老化和心理老化的过程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个体老化以后就将退出生产领域,所以从个体层面来说,其角色是中断的。举个例子,如果你是一个爸爸,当你的孩子长大以后,他会离开家,你会出现空巢,你的家庭角色就模糊了。社会角色也是这样的,你本来是总经理,一天工作12个小时,很多人都尊敬你,突然有一天你退休了,孤独等问题都会出现。实际上个体在社会老化中表现出来的问题就是角色丧失的问题。

    同样,老龄也是阶段性的,随着年龄增长,我们的老年角色会慢慢固化,而固化的过程中老年的特性角色也会中断。到了高龄老年,社会角色完全丧失。所以在谈养老的时候,应该意识到个体社会老龄化有一个特别大的特征,就是差异性。

    在老龄化巨大的差异性下,针对老年群体,技术方案应该是怎样的?收入地位会变化,按规定大家都要退休,退休了社会角色就停止了。一般意义上,老年人的收入会明显减少,社会角色停止,就没有了社会价值,在社会上往往存在忽视老年人合法权益、忽视老年人价值和作用的现象。老年学常常说,当你忽视老年人口的作用,也就是损害了社会的自我控制系统,老年人是整个社会大家庭大系统不可缺失的。

    《技术的变革》一书中描述了人类的预期寿命一直在升高,技术的浪潮不断迭起更新,技术推动了人类寿命的延长,长寿是人类发展的必然规律,这是好事。如果人类科技继续发展,人可能活得更长,会有更长的时间处于老化的过程,这个过程是无法逃避的。技术发明越多,大家的生活条件越好,科技进步越多、医疗技术越发达,我们的寿命会越长。而技术不应该只是带来寿命上的延长,更是应用技术去服务关爱老人,为他们健康长寿有质量的生活提供必要条件。

    养老信息化之路是全新的,是循序渐进的

    养老信息化到底解决的是什么问题?人的一生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大家都很健康,生活工作都可以完成的很好。而到了中间的阶段,随着年龄增长就开始退休,生活能力开始退化,发生角色中断。尤其是在信息化时代,寿命变长,角色中断的时间几乎与第一个阶段一样长。到了第三个阶段,大部分人可能会需要高度护理。我认为,养老信息化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在角色中断的过程中起到突破性的作用。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在未来30年,我们的社会会有大批角色中断这个阶段的人群,他们是我们服务的人群,是我们产品的消费者,他们的需求将是我们技术创新的动力。

    社会老龄化遇到信息化的时候有一些东西可能会发生改变,比如现有的很多IT应用会消失,因为养老信息化整个交互的过程、数据的形式、处理的方式会完全不同。虽然现在我们还不知道社会老龄化遇到信息化会发生什么,但是我非常确信,就是将出现完全的、新型的模式,也希望大家在实践、在探索养老信息化道路的时候,用一个崭新的思维方式去走这条路。

    目前,有很多很成功的医疗信息化方案,但医疗信息化场景是围绕疾病治疗展开的。而养老信息化的场景是围绕老人要吃、行、娱乐、购物、穿衣展开的,从医疗信息化走到养老信息化,其实是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从2012年成立养老信息化工作委员会以来到今天,出现了很多优秀的案例,养老信息化的应用层出不穷。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发现,养老信息化在每一个阶段有不同的特征,信息技术作为支持的阶段提高了服务效率。到了整合阶段,便出现了很好的养老机构管理软件,整合了社会的服务资源,表现为一种集成式的居家养老照护。

    今天养老信息化正在走向一体化的阶段,这便是“互联网+养老”。目前,养老信息化是否能迈入一体化的阶段?能不能终将引领养老服务的模式,为绝大部分的老年人提供便捷的服务?这些都有待于解答与尝试。

    养老信息化“互联网+”新动态

    在养老信息化领域,目前有很多的IT公司开始做服务,很多的服务提供者开始创建了自己的信息部门、信息公司,很多养老机构设置了信息处、信息科,这都是非常大的突破。在讲互联网突破的时候,大家都非常兴奋,那是因为“互联网+”让老年人有机会成为虚拟的年轻人。互联网是年轻人最喜欢的,但如果有一个互联网真正把老年人连接起来,当现实的障碍消失的时候,老年人和社会的竞争将是头脑的竞争。有些老年人即使80岁了,头脑依然很灵活。如果“互联网+”能够把老年人的资源发挥出来,不仅对老年人来说是个福音,在“互联网+”时代,老年人还会变成宝贵的社会资源。

    今后几十年我们每个人都会和网络有关,我难以想象现在没有手机我们会是什么样。我们要作好准备,“互联网+”一定是大的浪潮,会冲击我们的社会。

    福利司和发改委最近一起推出的文件明确提出信息技术、人工智能和居家养老服务机制相融合,对传统业态养老服务进行改造升级。信息技术的融入会推进一体化、开放,一定会引领出新的模式,这也是构建理想老年社会的重要性。福利司推出了三个试点,对整个养老信息化道路有巨大的推进,重点项目、试点工程,在我国具有中国特色的政府的强力推动下,养老信息化之路的建设将快速进行。

    在推进养老信息化的过程中,主管部门也提出了一些要求。首先便是制定标准,标准先行,使得养老信息化建设有据可依。配合养老信息化发展需求,还需要发布养老信息化建设的指南,有了指南,会使得养老信息化道路走起来更有方向。

    其次,中国社会福利协会和清华大学老年学研究中心共同开发了老年人能力评估工具,以数据为主的服务模式已启动。根据老年人需求制定老年人照护服务的计划,以人为核心的服务。在实际的老人生活中,不是所有的老年人都需要看护和辅助。我们服务质量怎么样?老年人养老机构生活状况是更差了还是好了?尤其是居家服务,是不是老人待在家里就是居家服务了呢?这些服务的质量都一定要有测评,由评估数据产生的质量指标和服务基点,对服务的改进是有客观依据的,非常重要。

    利用评估的数据计算成本组合,到现在为止,每一个国家的老年人群都是成本巨大的、消耗社会资源的人群,如何用信息化的手段、数据优化资源配置是非常大的课题。所有的IT系统一定要知道数据要服务的不仅是老年人,更要为国家政策的制定、社会资源配置服务。统一的平台下要互联互通,要形成数据的重组,真正提炼出为政府来制定政策的依据。

    养老信息化是用信息技术造福老龄社会

    每个人的价值在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含义,也有不同的表现方式,相信信息技术为老年人提供了全新的价值实现方式。手机现在就好像一个人工器官,由于身体能力的低下丢失了社会角色之后,长谷川敏彦先生退休三次也可以工作,他在家里工作,睿智的头脑、丰富的阅历被释放出来,这是信息技术时代给老年人带来的好处。信息技术会使老龄化社会更美好,当谈到老龄化社会的时候,一方面我们说人类进步了、长寿了,另一方面,现在是421的家庭结构,有这么大的社会负担,那么多的老人要养。信息技术可以使我们维持老年人的尊严,支持他们的生活,为他们提供生活的便利和照护。当然还有可穿戴技术使老年人的生活更加舒适。

    我们又一次不得不提到“创新”这个热词,因为老龄化社会恰恰是不懈创新的源泉,因为一切的问题都是新的,我们要用新的酒囊装新酒。

    《老寿星的密谋》里讲到,我们的使命就是变老,别无他者,这是我们生命的重任。所以养老信息化这件事不可不做,人们就是会变老,就是会长寿,这是目前的客观事实,但如何建立起一个有福祉的社会,一个健康的老龄化的社会,这还需要大家一起共同探索。(作者:田兰宁 中国社会福利协会养老信息化建设工作委员会总干事)

相关稿件

010020080870000000000000011121171342996241